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一八/越端]天墉城连网记[7]


张启霆和齐昊明接到《欢乐时分》的通告,导演十分痛快地给他们放了假,决定先把其他人的戏份先提上来拍。

尹丽月对着张启霆看了会儿,然后笑弯了一双眼:“里要控计里计几,不要太热情。”

张启霆咧开了嘴:“里心里明明不似怎么想的喔,里应该很想看到窝和昊明有火发!”

尹丽月正经脸:“胡说,我不是这样的人。”

齐昊明从张启霆背后飘过:“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尹丽月故作好奇:“我在想,这次他们会怎么折腾你们?每一个上这节目的明星都会被整的很惨诶!”

齐昊明被她这么一说,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守着齐昊明微博的明芯们心里头也是咯噔一下,纷纷留言表达忧心。张启霆的微博下,吕皇们谈笑间指点风云,出谋划策。其中不乏披马甲的天墉城弟子隔岸观火,当真是热闹无比。

等到节目开拍那天,整个现场几乎被漂亮美丽的女孩子们包圆了,让台上的三个主持人纷纷感叹这个看脸追星的年代对国家计划生育做出的伟大贡献。

主持人中唯一的女性关笑非是个御姐,一身红裙配着今天的妆容,气场全开。她拿着台卡晃了晃:“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宗旨就是不让嘉宾好过,连上次我的本命韩少城来了,我都没放水,虽然事后担心的不得了,我的本命会不会把我从粉丝列表里把我拉黑。这次来的两个帅哥现在红的很,整天霸屏,我呢,就控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了。”

微胖的罗门挤眉弄眼:“你们带好急救速心丸了吗?可别被接下来的大场面吓住喔!”

瘦高少年李君扶了扶眼睛,冷冷吐槽:“有一种粉,叫爱到深处自然黑,也许偶像更惨,她们就越开心呢?”

粉丝们高声大喊:“手下留情啊!”

“我们都知道,老九门剧组的张佛爷和齐八爷曾经一同出演过一部仙侠剧的师兄弟,”关笑非一个wink,“我好奇,戏里面不对头的师兄弟在戏外到底是个什么相处模式呢?不知道佛爷和八爷愿意不愿意透露那么一点点?”

张启霆本来正和齐昊明咬耳朵,关笑非突然cue他,他还没回过神,被齐昊明轻轻推了一把,然后两个人先后上了台。

“其丝窝和昊明私底下关系很好的啊,窝的好多话音都似他帮窝纠正的。所以因为这样,每次和昊明对戏,窝都好紧张,像要交作业的学森。”张启霆露出标志性的咧嘴笑,看起来有几分可爱。

罗门用朗诵调抑扬顿挫地描述道:“大家想一想,师兄弟反目成仇那一段,两个人刀剑相向,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这时候,师弟说,从今以后,我们恩断义绝。师兄震惊地大喊,里在缩森么,里丝窝撕弟,一被子都丝!师弟冷漠说,师兄你还是太天真。师兄沉痛回应,撕弟,有森么丝不楞好好缩呢,非要搞到现在则个地步~”

李君按了一下手中的开关,放出了这段某个神秘人送过来的视频。

因为神秘人的要求,他们三个主持人也没看过,不过因为神秘人描述的现场花絮,也就以为是片场集锦。

凄风冷雨数重寒,一股肃杀迎面而来。粉丝们刚因罗门搞笑的表演笑的肚子痛,看到这段,也觉得充满了反差,满心期待搞笑的花絮。

齐昊明见不对,悄悄凑近张启霆:“你有没有觉得,这视频色调……特别像……”

张启霆点点头,肯定他的猜测,看了看台下满脸期待的粉丝们,暗暗给她们点了蜡。

“呵,道长是要杀我?久闻霄河乃绝世名剑,只是,我这四方也曾斩首无数,今日倒是个好时机,看看你我二人的剑,谁更胜一筹。”

对面的人举剑,眉目冷清:“既如此,请。”

交错的剑光揭开厮杀的序幕,招招致命。全场像是被按了静音键,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观看,连张启霆和齐昊明也不例外。

他们之前拍的剧叫《奇剑》,算来也就一两年前的事。或许其他地方都充满了轻松,这一幕却是让他们吃尽了苦头。

一段酣畅淋漓的打戏是他们要克服的困难之一,但最困难的地方却不在于此,而在于这场戏的情感爆发。

原作者兼导演古美芳那时候正逢失恋打击,怒改剧本,把原来好好的师兄弟久别重逢切磋武艺生生改成了正邪对立不死不休。被迫黑化成邪魔的齐昊明和被迫冷酷无情的张启霆一遍遍地演这段剧情,演到后来,每一招每一式都像练过千遍万遍一样,不需要可以放慢动作也可以流畅地用出。

剑刃插入胸膛的闷响在淅沥的雨声中几不可闻,伴随着一声幽幽叹息,蓝衣道长接住了倒下的红衣青年,将剑刃捅穿那人躯体。

“师弟,你安心投胎吧。”

“师兄,你倒是学会了狠心……咳咳……我走了……”

蓝衣道长搂着冰冷的尸体,抽出霄河,滴落的血珠被雨水冲刷,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洁净。

“师弟,你的血,终于变红了。”

“我很高兴。”

“随我回去吧。”

这一段并没有放出,剧中是师弟终于在师兄的帮助下克服心魔,回归正途,但是古美芳一直觉得这版才是她心中最好的结局。因为她除了是原作者之外,还是导演,不能让自己初次执导的电视剧因为自己被光电砍掉,还是拍了大团圆结局。

黑幕后,现场的粉丝们多泣不成声,坚强不哭的也红了眼眶。

关笑非也没想到神秘人给的这一段居然如此悲伤,不过她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出声搅乱了现场凝滞的气氛:“古导真是捅的一把好刀,要不是今天这一段,还显不出剧里师兄弟的甜呢!”

罗门机灵地接上话:“相爱相杀这个梗可是经久不衰的,剧里已经如此苦逼,剧外的话,两位是不是要友好地相处呢?”

齐昊明苦笑着抱拳:“我呐,胆小,不比佛爷百无禁忌,这您有想法,还得我们佛爷出马。”

“八爷你更有才,不比自谦。”张启霆拍拍齐昊明的肩膀。

“让我看看,李君默默地搬来了两个袋子,你们猜是干什么用的?”

罗门一路小跑拆开袋子,露出一截,底下眼尖的粉丝看了,忍不住喊:“是弟子服!”

张启霆过去扒开袋子,笑眯眯地抽出一套弟子服,对齐昊明歪了歪头:“这是泥的衣胡呢!”

齐昊明看了看左脸写着阴谋右脸写着诡计的主持人们,乖乖地过去拆开了另一个袋子,不出所料,是属于张启霆的那套。

“我听说你们在拍这个戏的时候很默契,所以经常一条过。在这里,我想考验一下两位。”

关笑非本来就高,今天又特意踩了高跟鞋,笑眯眯地拿着两条黑布过来,飞快地替场中的二人系上,勾起几分不怀好意:“第一个考验,就是你们互相替对方穿衣,越齐整越好,因为这一场的分数影响到下一环节的福利哦!”

等两个暂时眼盲的人准备弯腰那衣服时,罗门和李君默契地把桌子往后一抬。张启霆在空中上下摸了半天,迷茫地回头,全场爆笑。齐昊明心知主持人绝对不会让他们顺利地穿上弟子服,凭着记忆里的方向扑过去,双臂一抱,将张启霆抱了个满怀。

“呃,对不起,是我记错人了……”齐昊明刚要退开,却被张启霆揽住腰不放,贴近耳边的热气让他不由心跳加快。

“昊明,还记得古导演让我们演的那一段吗?”

齐昊明低声回一句:“当然,所以这次考验很轻松,不是吗?”

“不,我的意思是,要装作不熟练,实际上又很有默契。”

古美芳很较真,也是唯美派的领头人。你可以说她的剧狗血,也可以说她的剧没意思,却唯独不能说她的剧不好看。这个好看,不是指剧情,而是指感觉。鉴于她是深度颜控,她的剧里,连龙套的颜值都要高于其他剧组,而每每因此让观众倾爱。这也造成了无数新人想去古导剧组出演龙套角色的热潮,毕竟不是没个导演都像古导一样,连龙套也要过目资料的。

但即便是古美芳这样看脸的人,也对演技要求非常严格。如果你至始至终都是个花瓶,那么对不起,很快就会有别的人顶上你的位置,长得好看的又不止你一个人。所以籍籍无名的龙套们也是要花心思去揣摩人物的,一场剧结束,大部分的人都会有所收获。

《奇剑》初期有一段剧情,是初入人世的师兄弟被卷入江湖仇杀之中,因为之前被师尊嘱咐修道人不得多沾俗尘因果,未对那些阴鄙小人下死手,反被迎面撒了令人致盲的药粉。

而那个被追杀的主角颜天正在杀了十几人后,将师兄弟推到了悬崖下,他自己也纵身跃下,用手中的墨渊劈下藤条,将二人束住,数次将墨渊插入崖壁中,减轻下坠的落势,最后实在是没了力气,三人从离地百米处坠下。

等三人苏醒过来,就到了巫族部落。主角颜天正自然是负责和巫王的女儿巫姒谈情说爱的戏份,而师兄弟因为其修道人的身份被巫族排斥,虽在颜天正的周旋之下未被刻意针对,但仍是免不了处处受制。

虽然这一段剧情出来的时候观众都吐槽说主角光环开的太大,武力值居然比从小修道的师兄弟还强,而且和原著里差的太多,但古美芳发了一条微博后,这些吐槽就渐渐变少了。

“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我就是爱这样的戏码,不服来打我啊!——朕就是这样的美少女V”

哦,再介绍一下,古美芳除了是个深度颜控之外,还是个网瘾女青年,最是接地气。

张启霆先转了这一条,表示这都是导演满满的套路,齐昊明复转了张启霆的这条,也表示这明明就是导演替他们俩加戏。两个人的配合让一部分愤怒的粉丝平静下来,虽然仍然有黑子潜伏其中挑拨是非,也没翻出什么大浪。

等第三集的出来,吕皇和明芯们才知道,张启霆和齐昊明说古导偏爱他们而加戏的说法是真的。原著里师兄弟并没有眼盲,只是受了轻伤,因为巫族的针对还有不愿颜天正在两方之间为难,很快就离开了巫族部落。剧中二人却是因为眼盲,不得不暂时留在部落中治伤。

巫姒一心想挽留颜天正,自然迟迟不肯拿出族中妙药。颜天正身负血海深仇,报仇心切,却不能就此丢下有恩于他的师兄弟,也只得耐心和巫姒相处。在二人感情渐入佳境时,被众人排斥的师兄弟则相互照顾。

为了符合人物暂时性眼盲这一设定,古美芳愣是添加了巫姒给二人绑上黑漆漆的药布这一情节,而不是让演员演出眼盲的戏份。

所以那一个月,张启霆和齐昊明在剧场真的是各种磕磕碰碰,在瞎子的前提下还要保持人设,内心几乎是崩溃的。男主和女主的戏份都演的差不多了,这两人还在熟悉房间摆设。经费在燃烧,但是古导不急,其他人也都来凑热闹,围观二人的苦逼日常。

师兄弟在巫族部落的戏份在迟滞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后终于完美落幕,张启霆和齐昊明摘下黑布的时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古美芳也不止一次在微博说这场戏,不过都是用幸灾乐祸的口气,吊人胃口的同时也在宣传这二人的敬业。所以等第三集出来的时候,颜天正这个男主的光芒反而黯淡了不少,不少人直言他们就是冲着师兄弟去看的。

《奇剑》经过光电审核,并没有什么过线的地方,放出来的剧情和送审的版本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但是深知古美芳宅腐属性的网民可知道,男女主的爱情主线根本是闹着玩的,支线才是重点。

于是从第三集一直到第六集,吃瓜群众们就被塞了一嘴的狗粮。什么师兄弟同进同出啦,什么师兄弟互相心疼啦,什么师兄弟相互擦药啦,什么师兄弟帮忙束发啦,什么师兄弟一直穿的是对方的衣服却没人提醒啦,种种暧昧让屏幕前的cp粉们狼血沸腾。

对了,擦药那一段,古美芳是特地加上的。不单单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也是为了让大众知道,这两个演员受的苦,虽然大家更认为她是欣赏美好的肉体。

当然,这一段素材成为师兄弟cp向视频里必备的船戏镜头,都不用cp粉靠其他借用的镜头脑补师兄弟,官方就憋了个大的。

红烛,火苗,轻罗帐。清辉,窗影,人成双。擦药时,双方都不愿对方听到自己的痛呼,表情隐忍,双手紧贴肌肤游走,白玉似的软膏被一点点抹平,因为上药而贴近的身躯几乎要靠在一起,伴随着师兄弟之间的拌嘴,真真是醉倒了剧外的一帮狼女。

网友们:《奇剑》官方,你这是要搞大事情啊!

评论(1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