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ALL端]劫(2)


待芙蕖告别陵越与百里屠苏,返回时恰好遇上提着餐盒准备离开的陵端。

“二师兄,你这是……”芙蕖见他从自己父亲的房间里出来,心中了然,可还是疑惑。陵端与她父亲感情向来深厚,不可能不知道他父亲早已辟谷多年,怎么今日还提着餐盒送过来?

陵端冲芙蕖点点头,也不解释,只道:“师尊方才还在问你在何处呢。你来的正好,赶紧去见师尊,看看他有什么吩咐。”

芙蕖微微皱眉,心中更是嘀咕:二师兄真是太奇怪了!

“芙蕖,你还在想什么呢?”陵端伸出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等芙蕖重新把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后,又补了一句:“我看,师尊应该是想要抽查你的功课,这段日子你没落下吧?我还要去还碗筷,先走一步。”

芙蕖自小至今哪里见过陵端这般模样,那个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在她身边刷存在感的人现在竟然用一种平淡的眼神看她。虽然有时候会气愤陵端的不知趣,可真变成如今这副不在意的模样,她又心生委屈。

“二师兄,我是不是做错什么,惹你生气了?”芙蕖期期艾艾地问。

陵端摇摇头,疑惑道:“芙蕖,你这是问的什么傻问题,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我宠你还来不及呢。你可是我唯一的师妹啊!我要是对你不好,岂不是辜负了师尊?”

“可是……”芙蕖想说,最近你对我态度变得冷淡了,可看看陵端一副“师妹别闹了”的样子,撅嘴转身匆匆跑向涵素真人的房间。

她非要磨的得她爹将二师兄变回去不可!

“小师妹这是怎么了?”陵端思忖了一会儿,刚才所言并没有不对的地方,便将这一茬丢开,径自去食堂还东西去了。

涵素真人被芙蕖那声委屈的“爹”喊的颤了颤,难得见芙蕖这般委屈的样儿,不由问道:“芙蕖,是哪个弟子欺负了你?”

芙蕖跺了跺脚,气呼呼:“爹,你真不管二师兄了?”

涵素真人微怔,反问道:“端儿如今这般不是挺好?你平时可没少和我抱怨他不待见百里屠苏呢。还说他像个粘人精,缠得你头都要大了。”

“可是,我更怕他被幻境影响,变得不像他了。爹,二师兄他真的很不对劲啊,我倒宁愿他还是以前那样。”芙蕖摇着涵素真人的手臂,一脸恳求。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不知端儿在幻境里到底遭遇了什么,只能慢慢观察,以便从蛛丝马迹中推断源头,这才能对症下药啊。”涵素真人叹了一口气,他又何尝不心疼陵端?陵端变化表面看上去是往好的方向走,既不再欺负百里屠苏,交恶于紫胤真人,又友爱同门,尊敬师长,可一身执念太过,容易生出心魔,从而撼动道基。

陵端还完碗筷,同厨房李姑姑闲聊了一会儿,提着剑想去僻静的地方练剑,遇上正和一堆弟子吹嘘的肇临。

“你们可不知道,二师兄的厨艺那是一个顶呱呱,青菜豆腐都能给你做出肉味来。我特别想那一道小鸡炖蘑菇,虽然我只喝了汤……”

上去轻轻揪了揪肇临的耳朵,陵端失笑:“好啊,怪不得师尊说汤少了许多呢,原来是进了你的肚子。”

“二师兄!”肇临顺势在他掌心蹭了蹭,乖巧无比:“可那味儿真是太香了啊!我们这天墉城常年吃素的,难得有点荤味儿,可不就控制不住了嘛。而且我就喝了那么一点点……”

“二师兄,你可不能太偏心啊,我们也要吃!”其余师弟蠢蠢欲动。

陵端的目光扫过他们,轻道:“只要你们今日认真练剑,没有偷懒,我便让采买的师叔从山下带食材上来,给你们做上一顿。可要是谁想蒙混过关的,那可就对不住了。”

师弟们纷纷点头,一脸坚定:“二师兄,你放心吧,我们一定好好练!为了好吃的!”

陵端无语,摆摆手走开了。他转了个弯去寻负责采购的黎平,拜托他下山时另外采购自己所需要的食材。黎平连连答应,心中还算着买些零嘴带给陵端。

他在老一辈的弟子中不太出彩,一生资质有限,比不得涵素真人和紫胤真人,不过是守着个管事的职位度日。若不是从小陵端老往他这边跑,装了满嘴的甜言蜜语让他从山下带零嘴,才让他的地位借势抬高了几分,否则那些个天墉弟子,哪里看得起一个碌碌无为的老头呢。

不冲这个,单是看在看着陵端长大的份上,他就甘愿对陵端多照顾几分。

听说山下的衣服又出了新款式,他得去看看。黎平将陵端上下打量了一遍,估算尺寸,心中有了大概,盘算着再给陵端买上几身私服。

他无儿无女,可就指望着操心陵端相关的事儿找些慰藉了。哼,长老又怎么样,陵端能长得这么壮实,还不是我的功劳!一帮仙人,不沾人间烟火的,哪里知道人间的好处!

——————————————————————
最近只能用忙成狗来形容……国庆原本打算更文,然而依旧各种杂事缠身( ´◔‸◔`)。挣扎着起来发一篇,天墉城团宠陵端上线。
此文的主旨“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所以后期放飞什么的,都是本作者的锅。

评论(29)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