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吞雪】House Live(5)

【狂喜地登上我雪的jp车,激动了好久!】

“困了就应该睡觉,睁着眼睛看我干什么?”

剑雪无名目光往下落在搭于自己腰部的那只手上,意识到对方传达出来的好意,脸颊泛起一点热度,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无法自顾自地入睡。

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容颜,是无数次梦里相会的人,是他,又不是他。梦醒后,不免嘲笑自己还未调节好状态,沉醉于虚构的故事中无法自拔。

吞佛童子见他乖乖躺着不动,将被子折半盖在人身上,自己起来去拉上窗帘,房间里顿时昏暗下来。转眼看到卷被里冒出的那颗脑袋随着自己的走动不断变换角度,心中闷笑。

他靠近床边,猛然两手撑在床上,以居高临下的角度和揪着被角的同居人面对面,盯了一会儿才在那人莫名其妙的眼神中揉了揉细软的发丝:“剑雪,睡吧。”

关门的轻响后,剑雪无名睁开眼,弯弯嘴角,心想:原来恶名在外的影帝,私下里是这么的体贴。

太瘦生保持着抬手敲门的姿势,和从房间出来的吞佛童子打了个照面。他后退一步,扯出笑容来打了声招呼。

“剑雪已经睡了,有什么事?不重要的话,等他醒来再说吧。”吞佛童子颇为冷淡地撂下一句后,抬脚往前走。

直到吞佛童子拐过转角不见人影后,太瘦生才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嘟囔了一句“不愧是生人勿近的影帝”,想想自己来找剑雪无名也无非是叮嘱一些注意事项,不是什么急事。估摸了一下时间,他也很快从房间前离去了。

跑到赦生童子房间的螣邪郎看着眼前人跑狼追的场景,笑歪在自家弟弟身上:“哈哈哈哈哈真是感人至深的一幕……”

赦生童子默不作声地往旁边迅速移动,任由自家兄弟“咣”地一下砸到头,在一声做作的惨嚎声中,精疲力尽的名战终于放弃挣扎,顺势往地上的螣邪郎身上一倒,闭上眼迎接向他扑过来的雷蒙娜。

“嗷嗷嗷——”体型巨大的狼兽欢快地把自己投向追逐的目标怀里,浑然不觉加起来差不多200斤的体重对最下面的同阵营伙伴来说有多么的痛苦。

被口水洗礼的名战把自己摊成一张饼,生无可恋地按住雷蒙娜一直朝脸上凑近的嘴巴,欲哭无泪——为什么自己就是有种迷一样吸引动物的体质啊!猫猫狗狗等家常宠物爱黏上来就算了,娇小可爱的动物也还可以,可是大型动物他是真的害怕啊!多温顺他都怕!

“赦生……”推门看见两人一兽正在叠罗汉,接收到来自同事热切的求救眼神,吞佛童子视若无睹,脚步不停地穿过那堆障碍,站到了赦生童子身边。

“卧槽死心机你居然见死不救!”螣邪郎咬牙切齿,愤怒让他全身上下充满了一股力量,掀开了压在他背上的一人一狼。

说时迟那时快,名战双脚划开,连踏几步,稳住身形后伸臂一捞,一个旋转过后,成功以公主抱的方式将雷蒙娜托举起来。

“……”赦生童子对螣邪郎露出一个十分温柔,却让对方不自觉后退的笑容。

雷蒙娜却不知道自己差点要和地面亲密接触,整头狼努力往名战怀里缩,急得名战连忙半蹲把它搁在地上,直冲门外跑。

“嗷呜——”被门锁在屋里的雷蒙娜刨了刨门面,回头往自己的主人跑。赦生童子替它细心地梳毛,安抚它因为暂时失去玩伴的失落。

螣邪郎自知理亏,默默地在一边坐下,也熄了和吞佛童子抬杠的念头。然而心中仍有点愤愤不平:为什么小弟会把这头狼看的比我还早重要啊!

“扔下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小朋友来我这里,不会是近人情怯吧?”

吞佛童子瞥了一眼摄像头,并不在意赦生童子那这点来调侃他。至于播出去引起怎样的风波,也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借个地,时间点到了我自然会回去。倒是你,和新舍友看起来相处十分融洽。”

赦生童子抚摸雷蒙娜地力度又轻柔了几分,从它对于名战的异外亲近中,看到了名战身上藏有的特性。

“如果他不当明星,我想有另外一个职业特别适合他。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逆天的吸引动物的特点,果然是被老天厚爱的。”

吞佛童子明白他话中所指,不过名战的背景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眼下该是由赦生童子来担当观察事宜。

闷头直跑的名战撞进带着熟悉气息的怀里,晕乎乎地抬头,就看到太瘦生微微拧眉。

惯力使太瘦生抱着名战退后几步撞到了墙壁,脑后的磕痛瞬间袭来。一只手伸过来替他按摩,太瘦生调整了一下角度,常年在镜头下的本能让他下意识地摆好合适的表情,然而愣头青丝毫不觉两人的距离过近,毛茸茸的脑袋贴过来连声询问:“前辈,还疼吗?”

太瘦生觉得现在两个人的姿势真是太糟糕了,偏偏名战毫不自知,极力向他贴近。默念叶小钗看到这幕的时候不要想歪,他松开手,转而拍了拍名战的肩膀,开口:“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太瘦生一边让自己的表情变得自然一点,一边不着痕迹地推开名战,那点遗留的痛楚被他暂时忍下。随时随地保持优雅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不论是镜头下还是私人时。

名战局促地跟了过来,一张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直接拉着太瘦生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自我推荐:“前辈我给你按摩按摩!”

不,不用了!太瘦生想要拒绝,但是看到名战有些惶恐的表情,又将那份拒绝咽回肚中。

这种表情他太熟悉了,早年刚入娱乐圈的他,每天早上洗漱的时候都能在镜子里看见。不过比起如漂泊浮根的他,名战的境遇无疑要好得多。他同叶小钗是师徒,背后就是一张错综复杂的人际网。

太瘦生暗骂自己越活越过去,居然有那么一瞬想要凭靠名战进入那个不纳生人的圈子。再回神看到名战心无旁骛的目光,他心中轻轻一叹,决定多照拂一下这个新人,就当结个善缘。

谈无欲悠然地呷了一口茶,对前来做客的叶小钗投去一个戏谑的笑容:“好友啊,即使本人开设的节目十分精彩,也不用在面前捧着手机看得如此入迷吧?捧着手机不放,这可是让主人家十分尴尬的举动哟。”

叶小钗先是发了条微博,大意就是感谢太瘦生对名战的照顾,顺手关注对方,替他拉了一波人气后才回应谈无欲:“群狼环伺,作为人师,自忧吾徒。”

太瘦生这个人,半隐退的叶大影帝偶尔也听说过,没想到谈无欲会决定将他介绍给他们这群朋友。

“圆滑世故,却又不乏纯良,这样的人看着名战,你总该放心几分。名战太年轻了,借着好友的光虽然能很快在圈中立好脚跟,随之而来的压力也会逼迫他,这就与好友的初衷相互违背了。”

叶小钗把手机放下,却没有退出直播间,听着名战絮絮叨叨的话语,面上展露几分笑意:“谈无欲,你对太瘦生的评价很高呀。”

“大概是因为这固执的人认识六丑废人,还不会给自己拉资源吧。”谈无欲似是想到什么,轻叩桌面,“不过我也没想到你会和名战说,让他多亲近太瘦生。”

“谈无欲认可的人,也会叶小钗和素还真的认可。莫不是好友对自己识人的本事开始有了怀疑?”叶小钗反笑一句,“名战要学的还很多,作为他的师父,我只希望他能无忧,不用担负既定无用的枷锁。”

“然而,明珠难掩光华,被大众目光聚焦的人,特性也会被放大,更容易被盯上。”

茶香幽幽,轻烟袅袅,甘味带苦。品茗的叶小钗神色自若:“我的徒弟,自然是我替他解决麻烦,他只需要学会在娱乐圈生存就行了。其他的,就不该见光。”

谈无欲哎呀呀几声,掏出手机登号,敲下几行字。

六丑废人V:天凉了,是时候让XXX破产了。











评论(1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