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启端/越端】痴情种·序

注:人物属于古剑奇谭,脑洞属于我。内有原创人物陵启X陵端,cp洁癖者慎入。

这大约是个很长的故事。甜或虐,但凭你判定。我只想将自己的脑洞写出来。

那日梦醒突至一句:以我今世相思苦,还君前生求不得。

全文始。


[序]


陵越站在窗前,抬头看着满天的星辰。夜风习习,带着几许温柔的意味,却凭空吹起了天墉掌教的愁绪。

在陵越还未成为天墉弟子的时候,曾在娘亲的怀抱里,听她温柔地说,人死了,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守护着自己最亲近的人。那张温柔的面孔已随着他的长大渐渐变得模糊,到如今也只记得一星半点的话语。

他已经很久没有刻意去想未上天墉城之前的事了,今夜却因一个人的死亡再次揭开内心的伤疤。

陵越握紧了霄河,森寒的冷意从剑身逐渐延伸到他心里。他说过,手中有剑,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可纵然有了霄河这样的神兵利器,他也未曾护住百里屠苏,护住那些无端惨死的师弟。

甚至,他连早就被废了武功赶下山的陵端都护不住,眼睁睁地看着霄河穿透那人的胸膛,带起鲜红的血液。

他怎么会料到,疯癫的陵端会抓着霄河大力地扎入胸膛?等他回过神,用尽真气也无力回天。唯一能做的,就是让陵端干干净净地下葬。可连这一件事,他都没办法办到。

陵越仰头,试图寻找属于陵端的那颗星星。屠苏连魂魄都散了,天地间再寻不得他,那另外一个师弟,总该化作星辰,守着天墉罢?

静悄悄的夜里,除了偶尔的风声,再听不见其他动静。陵越在窗前站了一夜,直到天色渐明。

轻轻的叹息声从他唇间吐出,随后,他又是那个稳重如山的天墉掌教了。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