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AU】无题

驰突孤燕x雪山银燕,au,微梁莫。

临近年节,空气中的喜气浓郁得很,满目望去都是出来置办年货的人,挤挤挨挨,几乎没有空隙。

驰突孤燕非常头疼,询问雪山银燕:“你真的确定我们能挤过去吗?”

“没有啊,我们可以走屋顶……”

雪山银燕顺手牵住驰突孤燕的手,提劲将人带上了一边的屋顶,冲路过的俏如来打了个招呼:“大哥,你和爹亲先去忙,我和他到处逛逛。”

“银燕,注意安全,要是遇到小空,让他早点回去,别在外面待太晚了!”

俏如来假装没看见驰突孤燕脸上那别扭的表情,冲对方扔了一个笑脸,然后三两下飘远。

“你们一家,都这么特立独行吗?”

驰突孤燕偷偷试了几下,没能甩开银燕的手,十分无奈。

“呃?”雪山银燕没理解驰突孤燕的意思,冲着一个方向指了指,“爹亲和我说,那边新开了一家卖衣服的店,在搞特价,我们去那里吧!”

“……银燕,你松手。”驰突孤燕低头瞥见屋檐下不知何时围了一群姑娘,对着他们二人捂嘴轻笑,交头接耳,眼中兴奋,不由有些尴尬。

“哦哦哦,我抓疼你了吗?不好意思!”

雪山银燕先是将驰突孤燕的手抬起来看了一眼,见上面没有被捏红,才松了一口气:“大概最近食量变大,我的力气也跟着变大了,一时没能控制,对不住。”

耳闻一声尖叫,看到突然红脸的姑娘家瞬间变得火热的眼神,驰突孤燕急忙抓着银燕朝刚才指的方向飞走,心内满是郁闷。

对习武之人来说,这点距离并不算远,很快两人就来到了那家店,挂着的匾牌上就写了一个“衣”字,看上去倒是一目了然。

“银燕,这家店真的是新开的吗?看上去没什么客人哪。”

驰突孤燕步入楼中,只见寥寥几位。回头见雪山银燕从怀里摸了个帖子递给了一边的青年,然后快走几步,拽着他就往一个通道口走。

“这里只是临时的招待地点,人都在楼上呢。而且这里的层次是分开的,入口和衣服的价位互相挂钩。爹亲,大哥和二哥都没空,所以店老板送的特价帖才会让我来用……再说新年新气象……”

驰突孤燕不自觉扯了扯自己的衣领,终于找到机会打断雪山银燕的絮叨:“银燕,你不觉得有点热吗?”

“不会啊,这个时候说起来还有点冷呢。你看你的手都冰冰的……”

雪山银燕又将对方的胳膊搂紧了几分,带着人进入一间房中。

驰突孤燕无奈,放弃和身边这位耿直过头,不懂说话艺术的牛继续绕弯子:“银燕,我不喜欢别人靠我太近。”

于是雪山银燕对迎过来表现殷勤的伙计开口:“这位小兄弟,请你离远一点,拜托了。”

驰突孤燕噎了一口,终于放弃挣扎。

伙计保持良好的服务态度,特地站远几分,将他们俩引到座位上,然后说明尚有两位客户买衣,请他们稍等片刻。

雪山银燕替驰突孤燕倒了一杯茶,自己也捧了一杯:“你看像我这样暖暖手,就不会冷了。”

氤氲的热气熏得雪山银燕的面容都有点泛红,一双乌墨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驰突孤燕连忙饮了一口,压住喉间突然的痒意。

“你的脸怎么红了?”雪山银燕突然起身隔着桌朝驰突孤燕凑近。

“热……热的……咳咳……”

驰突孤燕呛着了,撇过头咳了几下,然后抬眼就看到梁皇无忌和莫前尘前后从内间出来,看清他们身上的穿着,咳得更厉害了。

“你没事吧……啊,是梁皇前辈和莫前辈!你们的新衣服真好看!”

梁皇无忌和莫前尘出来置办年货,一时兴起入楼买衣,选了类似喜服的款式,没想到会遇见熟人。不过因为是银燕,那点不自在也就消失了。至于驰突孤燕,也不是什么藏不住话的人,两人也就如往常一样同雪山银燕寒暄了几句。

一会后,莫前尘握住梁皇无忌的手,冲银燕点了点头:“银燕,我和大师兄还有要事,先行一步。”

“那就以后有时间再见!啊对啦,忆无心和黑白郎君出去旅游前,托我给你们送这个!”

雪山银燕从怀里掏了掏,拿出一对玉佩,递给梁皇无忌,等二人离去后才向驰突孤燕感叹:“梁皇前辈和莫前辈感情真好!一起出来买衣服!”

“是啊是啊……”驰突孤燕觉得“笨牛”这个绰号真是太适合银燕了。

“爹亲说,过年就要穿的喜庆!我看两位前辈的款式就很好!不如我们也挑一套这样的。你说怎么样?”

“……”

面对雪山银燕万分期待的眼神,驰突孤燕无奈地点了点头。因为拒绝雪山银燕,真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

只希望史艳文他们心脏足够强大,看到自己不会出现“爹亲不准/二叔不准/大哥不准/二哥不准”这种狗血会面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