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苏端】当小清新遭遇泥石流(8)

31

欧阳少恭慢悠悠地吃着饭,不时地用复杂的目光瞥向一直专注盯着陵端的百里屠苏,那火辣的目光看得他这个千年老魂都觉得肉麻。

是不是我重生的姿势不对?

这些日子他明里暗里地试探,发现陵端还是那个陵端,百里屠苏除了突然开始亲近陵端,陵越除了千方百计阻止他们俩亲近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然而后两点就是最大的异常。欧阳少恭感受着食堂里四个人之间的修罗场,笑眯眯,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肇临兴高采烈地吃着陵端夹给他的菜,对百里屠苏的眼刀视而不见,心里暗道:百里屠苏,你也有今天!想追求二师兄,还得过我们这一关呢!

之前是个怂逼的肇临怎么突然间变了态度呢?还得从前天说起。那时他正练完剑打算回去休息,就被百里屠苏堵在半道上了。

被百里屠苏逼问二师兄喜欢什么的肇临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我是谁我要去哪里”的哲学思考中,然后黑面少侠抓着他的肩膀晃了几下。

“百里屠苏,你在干什么!”

喜闻乐见的,路过的二师兄误会百里屠苏在找茬,用“我不听我不听”的姿态忽视了百里屠苏想要解释的表情,拉着肇临走开。

肇临回头就看见百里屠苏垂着头可怜兮兮的样子,散发着被误解的委屈。

一物降一物。肇临抖抖胸,拽紧了陵端的胳膊,谄媚:“二师兄,你太厉害了!”

然后从那天开始,仗着陵端偏爱的肇临就开始作天作地——当然,他也把控着度,谁知道百里屠苏会不会被他刺激大了,干出什么危险的事。

陵端把碗中不爱吃的菜都挑给肇临后,无意识地进食,想到[陵越]给他的《太上诀》,果然是仙家宝典,他才练了几日,功力便有所进益。

摸了摸指上的储物戒,陵端深感另一个自己的壕气冲天。听[陵越]说,这些都是那人随意给的,并不值钱,可是哪一样不是令人垂涎的宝贝呢?光是一本《太上诀》,便可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搅乱众多修仙门派。

不知是怎样的奇遇,才会有如此之多的宝物。

陵端心驰神往,一个念头悄悄在心中种下。

我亦当仗剑游历九州,于万丈红尘中修行己身,而不是困守天墉,为诸多杂事所累。

陵越心神一恍,将那股莫名的念头压下。他怎会突然觉得,陵端好似要远去呢?

百里屠苏默不作声地给阿翔喂肉,苦恼。上次把二师兄逗过头,真惹他生气了。怎么办?

32

“你说让他练了《太上诀》?”

[陵端]思忖了一会儿,“又是一场好戏。”

“你我不是也练的这部功法?”[陵越]替他剥好龙眼,喂他吃下一颗。

[陵端]将果核吐出,咽下果肉:“这是部好功法。”

他看着[陵越]俊美的面容,双眸里满是对他的绵绵情意,心中微恸,那句“太上分两道,却异途同归,成则铸仙身,断七情六欲”再也说不出口。

罢罢罢,他以一己之私,将光风霁月的天墉第一人坠入无边欲海,本就对他不住。只待双修圆满,共成仙身后,再论其他吧。

33

芙蕖挑灯夜读,一双眼睛红肿,抽泣着翻过一页,终于到了《天墉旧事》的结局。

[登仙台上,那人一身素衣翩飞,天地间灵气朝他涌来,令他更添风骨。

望着台下伏拜的诸位弟子,他不由自主将目光锁定那一人,蓦然咽下一丝哽咽。

“时至今日,我方知情爱一事,可惜时不我待。”

“脱凡体,铸仙身,享无尽寿命。断七情,除六欲,再无喜无悲。”

“终是负了你一片深情,幸好已有人伴你左右。”

霎时间风起云涌,金柱从天而降,裹住登仙台。等恢复平静时,原本阶前跪着的青年扣住身边人的手指低声安慰:“二师兄,我藏了你最爱吃的桂花糕,待会去吃,嗯?”

迎着光,青年的面容映入眼中,一声叹息过后,十指相扣。

“我忽然不爱吃了,倒是想喝你酿的梅子酒。”

“好,那我今日就和二师兄一醉方休。”

“好啊,一醉方休。”]

芙蕖“嘤”了一声,哭成了大花猫。她一手用手帕擦泪,一手捂着心口,抽抽搭搭好一会,猛地一拍桌子。

“我一定要让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34

同一时间,另一世界,[芙蕖]拍下玉佩,冲在座诸位师兄弟发誓:“我一定会让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玉佩发光了,DUANG的一下,冒出一阵呛人的烟雾。

“咳咳咳咳,夭寿啦,烟里有毒!”

表演欲旺盛的师兄弟们扑腾着用各种妖娆的姿势扑街,闪瞎了纯良少女的眼睛。

我是谁,我在哪?

哲学少女抓紧手中的《天墉旧事》,迷茫无比。

35

“二~师~兄~”[芙蕖]三步并做两步窜到陵端身后,双手按住他的肩膀,猴儿似的趴在了他的身上。

“胡,胡闹,师妹快下来!”陵端简直要给这位小祖宗跪下了,男女授受不亲啊!

“二师兄太偏心,只对这边的芙蕖好,我也是你的小师妹呀!”[芙蕖]鼓着张包子脸,一脸不开森。

我并不想要一个窜天猴似的师妹!陵端手足无措,只好软声劝哄:“师妹你难得来一趟,不如见见这边的师尊?”

“唔,二师兄,我们来打个赌,你猜他会不会像你一样,第一眼就看出我不是这儿的芙蕖?”

[芙蕖]在[陵端]的说书中,了解到很多方面,例如穿越,例如重生。所以在刚出门遇见陵端,按照往常习惯,一个猛虎扑食式飞过去打招呼,却被后者惊恐避开的时候,就明白自己被穿越大神砸选中了。

当然,怂萌怂萌的二师兄很快就勾起了[芙蕖]体内的洪荒之力,于是她一个扫堂腿绊倒陵端,趁机搂着陵端的腰转了一圈,以一个完美的姿势结尾。

虽然立马被恼羞成怒的陵端追着跑遍了天墉,但是她一路欢快地笑着奔跑在天墉城的青石板上,深深地为自己点了个赞,觉得特别值。

“不逗你了,”[芙蕖]从陵端背上跳下来,拽着他的袖子,“二师兄,带我去见欧阳少恭。”

————————————————————————

一个忙成狗的我,如何自割腿肉QAQ

评论(2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