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苏端】同衾(1)

【又是一个氢气的脑洞,短篇,并没有车】

清晨时分,天色渐明,屋外大雨如注。

被上一任宿主强行解除绑定的反派洗白系统瞄准了床上熟睡的陵端,正准备绑定,谁知道陵端翻了个身,要绑定的对象就变成了他身下的床。

系统:糟糕,大意了。

但是身经百战的系统机智地想出了解决的办法——利用最后一点能量把在山洞里有点风寒的百里屠苏召唤过来了,并单方面接受了“同床共枕”的任务。

感受着百里屠苏体内源源不断的煞气,系统呲着牙笑了。本来它选了古剑世界就是为了临时补给能量,选择陵端也是因为这小反派在前期和能量体接触最多,获得能量的机会也多。而且小反派属于那种稍微掰下就能走回正途的,都不用它怎么费心。

没想到它却绑定了一张床——没办法,它只能通过召唤能量体的办法补充能量。至于反派洗白的主线任务……系统十分痛快地选择了放弃。

外头大雨,比平常更冷了几分。睡梦中的陵端只觉周侧热乎乎的,不自觉朝百里屠苏拱去,将百里屠苏当做抱枕蹭了蹭,然后手脚并用缠上。

百里屠苏昏昏沉沉中,感觉似乎有只八爪鱼缠得他不能呼吸,眼皮动了几下,迷蒙间看见陵端无害的睡颜,恍惚了一会儿。

他……怎么会在这里?百里屠苏惊坐,残存的睡意一下子消散,睁大眼盯着陵端。

凉气让陵端皱皱眉,伸出手去捞被子,把自己裹住。他小声地嘟囔了几句呓语,依旧沉睡。

百里屠苏撑着手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绕开陵端,准备离开——然而系统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没等它吸收完足够保持运行的能量前,是绝对不会撤去结界的。

百里屠苏不察之下,被结界反弹了回来,摔在陵端身上。

“唉哟——”陵端被疼醒了,看着露出惊慌表情的百里屠苏,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什么怪梦,怎么会梦到百里屠苏……不过做梦不是不会疼么……”

百里屠苏压下喉间痒意,脊背微躬,紧张地抓住了被面。他实在是无法解释为何自己会在陵端屋中,对方一向看他不顺眼,昨日白天还让自己不得不重扫所有的落叶。

等陵端回过神,空气中的冷意让他搓了搓双臂。将百里屠苏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瞥见他苍白的脸色,转念想,大概是因为淋雨打扫天梯而受了风寒。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就在这儿了,也离不开。”百里屠苏思虑再三,终于开口。

陵端没回他,审视的目光却一直停在百里屠苏身上。良久,直到百里屠苏因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变得僵硬时,陵端才揪着被子往下一躺:“别吵到我睡觉。”

今日是门派小试,纵然百里屠苏的出现十分诡异,但陵端更在意能否在笔试中保持一个好状态。

百里屠苏在床尾抱膝坐好,只着单衣的他看上去身形十分单薄。陵端眼角余光瞥见这一幕,别扭地抬脚踹了一截被子过去。

“你还想病得更严重?”恶声恶气地说完,陵端闭上眼,默念清心咒,将脑中杂念摒除。

哼,等他睡饱了觉,再查查到底是谁在捣鬼!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