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待续】仙山那些年

p.s这篇脑洞写在我看到副楼主在天门被玄之玄所杀,死无全尸的时候,因为太过怨念所以希望副楼主在仙山好好生活。
微任酆/温酆,主要还是副楼主在仙山生活的日常啦!

没有大纲,剧情随心放飞吧。

警告:是个坑,不知道什么时候填┐(´-`)┌
———————————————————————

百里潇湘在仙山山脚下雷打不动地蹲了好几年,终于等来了被渡魂翁送过来的酆都月。

看着对方一身血淋淋的样子,他摸着下巴啧啧有声:“我活着时说什么来着,迟早你都会被任飘渺坑惨。”

酆都月瞥了他一眼,没说话,慢条斯理地抚平衣服上的褶皱。

百里潇湘面上笑嘻嘻,心里琢磨酆都月太不对劲了。

换往常他这么说,酆都月立马就回“楼主是完美无缺的,是我没能达到他的期望”之类的话了。

难不成死亡就能让他迷途知返?

别开玩笑了,就酆都月这个头号死忠粉,能掰回来才怪。

哑剑残声安静地站在后面,松了一口气。

总算有个人可以来陪百里潇湘说话了,再这样被人抓着碎碎念,他真的受不了了。

酆都月终于放弃理顺自己混乱无比的思绪,慢吞吞地抬脚登上石阶,自动屏蔽了耳边的聒噪声。

百里潇湘抬手就拉住酆都月,直接扯下对方一只胳膊。

安静中更添尴尬。

“哇靠,你不会死无全尸吧!”

百里潇湘赶紧把胳膊递回去,拿出手巾擦了擦被溅到的血,低声嘀咕了一句。

酆都月安回自己的胳膊,空洞的目光扫过百里潇湘和哑剑残声,让两鬼都打了一个激灵。

惹不起,惹不起。

百里潇湘决定还是先不作死了,体谅酆都月需要时间来修复心情。

“这是我现在的住所,有空来啊。”

酆都月皱眉看向手中的纸条和银票,早就一溜烟跑了的两鬼不见踪影。想了想,还是收好放在怀里。

山脚的石碑上面只写了仙山两字,他心里嗤笑了一声。

他已入魔,却还能来得到仙乡么?

拾级而上,周围不知不觉弥漫雾气,唯能看见几步远的前方。

酆都月放空大脑,只余身体本能,缓步前行。

方才那个人,大约是以前认识的人。他口中的任飘渺,又是谁?自己呢,又叫什么名字?

在魔息中沉沦太久,过往已是一片空白。

然而“任飘渺”三字却带来直透心脏的剧烈疼痛。

酆都月想,自己会是死在任飘渺手中吗?

不然,就是这个人对自己极为重要。

可惜了,他现在什么都想不起。

伸手将不听话的腿扭回正确的方向,酆都月叹了口气,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之前一定死得挺惨,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一地的残肢断骸,送自己来的奇怪老头废了老半天劲才把他拼回完整的一块。

体内用来缝合的丝线发出轻微的响动,通过脑海中的意识告诉他,行动要更小心才是。

酆都月感受了一会儿,丝线如同活物一般在体内游走,隔一个区域就停下来,复制出数百根扎入血肉里。

不但不疼,甚至还带着几分温暖,在四肢百骸纵横交错,连带着整具身躯都变得暖洋洋的。

不像鬼,倒像仍然活着的人似的。

迎面扑来一阵凉风,酆都月被亮光激得眯起了眼,过了几瞬才睁开。

喧闹声突兀地响起,身侧相当拥挤,酆都月小心地避到了边上,对眼前的热闹景象略略探查了一番,并没发现什么危险。

背后的剑发出一声铮鸣,听在耳中是满满的欣悦。

酆都月来到一处空地,拔剑出鞘,手指抚上剑身,武器特有的冰凉质感透过指尖传递,将属于剑灵的那份情感毫无保留地充入酆都月的脑中。

“月饮么?是个好名字。”

得到主人的赞赏,剑音愈加清脆。

酆都月微微一笑,清俊面容褪去阴沉冷寂,越显其端方君子之姿,不知有多少人偷眼相看,暗赞不己。

忽而,脚边咕噜噜滚过来一颗人头,怒目圆睁,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酆都月持剑沉吟之际,那颗人头“呸呸呸”几声,脸上堆起笑容,冲他眨了眨眼:“哎哟,没吓着您吧?”

“无事,”酆都月略略一顿,抱拳施礼,“兄台可需在下帮忙?”

“这倒不必,我能自行解决。”

那人头嘴中唿哨几声,奇异节奏诡变莫测,不多时,一具无头身躯从人群中跨步而出,来到酆都月面前。

那躯体弯腰将人头提了起来,从怀中摸出手巾,来来回回把人头上沾染的灰尘擦干净,动作有些粗鲁。又将散乱的头发抓了抓,这才举高人头按在脖子上。

酆都月看到眼前一幕,只觉自己的脖子一僵,忍住伸手去摸一把的冲动,握着月饮的力度重了几分。

“相逢即是有缘,东来坊最近出了新酒,听说不错,不知先生可愿意和在下小酌一番?”

男子发出爽朗的笑声,“顺便也为我惊扰先生赔罪。”

酆都月反手将月饮插回背后剑鞘,玩笑般开口:“只是兄台行路须慢些,在下今日初来贵地,碎躯尚未牢固,方才一幕着实惊险。”

男子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摆了摆手:“好说好说……在下奚炎,今日本想来接我那好友去办手续,只是昨晚喝多了酒,早上便睡过头,急急赶来不慎撞到人,头才会飞起来,吓到先生真是对不住。看这日头他怕是去了别处,既巧遇先生,为补过错,便由在下替先生细说仙山情况。”

酆都月脸上笑意淡去几分,歉然道:“只可惜在下醒来时己忘却前尘,不知自己名姓……”

奚炎暗暗惋惜,见酆都月面上苦涩,不由安慰:“仙山来客多有此遇,若先生想知晓往事,可到还珠楼购买情报。”

“哦,还珠楼?却是分外耳熟……”

酆都月随口一提,转而称赞眼前的东来坊,面上平静,心中暗将还珠楼之名默念了一遍。

如果光看外表,“东来坊”门面上的朱漆早已褪色斑驳,粗粗看去竟有二十几处被绿苔覆盖,在周侧临近两家衬托下,整座酒楼都透出一股颓败的气息。

门口的店小二双手环胸,靠在柱子上,闭着眼打盹,毫无揽客上门的意思。偏生这样一家酒楼,穿门而入的客人却是络绎不绝,这番情景让酆都月生出几分探究。

只是眼下并非询问的好时机,他便跟着奚炎朝门踏进一步。

待二人身形没入,那店小二突然睁开了眼,若有所思,嘴角勾勒一抹盎然意味,随即又恢复原状,仿佛那般锐利的气势只是一阵错觉。

酆都月感觉有一股波动扫过了自己的灵魂,极快,但对于高度警戒的他来说,还不至于错过。

看来这“东来坊”暗有玄机。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