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吞雪】全国卷盲狙答题文

抽题:《全国卷Ⅱ》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大概有点跑题……大家别在意🌝🌝🌝

【正文】

朱厌卷着一阵风就往屋里跑,对正在饮茶的吞佛童子和剑雪无名急道:“我今天在外面遇见了蝴蝶君!”

剑雪无名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饮他的茶。虽然他表面没有半分动容,熟知他的吞佛童子却是知道,他的心有了一丝动摇。

吞佛童子将茶盏一搁,淡淡地看了朱厌一眼:“看到就看到,他又不是仇人,慌什么?”

朱厌猛然噤声,后知后觉想起这两人目前算得上冷战,心中暗暗叫苦。

“朱厌,到吾这边来。”剑雪无名面色柔和,伸出手招了招。朱厌悄悄去观察吞佛童子的脸色,见对方默认的态度,才扑进剑雪无名的怀中。

他化形后本就是少年体型,尽管在魔界同吞佛童子征战许久,心性已然成长,然而在剑雪无名的面前,他总是尽力让自己表现出属于少年人的热情来。尤其是当两位主人又因为过往的种种开始冷战的时候,他免不了要成为其中的缓冲。

“蝴蝶君,和你动手了?”剑雪无名低头从怀里拿出一瓶伤药,扯开瓶塞,仔细给朱厌上药。

朱厌想了想,说道:“我出去采买回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带着蝴蝶头饰,穿的非常富贵的小姑娘在路边哭,上去想问问怎么回事,结果蝴蝶君不知道从哪里转出来,愣是说我弄哭了那女孩,我一时气不过就和他吵起来了。”

吞佛童子狐疑地发问:“公孙月不在么?”

“呃,在,但是她并没有阻止蝴蝶君。”朱厌回完觉得有点不对,求助地看向剑雪无名。

屋外飞进两只蝴蝶,有人在屋外高声:“故人来见,不知剑邪愿意相见吗?”

“蝴蝶君……”剑雪无名轻轻推开朱厌,起身走向房门前,忽略背后灼热的视线,打开禁闭的门扉,入目是熟悉的面容。

“蝴蝶君,公孙月,久见了。”

“剑雪叔叔,我是小月!”蝶小月眨了眨眼,冲随后跟出来的朱厌笑了笑。

阴川蝴蝶君看见吞佛童子,故意冲剑雪无名打趣道:“没想到十几年没见,当年那个冷的要死的剑邪,也成家立业了。这是你的儿子吧,初次见面,蝴蝶叔叔给你点零花钱?”

“吾倒是不知道,如今的刀邪已经钱多到随便送人了?不请自来,可不是有礼貌的表现。”吞佛童子呛声。

“只可惜,当初的北域三邪,是聚不了会了。蝴蝶君平生只欠了两场比试……”阴川蝴蝶君心有戚戚。

“蝴蝶君,不合时宜的感伤暂且收起来。剑邪,能看到汝仍在世上,吾心甚慰。”公孙月轻摇纸扇,将蝴蝶君挡在身后,直面吞佛童子不善的眼神。

“阿月仔——”蝴蝶君略有些哀怨。

剑雪无名心神恍惚了一瞬,下意识地回头看吞佛童子,在接收到对方极力掩饰的苦涩目光后,悄无声息地叹了一口气。

“蝴蝶君,你若是来赴当年的武约,吾就与他接下。朱厌,既然给了见面礼,收下便是。”

阴川蝴蝶君惊讶,在看到剑雪无名释然的表情后,收起心中那份对吞佛童子的迁怒,看在他的份上,好歹是露出了点笑意:“隐居多年,不知好友身手可有退步?”

“有吾陪练,只进不退。”吞佛童子迈步上前,与剑雪无名并肩而立。

“耶……只可惜现在最劲最呛的反派不是你吞佛童子……”蝴蝶君玩笑似的带过,然而吞佛童子却是较真起来。

“那又如何,吾并不关心如今台面上的事情。如今的生活,吾非常满意。”

剑雪无名悄悄地碰了他一下,算是警告,吞佛童子轻轻哼了一声,没有再出言挤兑得意洋洋的某蝶。

“蝴蝶君,你什么事后变得这么啰嗦了?朱厌,你招待一下小月姑娘,吾要比试。”剑雪无名取下背后莲谳,默然立定。

阴川蝴蝶君却挥挥手:“罢啦,我们归程急,比试日后再说。如今,多了不少好苗子,好友不如考虑下收养个儿子?”

吞佛童子对朱厌发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朱厌默默地揪住了剑雪无名的衣角。

“多谢,吾有朱厌。”剑雪无名摸了摸朱厌的头发,眼带笑意:“他非常聪明,也很乖,比某人省心的多。”

“哦——”蝶小月在一旁起哄,引得公孙月冲她点了点鼻子。

吞佛童子尴尬地咳了一声,唇角却悄悄扬起愉悦的弧度。恰好四目相对,对方眼眸里褪去冰雪之寒,只剩温柔意味。

阴川蝴蝶君有点气,将公孙月和蝶小月都搂在怀里,他可不是当年为爱所苦的单身蝶了,而是一个成功的已婚人士!

面对闪瞎人眼的这一幕,朱厌心里苦,可他没法说。

唉,习惯就好……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