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吞雪】House Live(6)

等吞佛童子回到房间的时候,剑雪无名已经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裹成了一条春卷。他深深地怀疑,如果自己再晚来几个小时,就会发生一场窒息事件。

取回外套穿上,抬腕看了看时间,吞佛童子来到床边弯腰拍了拍隆起的被子:“剑雪,起床了。”

被团动了动,换了个方向滚了一下。吞佛童子恶趣味上头,抓起被角一把抖开,露出里面睡的正香的剑雪无名。因为睡姿的关系,宽松的白T没能盖住那一截腰身,配合那迷糊的睡颜,这一幕非常养眼。

吞佛童子一哂,并没有心软,抓着肩膀开始小幅度摇晃对方。可剑雪无名依旧闭着眼睛睡得香,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因为他一向作息规律,这就导致昨天几乎通宵带来的后遗症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消除,几乎是一闭上眼就进入了深度睡眠。

吞佛童子的动作太过温柔,他的气息也十分熟悉,剑雪无名安然地在他臂上蹭了蹭,睡得分外香甜,倒让吞佛童子有些无奈。

轻轻抽出手臂,吞佛童子拿起遥控器关了空调,又折到窗边拉开遮帘,开窗透气。一室光亮让沉睡者揪了揪被子,在即将盖头的时候,被一只手按住。

“剑雪,醒醒。”吞佛童子在床边半弯着腰,声音提高了一点。

剑雪无名的眼皮颤了颤,缓缓睁开,对上满是打趣意味的面孔,还未从梦境中彻底清醒的他扬手想要触摸对方。

“剑雪?”

吞佛童子没有避开,因为距离极近,他能清楚地看清剑雪无名眼中弥漫的水汽,听到那一句极其轻微的呼唤,包含着无尽的苦涩。他微微皱眉,对某个可能性的猜测有了几分肯定。

“啊,前辈。”

被阵阵清风吹走残留的困意,剑雪无名有些尴尬地收回手,目光有些飘,看到摄像头后,更是瞬间僵了起来。

“去洗把脸吧,还有一点时间。”吞佛童子退开几步,踱到窗前,听到卫浴间的门“咔嚓”一下关上,搁在瓷壁上的手指敲击几下,开始分析自己的猜测。

而剑雪无名在扑了几把水后,对着镜面中的自己看了看,抚上曾经描绘着火红印纹的额间,点了点。自己还是没走出啊……他轻叹了一声。

抬腕看了看表,剑雪无名没有在里面多呆,刚出来就看到吞佛童子在摊开的行李箱里找东西。粗粗看去,里面装的东西非常整齐,同类物品都有各自规划的区域。

“来,伸手。”

吞佛童子冲他招手,剑雪无名摊开手掌,袖珍的红色圆形铁盒就被放了上来。

“谢谢。”

剑雪无名打开盖子,拿食指在凝膏上划了一下,然后涂在太阳穴附近。清凉油的气味让他的精神振奋了起来,接过吞佛童子递过来的湿巾,剑雪无名将之前的尴尬场面丢到脑海深处:“前辈带的东西真齐全啊。”

“吞佛。”

吞佛童子合上行李箱,没有回应剑雪无名的感叹,看对方因自己短短的两字愣神的表情,嘴角的弧度微微扬起。

说起来会答应六丑废人的邀请来出演《剑踪》,还是因为他想避开袭灭天来的围追堵截。参禅论佛偶尔为之是雅趣,但他并不是很想和一群修佛的人聚在一起正儿八经地辩禅。恰好有个现成的理由,吞佛童子当场就拍板,促成了竞争的两家公司头一次合作,堂而皇之地翘掉了袭灭天来的佛会。

一开始,吞佛童子并不在乎谁和他一起演对手戏,直至剑雪无名出现在片场。

也许是因为剑雪无名一直在深山寺庙长大的原因,身上有着和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近乎纯粹的天真。他不懂很多事情,却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正是这种特质,让吞佛童子从初会开始就起了观察的兴趣。

他旁观李经纪忙前忙后,千叮咛万嘱咐后暂时离开。剑雪无名站在遮阳伞下,看上去非常地冷漠,观察入微的他却捕捉到了对方眼中流露出的不安,顺理成章地上去搭话,然后借由讨论角色一点点接近目标人物。

在原小说里,人邪与剑邪的细节着墨不多,都是大方向的概括,但是在改编成剧的时候,六丑废人临时添加了不少设定进去——吞佛童子极其肯定中间有大部分原因牵涉到自己和剑雪无名戏下的相处。同样桀骜淡漠的双邪之间的相处,掺杂了现实的互动,是双邪的知己之情,亦或是现实他们渐成的默契?

吞佛童子和剑雪无名接触越久,就越热衷于在他的记忆中留下自己的痕迹,加深影响。只可惜因为李经纪的阻碍,他们的接触也只有对戏的那段时间。

不过,吞佛童子对自己的魅力非常自信,现在的直播就是再次接近剑雪无名的机会。在那之前他有几次想过,一个对红尘没有归属感的人,因为某些原因融入人世,会有怎样的改变。

现在,吞佛童子就亲自体会这种改变。意外的有种不平的情绪,他默问,剑雪,你是为了谁,迷失自己的心?

吞佛童子心念数转,手上动作却十分利索,锁好行李箱,开口询问:“现在出去?”

“时间差不多,应该在集合了。”剑雪无名盯着吞佛童子看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转身开门,心头有一股奇异的感觉,让他脑中绷紧了一根弦。

客厅里,工作人员在小心把摆具挪到边上,腾出一大片可活动的空地,作为比赛之需。

名战刚扭头和太瘦生说了没几句,汗毛一竖,敏捷地搂着太瘦生的腰部往右侧一转,避开了狼兽的飞扑。

雷蒙娜嗷呜一声,撒开蹄子开始追逐目标。名战头皮直发麻,被太瘦生拦到身后。太瘦生冲赦生童子微微一笑,后者轻侧着头,同样微笑以对。螣邪郎从赦生童子背后踱出,懒散地往他身上一靠,时不时地盯着名战看上一眼。

就在气氛十分凝滞的时候,吞佛童子和剑雪无名一起走了出来。

“剑雪前辈!”名战喊了一声,和看到救星一样。他来拍摄之前就拜托他的师父搜集有关异度艺人的资料,刚才的僵持把他吓出一身汗来。当然,他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不想给太瘦生带来麻烦。毕竟自己来做演员还有点玩票性质,随时都可以退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几乎把所有最好的时光都砸进去的太瘦生不同。

剑雪无名顿步,折转方向朝两人走去,耳中听到一声嬉笑,回头冲螣邪郎投去一眼。

赦生童子回视,释放出一丝善意,螣邪郎嘟囔了几句,不再关注苦境那边,专心和赦生童子讲话。

吞佛童子将客厅环视了一圈,负责拍摄的人员已经在待命,主持人却还没来。对于接下来的未知,他的内心毫无波动。

“哎呀,你们都到了!”姗姗来迟的素还真一派气定神闲,悠哉地晃着手里的流程本,满是期待地将众人看了一遍。等他打了手势发出开拍的信号后,懒散的状态迅速被切换。

“因为我们也是第一次搞这种直播,拍的就是大家日常的样子,所以放轻松……当然,为了增加趣味性,我们也设置了不少游戏,第一关嘛,就是今天的晚餐。我手里拿着三份列表,分别是食材,厨具和调味料,只要通过对应的关卡就能领走。”

素还真在最大的社交论坛匿名开了个帖子,搜集到了不少玩法,挑出了几项写在卡片上,统一放入黑箱。他将盒子放好,招呼几人过来抽签:“你们有一次换卡的机会,换卡后不管上面抽到了什么,都要照做哟!还有,在比试开始前,自己的任务卡不能给别人看。因为组队关系,你们需要完成两项,在规定的时间内结束才能算通过——为了晚餐,加油!”

六个艺人轮番抽签,各自拉开距离,查看自己手中的卡,心中都悄悄提高了对这次直播的重视程度。

吞佛童子抽到的是“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队友快速旋转十圈,并用帅气的pose做ending”,悄悄瞥了一眼似乎有些为难的剑雪无名,好奇对方抽到了什么。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打量,剑雪无名瞅了吞佛童子一眼,然后又低着头研究那张卡片。

“我要重抽!还有,为什么连它都是成员?”名战把视线从雷蒙娜身上收回来,表情有点惊恐。本来他就怕雷蒙娜,还抽到要和它表演一段双人舞的任务,节目组这也太坑人了吧?

“不得不说,你这运气也是没谁了,就三条和雷蒙娜有关的任务,一开头就抽到了……那么除了名战,还有哪一个也想换的?”素还真问了一句,没人回应,咳了一声清清嗓:“比试限时三分钟,没问题我就计时了。”

话音刚落,场中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目光聚集在素还真手里的计时器上。

“嗒——”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