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苏端】当小清新遭遇泥石流(11)

【小虐一把,为以后的he努力´∀`港真我只想无脑傻白甜,为什么要做那么多sad的设定_(:з」∠)_】

【芙蕖今日日常两米八,天墉萌物就是她】

【心疼芙蕖,夹带私货】

44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越端居然开始发糖了!

[芙蕖]内心的小人在旋转跳跃空中翻滚三周半后完美着地,和她控住不住露出的痴汉笑相反的,是百里少侠黑成锅底的脸色。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以后会是三人行的状态,可这边自己还没追到人呢,那边陵端就开始向大师兄投怀送抱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芙蕖]一点也不奇怪冷面木头忽然OOC成怨夫浪子——这就不得不提到之前[陵端]赠给[陵越]的一样叫做“烂柯”的法宝。

古有柴夫拾柴,路遇二人对弈,驻足观完一局,才发现柴火已烂,回乡后沧田变桑海,而亲朋早已落入轮回。“烂柯”一名正是取自此处,只因一入法宝中,纵然里面度过千年,出来时仍然是原来的时刻。

她虽然不知道百里屠苏在“烂柯”里呆了多久,但是被那么多信息冲击后,性格大变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陵越不自在地放下手,陵端后知后觉方才二人的姿势过于亲密,红着脸拉开距离。

“哎呀,芙蕖摔倒了,要二师兄抱抱才起来!”

[芙蕖]实力假摔,伸开双臂无辜地看着陵端,将现场的尴尬气氛冲淡了几分。陵端别扭地拉着她的手,低着头缩在她身后,扯扯衣角,把手里的篮子摇了摇:“师妹,这些糕点送给你。”

两道目光同时落在[芙蕖]的身上,后者恍若未觉,抓着陵端往回走:“说起来我还没去见见肇临他们呢,二师兄陪我一起去呗?”

“好好好!”陵端点头如捣蒜,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

“大师兄,那我们就先走啦!”[芙蕖]给了百里屠苏一个“你懂的”的眼神,拉着手足无措的陵端离开了。

直到看不见二人身影,百里屠苏才对陵越说:“大师兄,我们谈谈?”

45

肇临掐了自己一把,疼痛让他明白自己现在看到的一幕并不是因为自己在做梦。

芙蕖今日吃错药了?平时不都对二师兄爱答不理的吗?

还有,在百里屠苏面前,二师兄像个小媳妇儿就算了,毕竟百里屠苏武力值本来就比二师兄高,这些年欺负不成反被娃的经历也让肇临习惯了。但是芙蕖一介女流,平时也安安静静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肇临想了半天,都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才合适。

“哟,肇临!”[芙蕖]冲他挥了挥手,“一起吃不?”

肇临瞬间觉得[芙蕖]的身影变得高大起来,眼里闪烁着激动的光,回答声铿锵有力:“吃!”

陵端仍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天啊这世界是怎么了!百里屠苏那个臭小子吃错药也就算了,连正直的大师兄也变得奇怪起来了!要是芙蕖回来了,不会也变了吧?不,不能这样!可是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阻止……心好累,不如还是闭关算了!

46

“二师兄,我想回去了。”芙蕖眼睛有点微红,这里虽然好,可毕竟不是她的世界。

“那师兄送你回去。”[陵端]抽出一根帕子,塞到芙蕖手里,“以后若有机会,再来这边看看师兄。”

“嗯,如果可以,我一定会来的!还有……”芙蕖抬头,满是真挚,“我希望二师兄你能真正地开心。”

[陵端]并没有在芙蕖面前刻意收敛自己与百里屠苏还有陵越的相处,一副浪荡公子的作风。芙蕖却察觉到了[陵端]深埋内心的阴郁,她越是和他相处,就越觉得他开始像天边的云,怎么也抓不住。

“我不知道二师兄讲的那些事有几分真几分假,可是,我知道,他们都很关心你。我想,这里的‘我’也应该希望二师兄你能幸福。”

[陵端]只觉得一股酸涩充斥鼻中,压住泪意:“师兄知道,让你担心了。”

“二师兄,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大师兄的。可能是我一直都在天墉城,接触的人太少。我应该多下山,遇见很多人,走过许多地方。”

芙蕖憧憬的目光让[陵端]分外难受,他想了想,终于想到一本很适合芙蕖的功法,从仙府的藏书阁里取了出来,递给芙蕖。

“那,这本功法你拿着,好好练。手中有剑,心定无畏,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和事。”

芙蕖珍重地收好玉简,疑惑:“我听晴雪说,来这儿的人,都是时候到了就自己回去了的,师兄要怎么让我回去呢?”

[陵端]终于露出笑容:“这个么,师兄自有办法。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

芙蕖见[陵端]捏了几个法诀后,眼前渐渐变得模糊,但在彻底看不清他的面容之前,将那声“对不起”听得分明。

芙蕖不觉自己泪流满面,默默地想,我希望所有人都活着,不要再经历那么多悲欢离合。

师兄你给了我一个机会,所以不必向我道歉啊。

我现在,真的真的,没有喜欢大师兄了。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