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吞雪】愚人记(上)

吞佛童子x剑雪无名,半架空he设定,愚人节贺文(我以为能在3000字内完结……高估我自己了( ’ - ’ * ))

1

吞佛童子做完任务回来,已经一个月没见到剑雪无名的他找遍了梅花坞,也没看见自家爱侣。突然,他扬手抓住一封来自谈无欲的飞信,拆开看,觉得是不是自己劳累过度而导致眼睛有疾。

“吞佛童子,若汝返回梅花坞,速来无欲天。半月前,剑邪小友醉酒,不慎磕到脑袋,以致丧失了部分记忆。”

剑雪他喝酒?吞佛童子不信。在终于将剑雪无名苦追到手后,他也曾数次劝过剑雪无名饮酒,都被对方拒绝,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会让他改变自己的坚持么?

一路疾行至无欲天,吞佛童子看见那熟悉的绿色背影,正欲上前,却被那人用莲谳拦住了去路:“这位,随意闯入他人居所,可是冒犯之举。”

熟悉的面容,是全然陌生的眼神。吞佛童子背后朱厌一出,化成人形,扑向剑雪:“汝不认吾啦?”

“汝是……”剑雪无名将朱厌一搂,“真熟悉的气息,让吾有所怜爱。汝叫什么名?”

吞佛童子觉得要炸,朱厌你是不是想被逐出家门?不过魔者维持着面上的冷漠,并没有上前拆开二人。

朱厌得意地瞟了吞佛童子一眼,把头埋进剑雪无名怀中蹭了蹭:“吾是朱厌,是剑雪最喜欢的朱厌!”

“最喜欢的吗……”剑雪无名温柔地摸了摸朱厌的头发,牵着他的手,冲吞佛童子颔首:“想来汝应该是吾未失忆之前的熟人,可惜吾如今半点有关汝的记忆都无。”

吞佛童子听了,突然有点想捅人。他离开之时,剑雪无名还说等他回来就和他结契,结果现在不记得他了?

“谈无欲呢?”吞佛童子压抑自己的怒气,怕给面前的失忆者留下不好的印象。

“这嘛……阁下可是吞佛童子?”剑雪无名牵着朱厌缓步朝吞佛童子走近,擦身之际才留下谈无欲己去云游苦境的回答。背后传来跟随的脚步声,无言,是唯一的选择。

吞佛童子不是冲动的性格,面对突如其来的爱人失忆事件,仍然有算是冷静地分析。谈无欲此人,同素还真一样,不知道有多少心眼,之前自己也算是和他结下了梁子,不过是看在剑雪的份上暂时握手言和。要说他好心提醒,还不如说是某人想看自己的热闹。

朱厌频频回头看吞佛童子,引得剑雪无名停下脚步,如湖澄澈的眸中划过一点忐忑,握紧朱厌,他低头:“朱厌……谈无欲说,吾同汝感情深厚,数年来不离左右,并同吾说,感情不能压在心里,要同蝴蝶君一样,说出来才会让人明白。所以,他是指吾与汝,是与蝴蝶君、公孙月一样的关系吗?”

冷风乍起,枯叶舞零。魔者一声冷哼,挟卷怒气而来,耳边惊闻,饮血的煞器也不免胆寒。交握的手掌逐渐被冷汗打湿,剑者却似毫无所觉,仍然将朱厌牢握。

吞佛童子紧盯剑雪无名,从剑者异常挺直的脊背似乎感受到对方的抗拒,怒气散去几分。

他和一个失忆的人生什么气。

2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吞佛童子出一趟差回来,不但要面对爱人失忆的情况,还要接受来自异度魔界和苦境的那些瞎凑热闹的看客们发来的贺电。内容遣词用语不一,但是中心主旨全是“看到你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

嘁,一帮无聊的人!吞佛童子面无表情地把来信都丢进灶里生火,熊熊的火光映在阴沉却不乏英俊的面容上,平添几分妖异。

剑雪无名约了人,一个吞佛童子并不欢迎的人。他准备了暮雪,还有一桌小菜,一坛佳酿,在梅花树下摆好,拖着朱厌一起。

玄莲来的时候,恰好看见吞佛童子朝朱厌甩去一个眼刀,后者靠在剑雪无名的怀里,额头有冷汗。怪哉怪哉,这是个什么情形?

见来人步履从容,手中羽扇轻摇,吞佛童子从树后绕出来,缚手于背,冷冷的目光锁定毫不客气占去主位的破戒僧。

玄莲拍开酒坛的泥封,猛吸一口酒香,香醇的味道勾起他的酒虫。剑雪无名默默地喝着暮雪,待听到玄莲问及半月前的醉酒事件,才有点窘迫地回应:“吾不知为何会饮酒,醒来见到谈无欲,闲谈后他突然说我忘记了一些事。”

“哦,谈无欲是听了哪句话?”

“他问及梅花坞另一半主人,吾却回答主人只有吾一个。”

剑雪无名无意识地拨弄着朱厌的衣角,后者装死般闭眼似乎已然熟睡,然而他不自觉的颤动却是泄露了真实的情绪。

玄莲被冷厉的目光一扫,心知某人平静的表象下已是波涛暗涌,为避免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苦境再遭魔灾,摇扇回道:“如果汝是问吞佛童子,师兄虽然看他十分不爽,但既然是被汝认可的关系,师兄自然如实回答——他不仅是梅花坞另一半的主人,也是师弟你选择共度一生的伴侣。”

吞佛童子从他的话中听出了几分讥讽,面色更沉,摘一叶为笛,一段熟记于心的旋律从唇间奏出。剑雪无名被叶笛声吸引,凝神听完整曲,在某个节点疑惑之色一闪而过,却落入吞佛童子一直观察他的双眼之中。

魔者在最后一个音符奏完之际,终于开问:“剑雪,这曲《鹊桥仙》,汝记得吗?”

梅瓣被笛声中蕴藏的力量震落,纷纷扬扬地落下,有几片落在了喜梅的剑者头上,与深浅不一的绿发贴在一起。

在魔者的逼视下,剑雪无名缓慢但坚定地摇头,一句“未曾听过”,引得魔者在心中郁闷发问:剑雪,汝听出那一点错,为何要假装?是吾何处不好,惹得汝设局骗吾?

玄莲被见机就跑的朱厌一把拉走,在后者哎呀哎呀的小声碎语中,脚步越踏越快,默念某魔能看在他亡羊补牢的举动上,稍微大度一点。

吞佛童子上前,替剑雪无名捡去发间落花,轻吻在剑者的侧脸。

“你是吾的剑雪,吾要让汝想起来。”

评论(4)

热度(15)

  1. 不务正业琪燕如微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