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任温】无题


温皇甚少出门,好似要在神蛊峰中呆到天荒地老一般。因避世许久,访客除去几人之外,只剩下误闯的山中生灵。

即使这样,温皇仍然热衷在上山的途中设下种种陷阱,只待来人破解。

任飘渺认为这是对方的恶趣味,不过他自己也是乐在其中。

当然,马有失蹄,人么,偶尔也会有失算的那一刻。任飘渺觉得今天出门前应该先看看黄历,心中这般想着,将狼狈模样掩饰好。

他漫步踏入楼中,经过七绕八弯的走廊,进屋便看见温皇慢悠悠地从那张榻上起身,换椅坐下。

红泥小炉里的茶水已然煮沸,壶口冒出肉眼可见的雾气。清幽茶香在一室中逐渐漫散,虽无形却无处不在。

“贵客临门,总算不废吾这一番功夫。”

“……”任飘渺瞥了眼旁边站着的凤蝶。

凤蝶低头收拾,将多余物件收拢在托盘上,决定早早抽身。待顺手关好门,她松了一口气,暗想终于有人来让温皇不那么无聊。

任飘渺并不指望温皇会倒茶,自顾自倒好两杯,浅碧入盏,近闻愈觉香浓。轻啜一口,苦后回甘,不由称赞:“好茶。”

温皇握杯,含笑询问:“今日好友来迟了一刻,可是路上有要事耽搁?”

捕捉到对方脸上的促狭神色,任飘渺搁下茶盏,提壶续杯。

“不过是贪看春景罢了,”又替温皇斟满,似是随口一提,“神蛊峰倒是比往日热闹许多。”

“何来的‘热闹’?难不成有人闯山,误入陷阱?”

任飘渺面色不改,假作未觉温皇话语中极其虚假的慌乱,并不配合对方的表演,自顾自饮尽茶水。

突如其来的安静让气氛顿时变得尴尬,温皇琢磨任飘渺到底是真的生气还是存有后招,半晌才打破僵局。

“不知是何等美景,能令好友忘时?”

任飘渺抬眼对上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唇角微勾。

“自然是,神蛊峰中最特别的存在。如果失去这点特别,神蛊峰,也就失去了灵魂。”

温皇笑而不语,心内更为愉悦。

当真趣味。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