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吞雪】《House Live》2

即使网上炸成烟花场,也无法打扰到被素还真笑眯眯地收走通讯工具的诸位艺人,在听完素还真的解说之后众人才对这档直播有了认知。

被游艇带到孤岛上那一刻,吞佛童子以为自己可能被苦境高层驴了,度假变成荒野求生,不过看到那一栋占地极大华美绝伦的别墅时,这个念头就被丢出了脑海。耳边传来螣邪郎浮夸的赞叹声,混合着赦生童子的反讥,让本来平静的心情生出一些波动。

“剑……剑雪前辈!”名战丢了手边行李,抱着本子就冲到了剑雪无名面前,期期艾艾:“前辈能签个名吗?”

剑雪无名困惑地回应:“我和你同样是新人。”

名战被噎了一句,看来他的男神不太接触网络,不知道《剑踪》结束后引发的一系列热潮。

虽然其中有很多热度都要归功于吞佛童子,但无可否认的是剑雪无名的演技也赋予了角色动人的魅力。

太瘦生暗中观察到吞佛童子似乎不经意看向剑雪的视线,替名战揪了会心。传闻里吞佛童子为人十分冷淡,除了异度的同事根本不接触其他的艺人,也很少看到他对什么人有关注,在圈中被盖以“异度第一劳模”之称。

名战却不知道太瘦生正在为他操心,将纸笔一递,渴求的目光像期待奖励的金毛犬。剑雪被他的目光看得不自在,顺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途中他感应到一道锐利的视线,下意识看去是却无人,是错觉么?剑雪无名心下警惕。

拖着行李箱,众人朝别墅前进,进到里面,各自思量。名战除了羡慕嫉妒一下有钱人,就将目光又投向了剑雪无名,后者却保持着沉思的表情。

素还真清了清嗓子,将接下来的活动安排说了一下。

鉴于这个直播节目请的嘉宾既有人气火爆迷妹众多的大咖,又有迅速崛起自带cp体质的新人,再加上知名度和话题都超高的人气偶像,节目的收视率根本不用担心。虽然是为了提携新一代艺人,但是同时也要把握中间的度,协调后,先暂时将艺人们的生活日常作为直播内容。

“这栋别墅只开放了三个客房,所以接下来就是抽签决定舍友——这里面有一堆纸条,如果抽到自己,就要重抽。哪位先开始?”

素还真捧出一个纸盒,还煞有其事地晃了晃。

“不能自己选择舍友吗?”名战的表情十分可惜,除了剑雪无名和太瘦生,其他三个他都不想抽到。

异度的三位站在一边,没有要抽签的意思。吞佛童子倒是看了剑雪无名一眼,眼看对方像是经过一番思想上的挣扎后朝素还真迈出了脚步。

剑雪无名想到来之前李经纪和他说的一番话,虽然不甚理解为什么要在镜头前表现地活泼一点,让粉丝感受一下反差萌——不过积极完成主持人布置的任务,应该就算活泼了吧。

剑雪无名在纸盒里随意抽了一张,看到是谁后,惊讶地朝吞佛童子看去。对方回以一个了然的表情,那一瞬间他似乎又看到了剧里的好友一剑封禅。挥去这股不合时宜的愁感,剑雪无名回身将行李箱拉好,朝吞佛童子身边靠近。

房间里短暂的沉默后,素还真又咳咳几声,自动把纸箱送到名战和太瘦生面前。太瘦生瞥了一眼一脸哀怨的名战,展开纸条,露出螣邪郎三个大字。名战下意识地看向赦生童子身边的狼兽,满脑子吾命休矣。

“那各位就先安置一下行李,休息一会,五点半的时候再在客厅会和吧。”

素还真退场,众人之间的暗涌就被摆在了台面上。异度和苦境持续竞争了数年,不论是合作中还是对垒,都在较劲。《House Live》是一个绝佳的表现平台,异度这方摩拳擦掌,想打压苦境,苦境这边看似实力薄弱,但是谈无欲亲自敲定的人选,总是有他的思量。

吞佛童子和剑雪无名并行,穿过回廊时猛然开口:“剑雪,见到我也不打声招呼吗?”

剑雪无名攥紧拉杆,眼中闪过一丝迷茫。戏中,他是他可以交付性命的一剑封禅,可是离了戏,他只是吞佛童子。一剑封禅是挚友,可吞佛童子是传说,是和他陌路之人。

“剑雪小朋友,你这样一副表情,真的很适合被诱拐啊。”

吞佛童子对突然冒出的合作对象自然是经过一番调查的。从放出来的消息看,剑雪无名是一直在寺院带发修行的孤儿,某次下山偶遇李经纪,签了苦境后就接到了《剑踪》的剧本。

看上去只是一个走运的新人,然而吞佛童子可不会被表象欺骗。正值异度和苦境互相挖墙脚的关键时刻,李经纪丢下事物专门跑到莲脩市,本来就格外让人在意。接回来自九峰的俗修弟子后又放养手底本来的艺人,专心培养新人——吞佛童子看向依旧不发一言的剑雪无名,那点好奇就像火苗,瞬间燃起。

剑雪无名抬头,依据李经纪的指点,带了几分疏远:“前辈,指教了。”

吞佛童子抬手,干了一件身为一剑封禅时最常干的动作——将剑雪无名那头海藻式的头发揉的更乱,低声回应:“剑雪,你知道你让我真伤心吗?”

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开始对台词?难道吞佛童子是个对戏狂人的传闻是真的?

剑雪无名微微仰头,落入那双看不出情绪的眼里。在木牢外的封雪剑者,背后的友人也是这样令人感到压抑的眼神吗?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