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AU】House Live(主吞雪)

吞佛童子X剑雪无名为主的直播节目,娱乐圈AU,自制糖渣,脑洞氢气。角色属于霹雳,OOC属于我ヾ(❀╹◡╹)ノ~

PART1

“剑雪……剑雪……”

剑雪无名迷迷糊糊地回了几声呓语,被小幅度的摇晃弄醒,睁眼看到自家经纪人一张放大的脸,顺手拨开他的头。

李经纪拆开一包湿巾,替剑雪无名擦了擦脸,让他散去残余的睡意,然后对进来拍摄的人说:“那么,我就把剑雪交给你们了。”

记忆渐渐回笼,剑雪无名想到自己接了一档真人秀的节目,为了了解一番连续几天都在翻看其他人的show,结果刷的太入迷忘记了时间。

头一次搭乘飞机,觉得有点难受,就任由自己陷入睡眠,因为熬夜而疲倦的精神终于振奋了一点。

“啊李哥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剑雪的。”

李经纪犹豫了一会儿,和节目组负责剑雪的乌木言低声:“其他的我都不担心,就是剑雪现在时不时入戏,如果在节目中遇见吞佛童子后有什么异常的举动,麻烦老哥你协调一下。”

乌木言冲他点点头,表示一切都包他身上。李经纪拧着眉头叹气,然后换了表情去剑雪无名身边,啰啰嗦嗦地嘱咐了一堆。

和这边温馨的气氛截然不同的是异度的舱内,摄影师们战战兢兢地缩在墙角,连呼吸声都刻意放轻。

螣邪郎半眯着眼冲吞佛童子扔去一个嘲讽的眼神:“哟,难得见心机你这么安静啊?”

赦生童子看螣邪郎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在心里替他点蜡。脚边的狼兽蹭了蹭他的腿,似乎是想安慰他。赦生童子温柔地替它顺毛,决定不去关注某人的作死。

吞佛童子对螣邪郎的话并没有兴趣,答应这次《House Live》的拍摄也只不过是因为闲着无聊。异度和苦境在新人培养的角逐赛越发激烈,不省心的高层又摸鱼翘班,看不过去的自己只好扛起带后辈的重任。

这次Show也不是全然无聊,剑雪无名的存在让吞佛童子略有兴味。

虽然是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却一路有金牌经纪人护驾保航,第一部就是和自己搭戏。刚开始的确生疏,短短几天就开始精进,直到戏份结束,已然不输于那些拍了几年的后辈。

只不过杀青后被李经纪极速捞离自己身边,生怕和他有接触,导致他没能继续接触这个全身上下写满神秘的新人。

吞佛童子轻敲椅边,思考李经纪在确定自己会参加节目后,火速把剑雪无名塞进节目组的行为,却毫无思绪。

不过,来日方长。他的脑海里闪过最后一次与剑雪无名的对戏——对方湛蓝的眼睛里,那极致的哀痛之色,好像是漩涡,让人无法逃离。

剑雪无名,真期待与你再次相会啊。

同样是新人的名战正和同舱的太瘦生倾吐波动的心绪,他来回走动,再次问太瘦生:“男神真的也来参加这次拍摄了吗?”

太瘦生第一百零一次回答:“是的,剑雪无名的确是这次拍摄的成员之一……我知道和偶像近距离接触是一件非常让人激动的事情……可都三天了,怎么也该冷静下来了?”

名战抓抓头,想到自己休息的时候在片场看到的那一幕:繁忙的片场中,身背朱厌的剑雪无名坐在梅花坞的场景里,悠悠地吹着叶笛。他听着笛声,因为数次NG而焦躁的心绪慢慢平静下来。突然与剑雪投来的目光接触,那里面饱含鼓励之意,名战忍不住上前想要搭话。

不过因为到了他和吞佛童子的戏份,名战没能搭上话,只能静静看两个人飙戏。

太瘦生见名战一脸出神,就知道他又开始回忆拍戏期间的事情了。他有点头疼,不知道怎么和一个极擅长脑补的粉丝讲明,他的男神当时只是在发呆,眼神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味!

通过监控器看到众人表现的素还真打了个电话给谈无欲:“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他们入住了。不过,苦境这边实力有点弱啊……”

谈无欲胸有成竹地回应:“异度这边最难搞的是吞佛童子,只要他这边不起幺蛾子就行了。即使有情况,我也会和太瘦生沟通,控制事态发展。再说,不还是有你坐镇么?”

素还真摇头:“师弟你还真不客气,好不容易有个假期还被你拖来做这个节目主持人。”

“放心,你这个节目主持人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谈无欲淡定地挂掉电话,十指如飞,十分迅速地在论坛和微博上发了通告。

是的,这个节目直到现在,都没有发通告,一发就是惊起一阵。

六丑废人V:最近搞个了直播,想试试水。特别感谢@吞佛童子V @剑雪无名V @螣邪郎V @赦生童子V @名战V @酸儒太瘦生V 的参加。想更加了解自家偶像生活的一面吗?点右边直播间地址关注,点关注不迷路。另外,这是全天直播哦!感谢@疏楼龙宿V 提供的私人别墅,此次大家也可以一观龙首的房产之一,心动不如行动。@素还真V 主持这个重任,相信你一定能胜任的。

发完,谈无欲退出了微博客户端。不到一分钟,这条讯息就被转了五千条。切到《House Live》直播间的谈无欲笑眯眯地看着看着飞速涨高的关注,等看到参与者们在登上了前往海岛的游艇后,点开了直播键。

【待续】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