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仙山行【北冥华生贺文】


北冥华曾在无意中救过一个来自中原的方士——那方士不过是来海境游玩,却不想被卷入战乱中,负伤累累,倒在偏僻的路边。

如果不是北冥华同麾下众人路过,他早就成了一缕冤魂。离去之际,方士将一个锦盒赠予北冥华,里面只有一支香,名为“枕黄粱”。

北冥华将锦盒带回宫殿,随手放在案桌上,对方士所说的话将信将疑。后来连番战事,他也一时间遗忘了此香的存在。

战乱将平,连带太子之位所属越发明朗,北冥华理解鳞王的决定,但心中苦闷,宴上不由多喝了几杯。被搀回自己寝殿,看到锦盒,北冥华才从脑海深处捡回了相关的记忆。

“去,点了此香。”

仆人应喏,将香插入炉中,拿火折子点燃。一缕烟袅袅升起,却没有任何味道。

很快,寝殿里只剩下半醉的北冥华,他盯着香看了一会儿,困意渐渐上涌,不知不觉便沉入梦乡。

海风迎面而来,带着独有的腥气,北冥华看着对面漫无边际的一片海域,一时茫然。

他知道自己此刻在做梦,可他久居宫中,纵然出行也在海境范围,从未来过海面之上,这一处怪石嶙峋,景象分外陌生。

“渺渺兮此难归……”

远方传来若有若无的歌声,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响亮起来,北冥华的视线范围里也出现了一叶扁舟,上面摇桨的老者朝他招呼:“小娃娃,上船吧,老朽载你去仙山见人。”

老者话说的突兀,北冥华有些犹疑。老者抚了抚胡须,这样的神色他不知看过多少回,不过眼前的后生倒是和之前载的亡魂不同。

“小娃娃,你可知,‘枕黄粱’一人一生只可用一次,燃尽后你便会回到人世,除非逝世,否则再无机会来到仙山。老朽负责渡魂去仙山,如果你有过世的亲人或朋友,可要抓紧时间咯!”

北冥华小心地登上了船,满是好奇:“前辈怎知道我用的是‘枕黄粱’?”

“小娃娃,老朽渡过不少亡魂,虽然大部分都或多或少地带伤,有的甚至连骨头都露出来了,但是也有衣着整齐毫发无损的——只不过他们身上都有亡者的气息,你呢,身上却是生机盎然。除却死亡外,唯有‘枕黄粱’可以引领魂魄到渡口。然而小娃娃你怎么看,都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才会得到此香。”

老者摇动船桨,小船看着破旧,却是平稳疾行,北冥华不过眨了一眼,那渡口就消失在茫茫的白雾里,再看不见一点踪迹。

“那……如果我要如何找人?”北冥华忐忑发问,心情激荡不己。

“到了仙山口,你心中默念想要寻找的人的名字,顺着感觉去找就是了。不过老朽提醒一句,仙山范围极大,如果你所寻找的人居无定所,怕是得费一番功夫。毕竟,你可不是那些时间特别富裕的人。”

北冥华闻言黯然,不由催促:“那前辈,烦请你将船划得再快些!”

“莫急,‘枕黄粱’燃得慢,若你没有达成心中所愿,这梦境也不会结束。梦中的时间与现实可是不同的,香快燃尽,你自己便有所觉……”

老者见北冥华仍是神色焦灼,暗自加快了摇桨的速度,不多时,海面上的浓雾渐渐变薄,极目难穷的陆地显露人前。

“仙山到了,小娃娃下去吧。如要归去,喊一声老翁,老朽就会回来此处。”

北冥华谢过老者,踩在松软的土地上,终于下定了决心,在心中默念北冥觞的名字。

他有三人为至亲,尽不在人世。抚育他一段年岁,在三王之乱时离宫病逝的皇姑玲姬,从紊劫刀口中得知她并未提及自己点滴,北冥华情怯,思索一路,不知是否该去寻找。

因他难产而亡的母后贝璇玑,给他留下生命,在二十余年里只留一个姓名,一段提及如禁忌的往事。若不是他大哥与皇姑,恐怕没有谁会给他描述有关母后的事情——北冥华捂住心口,只觉得一阵绞痛。

如今,唯有北冥觞,他可以坦然相见。或许能见到其余二者也说不定……北冥华苦笑,拾级而上,进入这亡者所居之处。

脑中似有人指点,北冥华一路东行,急急而奔,眼前略过一道道人影,他无心驻足,当作未见一般抛之脑后。

心中感应越来越强烈,脚步却开始变缓,一步步重若千斤。湖畔,粼粼波光似乎迷了北冥华的眼,他微微仰头眨了几眼。

“华弟?”

北冥觞本来闭目假寐,听到脚步声也不以为意。可风中带来那声低唤,让他的闲适一扫而光。眼前,是分外熟悉的青年,可他绝不应该在这儿。

北冥觞急急奔到北冥华身边,还没开口询问却被撞了满怀,腰部被紧紧抱住,生怕他跑了似的,勒得他有点喘不过气。

“大哥,我好想你啊。”

滚热的泪如泄堤洪流夺眶而出,落在北冥觞的前襟。北冥觞抬手抚上发顶,轻轻地拍了拍,这熟稔的动作如同一个讯号,令北冥华将他抱得更紧。

“华弟,你怎么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爱哭?”北冥觞使了劲,将似乎要把自己埋在怀里一辈子的北冥华拉开,看到一张哭的可怜兮兮的花猫脸,拿袖子给他擦了擦,压低声:“你哭的样子可丑了,哥嫌弃。”

北冥华扣住替自己拭泪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脸庞上,蹭了蹭,嘟囔:“大哥才不会嫌弃我!”

北冥觞无奈,抽出手在他额间轻轻一敲,脸色瞬间变得严肃:“你是如何到此处?”

北冥华将有关‘枕黄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北冥觞,在后者略带责怪的目光中低下头,扯着那一袂衣袖,讨饶:“大哥,机会难得,你带我逛逛你的居所?”

北冥觞搭上北冥华的肩膀,带着他往湖边走,按着他在草地上坐下,吩咐他闭上眼。北冥华听话地合上眼,忽然被一泼凉水扑面,他刚想睁开,却被一句“大哥替你洗脸”定住。

净面后,北冥觞换了另一只袖子替北冥华擦干,揪了揪他的脸颊,扯着做了好几个鬼脸。北冥华哀怨地瞥向突然玩心大起的北冥觞,满是控诉,看得北冥觞不由咳了几声。

忽然,他在北冥华身侧坐下,用肩膀顶了顶身侧的人:“华弟,母后和皇姑都很牵挂你。”

北冥华僵直了身体,将鼻头涌出的酸意压下:“是,是吗?”

“难道你不想见见她们?错过这次机会,你就要等好久才能见到了……或许那个时候,皇姑和母后都重新转生去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了。”

北冥觞目光灼灼,盯得北冥华倍觉紧张,握紧的手心里已经沁出了汗。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吐着气回答:“我……想见见她们。”

北冥觞拉着他的手站起,一路絮絮叨叨,把自己来了仙山,如何寻见贝璇玑,如何又遇到玲姬,三人在仙山如何生活等等琐碎小事说给北冥华听,尽力减轻他心中的紧张。

北冥华握紧牵着自己的手掌,凝神将北冥觞说的话记在心间。虽然情怯,可一想到相见的机会来之不易,慌乱的内心就生出点坚定来。

一路上,北冥觞遇见几个熟人,便和他们介绍自己的小弟,言语间满是骄傲自豪之情,面对众人善意的目光,北冥华羞郝地躲在自家大哥的身后,一副乖巧模样,全无半分在人世的嚣狂。

等外人离去,北冥华又缠着北冥觞要他把这些人的英雄事迹讲给他听。北冥觞略略沉吟,想到不在自己羽翼之下的小弟终是要成长,一派天真须要打破一些,便挑了几件连他自己听了都唏嘘不已的往事说与北冥华。

仙山的人,谁没有一点伤心事,在世时千般无奈万般苦痛,死了也念着生前那些经历,不肯走出。

“方才那片梅花林的剑客,来自遥远的北域,死于一魔手中。他方才吹的那曲子,名为《鹊桥仙》,亦是此魔所赠……”

无数个故事从北冥觞口中说出,叩击着北冥华的心,让他知道海境之外的天地。伴随低声细语,他竟有些心驰神往。

又走了一会儿,北冥觞停了下来,指着前方的屋子,回头问:“华弟,母后和皇姑就在里头,你做好准备了吗?”

北冥华轻应一声,心中忐忑,面上不由露了几分。一想到会同生育他的母后见面,他便不由得脑子发晕,手足无措。虽无缘在其膝下长大,但天然的孺慕之情却是与日倍增。

“别担心,哥替你说了不少好话,母后那里可是对你喜欢的很。”

北冥觞替北冥华整了整衣服,给他打气,等北冥华呼吸平顺之后才向里头喊了一声:“母后,皇姑,你们猜,我带谁来了?”

母后,皇姑,华儿来见你们了。

北冥华双目一敛,跟着北冥觞踏入了院内。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