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苏端】当小清新遭遇泥石流(12)

【让我们来换个地图一起浪一浪】

【有句名言说得好,距离产生美】

【觊觎师妹的大尾巴狼已经上线】

【你获得了自动绑定的话唠挂件】

45

紫胤真人出关了,第一件事就是让自己的剑灵红玉去叫陵越过来,打算问问百里屠苏最近的情况。

红玉领命去见陵越,先去后山看看他在不在。看到陵端和百里屠苏拿着木剑在对打,陵越在一边目带欣慰之色,不由得睁大了眼。

她不过就是和主人闭了一个月的关,怎么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捕捉到一丝不详的气息,红玉凝眉,不好!

“大师兄,屠苏煞气发作了!”陵端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用嘴扯开瓶塞,等陵越制住百里屠苏后,举着瓶子就往他嘴里怼药。

几个呼吸后,赤红从百里屠苏的双眸中褪去,他收起剑,面容有点扭曲:“……我讨厌榴莲。”

陵端把被百里屠苏砍断的木剑往储物袋里一扔:“再砍断几把,就能给李大娘送柴火了。”

“陵越?”红玉迈步上前,目光落在那瓶子上,“这是什么药?”

想她的主人煞费苦心,也只能勉强压制煞气一段时日,如今不过是小小一颗丹药,就能让煞气发作的百里屠苏恢复神智,也不知这般珍贵的丹药是何人所赠,又是如何会在陵端手中。

“红玉姐,只是清心丹而已。”陵端想了想自己还有一堆上万瓶几万颗标志着“红玉专用”的清心丹,就摸出一个盒子,“这个给你。”

“诶?”红玉求助的目光投向陵越,陵越顺手把木盒塞进了红玉手中,微笑:“您就收下吧,不过是零嘴而已。”

百里屠苏有点羡慕,红玉姐的那份可都是各种美味,哪像给他的,全都是稀奇古怪的味道。

这是赤果果的性别歧视!

[红玉]打了一个喷嚏,[紫胤真人]道:“必有人背后念叨。”

“我猜,是屠苏又吃到了他最讨厌的榴莲味。”[红玉]连忙吞下一颗蜜桃味的清心丹压惊,“真可怜,天天被折磨。”

[陵端]笑眯眯对[百里屠苏]说:“今天你一个人睡,嗯?”

[百里屠苏]沉默了许久,才吐出几个字:“我讨厌榴莲!”

[陵端]拍他的肩膀,“加油,只有几千颗了,不能浪费。”

[百里屠苏]现在很想和陵端穿越过的那个网游的策划聊一聊,这种坑爹的设定真的太坑爹了好不!为什么不能让它安静地做一个单纯不做作的只有丹药味的清心丹!

46

“师姐?”探亲回来的玄褚发现山门的阶梯上站着包袱款款的芙蕖时,惊讶地差点滚下山。

芙蕖想到了另外一个宁直不弯的[玄褚],少了几分羞囧,对变得拘束的青年展开笑颜:“玄褚师弟,我想下山去玩,你能帮我领路吗?”

“啊?……可是掌教那儿……”玄褚犹豫,但是看到垂着头的芙蕖,又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好吧,师姐想去哪儿玩?”

“你家。”芙蕖淡定地吐出一句,玄褚这下真的从山阶上滚了下去。

玄褚满脑子都是“我要完”的念头,他怎么可以把师姐领到家去!要是被他那个混不吝的爹误会了怎么办!刚被朝廷整顿停业的老爹正好在家闲得发慌开始兼职媒公事业了他会说?

但是为什么内心还有点小期盼小欣喜呢?

“……”看到芙蕖留信,被气到的涵素真人抖着手,对着自己越发省心的徒弟说道:“陵端,芙蕖心思单纯,为师实在不放心。”

陵端眼前一亮,信誓旦旦:“师尊放心,我一定会找到芙蕖师妹!”

涵素真人无比欣慰,陵端现在是越来越有担当了。不过,如果他知道陵端打算趁机翘上一个月的假,就不会如此想了。

47

芙蕖一路行侠仗义,留下了许多英雄事迹,让陵端找起来分外方便。等他一路追到琴川后,才终于逮住了芙蕖和玄褚二人。

“二……二师兄!”玄褚下意识地挡在芙蕖身前,被陵端的目光扫过,一阵阵发怵。

“二师兄,你也下山来啦!”芙蕖咬掉一颗山楂,吐出果核包好。

在嘈杂的背景音中,陵端抬手往后一推剑鞘,“咚”的一声,有个人大呼小叫地从搓衣板上掉了下来,表演了花式滚圈。

“哎哟……我的腰!”

玄褚默默地拉起作死的小伙伴,关切一番:“兰生,没受伤吧?”

方兰生站好,拍去衣服上的灰尘,给了玄褚一肘子:“哇,他们是你的师兄师姐?”

“师妹,我们还是换个安全点的地方说话吧,街上太危险了。”陵端如是说。

“秋哥儿,你家不就在附近吗?”方兰生故意提高了声音。

冯老爷听见老管家说方少爷和大少爷带着两位仙师到府上了,连忙吩咐好好招待,乐颠颠地跑到客厅,刚瞅见玄褚就开口:“儿子,仙人呢?”

玄褚憋气,感情我在天墉城修了几年的仙,都是白费呀!不过他还是乖乖地介绍了陵端和芙蕖,连连给老爹使眼色。

冯老爷唬了一跳,那男的仙师看蠢儿子的眼神他可熟悉了,当年他娶老婆的时候,大舅子就是用这种眼神看他的。

不过,能拐到这么漂亮的媳妇儿,也算是长本事了!他可要做一个实力助攻的好爹,帮助儿子早起追到人。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