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霹雳/赤隼】仙山二三事

“啊,大扫除?”

鬼方赤命被赑风隼塞了一块抹布,看到对方有别于往日的朴素打扮,愣了一会儿。

“这不是要过年了吗?在外奔波数月,家里无人照看,临近年边,不好好打扫一番怎么行?”赑风隼卸去繁复华丽的装扮,只穿了一身深蓝的劲装,将一头长发扎成高高的马尾,随后抽出一根木簪将发盘好。

鬼方赤命看了一圈落了一层灰的房间:“三贝啊,我们可以叫个人……”

赑风隼翻了个白眼,心说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年关将近,谁不盼着回家团聚,即使留下来的,薪酬也比平时高许多。

早知道要和这红面在仙山共同生活,他真该在赤命临死前托个梦,让他先烧几百万给自己——也不至于现在手头这般紧,连年货都是靠自己出卖色相给富贵千金唱戏挣的钱买的。

虽然心里落差是有点儿——毕竟人上人当久了又被打回原形,中间的过程的确是需要一段时期去适应的。但是,一想到只靠有情饮水饱的鬼方赤命而会有的苦逼生活,赑风隼就不得不接过财政大权,扛起了大任。一段时日的开源节流后,终于在仙山买下了一处院落。

看到鬼方赤命还握着抹布呆愣在原地的样子,赑风隼上手就去解他腰带。

“三……三贝……你!”鬼方赤命还没激动完,那点子心思就被赑风隼毫不怜惜的脱衣动作压没了,直到一套同样是深蓝的服饰套在他身上后,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舌头:“三贝,你就坐着休息,这些杂活就交给我好了。”

赑风隼被鬼方赤命呵护的目光一盯,浑身犯寒,解下头冠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磨叽了,快干活吧,还有一堆事儿要做。你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更何况,我干坐着难道不会觉得无聊吗?”

鬼方赤命“哦”了一声,拿着扫帚站在桌上,让赑风隼暂先让开,抻着手臂开始打扫屋顶。赑风隼见屋中四角缠缚了层层蜘蛛丝,估算了清除完毕所需的时间,颔首对鬼方赤命说道:“我先去厨房烧水放凉,得忙好一阵子呢!”

鬼方赤命闷闷地应了一声,将鼻头泛起的酸意压下。即使是在妖市那段时间,所有杂活也是由他包揽。后来到了新月城,赑风隼更是锦衣华食,仆俾如云。没想到到了仙山,还要亲自动手——想到此处,鬼方赤命郁闷极了。

赑风隼可不知鬼方赤命开始嘘长叹短,利落地清洗完厨房,灌满水壶,掏出火石点燃了柴禾,等火势渐旺后添了柴,正准备起身,一阵窸窣声让他心生戒备。

从靴中抽出短匕,赑风隼暗自凝神,不动声色朝门口移动。仙山能人巨多,品行恶劣者虽少,也不应小觑。

只是还没等他出声,从干草丛中就咕噜噜滚出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对着赑风隼抱了抱拳:“吓着先生了,实在抱歉!”

那少年虽然一身褴褛,除却头发上沾了不少细碎的草屑之外,其余干干净净,只不过面色有些苍白。

赑风隼见他眼中坦荡,又十分礼貌,将短匕收好,道:“随意闯进别人的屋中,可不是好孩子该做的。”

那少年眯眼笑笑:“可若不是我在此处,先生这屋子就要被地痞流氓占据了。虽然未经主人同意便擅自栖身此间,着实无礼,不过还请先生看在小子守护此处,又只待在厨房,不曾乱动先生之物的份上,翻过此页。先生若是觉得不行,小子也愿意以做些杂务来赔礼。”

赑风隼暗中合计一番,唇边扬起几分笑意:“之前种种,我可以既往不咎。只是,你若要在我手下干活,总是要好好表现一番的。”

少年颇有自信地点头:“那不如让小子替二位先生操持年夜饭如何?小子生前是酒楼大厨的学徒,厨艺还算可以。”

赑风隼撂下一句“好”字,复又问道:“你叫甚么名字?”

“先生叫我风入寻就行了。”风入寻掂起菜刀,试了试分量,将一株白萝卜放在案板上,切去绿缨。赑风隼斜靠在房柱上,眼前数道刀光乍起,“咻咻”数声,那萝卜瞬间被削去外皮,露出莹润的白。“笃笃笃”之音不绝,眨眼间,那根萝卜就变成了一堆细丝。

“好刀工!”赑风隼开口称赞,话音刚落,风入寻将刀一抹,将萝卜丝搁在盘中,另切了一小块肉,迅速切成肉丝。

“我已经饿了几日,拿不稳刀,还请先生稍待,等小子先垫垫肚子。”风入寻从地上的火堆中抽出几根,压在灶中干草上拨弄几下,等火势渐大,长勺捞起一点油,撒在锅中。

“刺啦——”油星爆开,赑风隼下意识后退几步。风入寻不慌不忙,将萝卜丝与肉丝倒入锅中,铁勺在数个调味罐中依次略过。

赑风隼买下的院落不大,食物的香气顺着风一路飘到鬼方赤命鼻中。他使劲闻了闻,嘟囔:“三贝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还挺香的。不过,年夜饭不是晚上吃的?”

“哎呀,这可真脏呀!”一个女声突然响起,鬼方赤命黑脸,分外不待见站在屋外笑吟吟瞅他的女子。

“富贵千金,你不在自己家里准备过年,跑到我家做什么?”

富贵千金将绣帕一甩:“奴家又不是来找赤王您的,何必如此不耐呢?”

富贵千金,人如其名,生前极其富贵,其双亲待之如珠似宝。奈何红颜薄命,病逝于二八芳龄。因其双亲几乎月月都会烧下巨额纸钱,所以在仙山之中,她依旧过的光鲜。

鬼方赤命冷哼一声,继续打扫,将眼前来客视为空气。富贵千金捂帕轻笑:“赤王不必吃醋,奴家可不敢对赑先生有非分之想,来此也是为了一桩生意。只恐下人怠慢了二位,奴家才亲自前来。冒昧来访,还请赤王宽容。”

鬼方赤命被富贵千金点破心中情愫,慌乱之余又有些得意。哼,有自知自明是好事!他从桌上一跃而下,对富贵千金昂首道:“三贝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富贵千金轻蹙蛾眉,说出话语却带了几分调笑意味:“啊,几月不见,原来赤王已同赑先生互通心意了么?不过,纵然赤王同赑先生情谊非常,这生意往来之事,还须得奴家当面与赑先生商量才好。”

鬼方赤命见富贵千金神色由戏谑转为严肃,顿了顿,将扫帚放好,抬腿就往厨房走去:“既如此,我便去请下三贝。”

鬼方赤命刚踏进厨房门口,就看见陌生人将一碗面塞到赑风隼手中,于是疾步向前,轻喝:“你是什么人!”

赑风隼伸手按住鬼方赤命,免得他冲动之下将拐来的劳力揍一顿,然后将碗筷转手塞进他手中,牵着将人按坐在长凳上:“尝尝味道如何。”

风入寻见鬼方赤命闻言,看向他的眼神越发不善,心里头嘀咕:早知这人对赑先生有爱慕之心,不然就冲这杀气腾腾的眼神,可不得吓坏我么。

原来风入寻在仙山流浪之际,曾偶遇二人。那时鬼方赤命一路别别扭扭地晃着赑风隼的手,一会儿“三贝,吾,吾对不起你”,一会儿“三贝,吾已将《斩龙曲》的结局改写,你可要听一听”,过会儿又是“三贝,吾是做梦么,你原谅吾了”,被赑风隼一指头堵唇后涨红了脸,浑身上下散发着欢愉的气息,因受伤不得不躲在草丛中避开流氓地痞追踪的风入寻连忙捂住了眼睛。

至于后来再遇,恰是二人锁门离去,寻亲访友。风入寻便暂时栖身,没想到意外赶走了不入流的地痞之辈。今日听见响动,原想悄悄离去,但旧伤未愈,新伤又添,反露了行迹。心念陡转,干脆现了身,欲请二人收留。不过就目前看来,自己留是留下来了,难免要受着无妄之灾。

风入寻自觉端了自己那份面出了厨房,留给二人空间。待一碗面尽数入腹后,瞥见鬼方赤命与赑风隼携手离去,眼角不由抽搐。

而见到鬼方赤命与赑风隼携手而来,富贵千金握帕的力度大了几分,笑容也越发灿烂。被赑风隼一个眼神提醒,才稍稍收敛几分:“真是感人的友情呀!”

赑风隼自然听懂富贵千金话中暧昧,将手从鬼方赤命掌中抽离,故作热情地迎上去:“原来是好友来访,数月不见,好友越发光彩照人。”

“呵呵呵呵……赑先生说笑了!”富贵千金被冷冷的眼刀盯得直竖寒毛,后腿几步,连珠炮般将自己来意说明:“奴家有几位闺友爱戏,自来仙山之后写了不少戏本子。奈何仙山之中并无大家,奴家特来邀请赑先生与赤王出山,以偿闺友心愿。自然不会让赑先生白跑一趟,厚礼之后便送上。奴家突然想起家中还有要事,请。”

直到富贵千金一溜烟跑出院子,才后怕地拍拍胸:“真真是吓死人,这醋劲儿可要命呐!”

评论(3)

热度(47)

  1. 退LO燕如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