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苏端】当小清新遭遇泥石流(10)

【渐渐开始有空的本lo主回来放飞自我啦!突然发现越端对手戏有点少,回来撒撒糖!】

39

“二师兄,你说的都是真的?”芙蕖扭着衣角,被[陵端]轻描淡写的叙述弄的心神不宁。

[陵端]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诡异地有种慈父般的关怀:“师妹不用担心,有师兄在。”

芙蕖看看眼前这个堪称端方如玉的[陵端],再想想自己那边作天作地的小霸王,心中不由羡慕起这边的[芙蕖]来。

“二师兄,你送我那么多法宝,真是太珍贵了。”

[陵端]摆手:“师妹不必惶恐,对我来说,这些只是九牛一毛,毕竟你师兄是拥有一个仙家洞府的人。”

[陵端]回忆起自己在网游里大杀四方的峥嵘岁月,深深感叹,一个好的网游,必然是一个充满爽点的网游,哪怕经常被吐槽是那种“屠龙宝刀,点击就送”的无脑游戏。

轻轻松松攒下惊人财富的[陵端]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少财产,哪怕他从回来之后一直都在分门别类。

感谢穿越大神的眷顾![陵端]默念。

“而且,很多法宝是你那边必然用的上的,你就安心拿着,就当替师兄攒福运。”

芙蕖总算是松了口气,欢喜地摸着清雅的绣囊,想到自己也是个有储物袋的人了,高兴地眼睛都眯成了月牙。

[陵端]也笑了,看到这样单纯的芙蕖,他亦是欣喜,看来那边的情形还不算坏。

40

学习使我快乐。

陵端在日复一日的潜心修炼后,终于突破《太上诀》第一层,只觉得体内那种滞重感瞬间消失,有一种特别想上天的冲动。

于是他出门,轻轻松松跳上屋顶,看着蔚蓝如洗的天空,清啸一声。吐出一口浊气后,他才发现屋顶上还有一个人。

“师……师……师尊!”陵·结巴·端脚下一滑,身体一歪,眼见得就要摔落,说时迟那时快,涵素真人连踏几步,提溜住陵端领口,将他拎回来。

这么蠢的徒弟……涵素真人有种淡淡的忧桑。

“师尊,你怎么在屋顶啊?”陵端整理好衣服,选择性地忘了刚才的糗样。

“我听肇临他们说,这段时日你一直在修炼,如今看来有所小成。只是练功非一时之功,你身为天墉城二弟子,莫忘了还有责任。”

陵端一拍手掌:“师尊,是不是那几个兔崽子趁我没在,闹腾了?”

“那倒不是,只是无人约束,诸弟子便有些散漫。”涵素真人冲陵端点头,随后便是一道亮光,霎时屋顶只剩下了陵端一人。

“哦豁。”此时陵端嘴角的微笑若是让肇临他们见了,定会吓得连滚带爬。

“师弟们真是不乖啊。”

41

“陵端。”陵越叫住正准备让师弟们感受来自二师兄火热般“爱的关怀”的陵端,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

陵端之前见了陵越,就如同老鼠见了猫,现在倒是一点都不心虚:“大师兄,有事?”

陵越想问,你这些天怎么都没去食堂吃饭,但是想了想要是他直接问这个问题显得有些突兀,只好婉转地道:“我之前练习辟谷之术,觉得自己修为仍是浅薄。”

“喔?”陵端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但是他一点都不饿呀。难不成……这《太上诀》还包带辟谷?

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食堂的饭菜一向清淡,可有的吃总比没得吃好啊!

陵越被陵端蓦然间委屈的样子戳到了心中软处,思忖:陵端如今奋发练功,我倒是不能泼他冷水。

“这时分食堂里已没有饭菜,我今日刚从山下归来,带了糕点,你且吃一点垫垫饥。”

42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芙蕖]以葛优瘫的姿势霸占了一张沙发,揉着肚子哭唧唧。

“大师兄怎么还没回来?”

风晴雪眨巴着眼,小心翼翼:“我听说,大师兄是个特别难接近的人。”

“那只是因为他暖的不是你。”[芙蕖]觉得心累,看见粘着百里屠苏的风晴雪一阵阵别扭。

虽然这个不是自己cp,可谁叫脸一样呢?冷不丁有种被百里屠苏NTR的感觉,科科。

“喔,那大师兄一定对你挺好咯?”风晴雪试图走迂回路线,探查韩云溪的线索。

“是挺好的,但是没有对端师兄那般好。我现在有种不详的预感,我是吃不到那些东西了。”

风晴雪一脸懵逼,诶,可她得到的消息里,陵越和陵端关系不大好啊?

43

“大师兄,我吃不下了。”陵端勉强塞了个绿豆糕放进嘴里,就着水嚼了几下咽了下去。

“你还只吃了一块。”陵越又选了块糕点过去,严肃脸:“再吃一点。”

陵端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大师兄,我是真吃不下,没有骗你!”

“可是……”陵越满是不信,直到陵端说道:“大师兄,之前那个人给了我一本极好的功法,我现在其实已经辟谷了。”

陵越有些可惜:“你以后岂不是没口福了?”

“是啊,我想想都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陵端郁闷,不自觉蹭到陵越身边,抬眼:“大师兄,你要学《太上诀》吗?那样你也能学会辟谷了。”

二人的衣角叠在一起,细微的风声在他们耳边略过。陵越对上那双仍有些惋惜神色的双眼,目光落在那润泽的双唇上,喉咙发紧。

陵端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忍不住抿了抿唇,轻声:“大师兄不练就算了,反正大师兄天纵之姿,我是怎么都超不过大师兄的。”

“《太上诀》很厉害,你好好练,以后,没准我的修为还不如你呢。”

“大师兄和他交过手了?他很厉害?”陵端追问,左手因为急切按在了陵越的腿上。

“你也会那么厉害的。”陵越努力不让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腿上,可心脏却开始加快跳动。

“大师兄,我还是第一次听见你这么鼓励我诶!”陵端眉飞色舞,几乎要将自己侧进陵越怀里。

陵越连忙扶好陵端,后面幽幽传来一句:“你们在干什么?”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