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苏端】当小清新遭遇泥石流(9)

36

欧阳少恭一脸懵逼地看着[芙蕖]从一个精美的小袋子里掏出一个苹果大小的发光的珠子。

“你说让我直接咽下去?这么大颗?”

[芙蕖]理所当然:“放心吧,这对你的灵魂有好处。而且我还有好多,给你一颗也不算奢侈。凝魂珠对我来说,并不珍贵。”

陵端看着欧阳少恭阴晴不定的脸色,哼了一声:“爱吃不吃,不吃拉倒。”

欧阳少恭苦笑,他这辈子还没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吧……不过,眼前这个[芙蕖]手中的凝魂珠,初拿出来就令他因千年渡魂产生的疼痛减轻不少,若真的吃下去,想必很快自己就不用日夜担心魂魄离散,或许也可以过上平常的日子。

[芙蕖]把凝魂珠丢给欧阳少恭,后者慌忙接住,在热烈期盼的目光中努力张嘴吞下珠子。出乎他的意料,凝魂珠入口即化,一股暖流瞬间流遍四肢百骸,附在灵魂上的痛楚不断消融。

“咚——”自由落体的欧阳少恭和青石板来了个亲密接触,然而沉入无边梦乡的他只皱了皱眉,再无其他反应。

“二师兄,你想说啥?”[芙蕖]双手背在身后,悄悄掏出另外一颗凝魂珠。

“小师妹看起来也是个有钱人……芙蕖!”陵端没想到说句话的功夫,自己就被迫吞了一颗凝魂珠,一头栽倒,临昏之际似乎看见[芙蕖]露出谜之笑容。

百里屠苏将陵端扶住倒在自己肩上,冲[芙蕖]绽开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多谢师姐相助!”

[芙蕖]摆摆手:“要不是看在这里的大师兄宁直不弯的份上,我才不会自拆西皮呢。”

百里屠苏摇摇头:“我看大师兄只是还不明白自己心思,不然不会一直想着分开我和二师兄。”

[芙蕖]好奇地问:“你的性格变得也挺彻底啊,大写的ooc。大师兄还挺厉害呀,没呆几天就带弯一个。”

听到这句话,百里屠苏不由想起了被大污师支配的恐惧。然而已经进化成腹黑包的木头少侠淡定地给予燃烧八卦之火的师姐一个王之蔑视,随后一气呵成地抱起陵端,耍着轻功跑远了。

“啊~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师弟叛逆,伤透我的心~”[芙蕖]忧桑地哼起了歌。

“你怎么来了?那芙蕖不是……”

这时恰好路过的陵越看着倒地不起的欧阳少恭,疑惑地看向[芙蕖]。

歌声有毒,只有那边的师妹才能掌控。陵越有点头疼,他已经可以想到今后的天墉有多么的鸡飞狗跳了。

37

[百里屠苏]最近是个移动炸药包,一点就炸,所以[天墉城]弟子们恨不得远远地绕开他,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准备回去继承老爹青楼事业的弟子玄褚面对山门前拗出“思想者”造型的百里屠苏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更让他崩溃的是百里屠苏接下来的一句话:“你觉得端师兄喜欢芙蕖师姐吗?”

“呵呵呵呵呵……”玄褚干笑一阵,芙蕖师姐不是一向致力于撮合你和二师兄吗?比起谈情说爱,她貌似更喜欢看男男搅基呢。

“百里师兄,在下还有家事,就不打扰师兄了。”

玄褚疯狂地迈步,想要迈向自由的国度,但是衣领被人扯住,任他百般挣扎,依旧停在原地。

“天墉城第三百六十九条门规,凡私自离山逾月不归者,杖二十。”[百里屠苏]将玄褚放下,状似无意地提醒了一句。

玄褚又是一阵干笑,默默地退后了一步,眼中闪光。

“其实,我觉得吧,芙蕖师姐最近的确挺喜欢和二师兄在一起的,二师兄看上去也挺乐意。”

破罐子破摔的作死少年无所谓地看向浑身上下充满“我很不爽”气息的百里师兄,新一波嘴炮攻击准备发射。

“我想起来了,二师兄以前,最喜欢的就是芙蕖师姐了。”

“天凉了,是时候让污妖王重现江湖了。”

玄褚懵逼地看着百里屠苏面色深沉地转身离开了。

这山……他是下还是不下呢?

38

[风晴雪]恍然大悟:“怪不得上次我约芙蕖讨论不可描述的时候,她羞得满脸通红。我还以为是她脑补过度不能自控呢。”

[百里屠苏]叹了一口气:“师兄他,对师姐很不同啊。”

“他们可是青梅竹马嘛,不管是哪边的芙蕖。”[风晴雪]笑意盈盈,观之可亲。

然后,她又道:“你自己也知道,陵端百般纵容芙蕖,是心中有愧。”

芙蕖心悦陵越,可陵越却与陵端在一起。

“芙蕖她,不曾怪过陵端,反而祝福他。但是陵端,自己过不去心结。”

[风晴雪]呷下一口热茶,对上百里屠苏有些闪躲的目光,释然一笑:“我喜欢的是韩云溪,当然,现在更喜欢芙蕖这个笨丫头。”

百里屠苏沉默了一会儿,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目光看着[风晴雪]:“老司机开车这么久,居然还是单身狗?”

[风晴雪]微笑着捏碎手中的茶杯,和蔼可亲:“百里少侠,刚才我暂时性失聪了,你说了什么,再讲一遍?”

[百里屠苏]很怂地提溜起吃的开心的阿翔跑路了。

“晴雪,我想到锅上还炖着汤,先走一步!”

阿翔倒栽葱悬在空中,深沉脸。

主人真是致力于作死事业不动摇呢!我的鸟生一片黑暗……

————————————————————

芙蕖师妹萌萌哒![陵端]和陵端都这么觉得!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