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ALL端]劫[1]


警告:本文有越端/苏端/涵端/肇端/芙端一锅炖,狗血一大盆,恶意满满,后期有全员黑化,雷者绕道。

我才不说因为最近[作伥]和[小清新&泥石流]没灵感,想给人捅刀了呢(๑•̀ㅂ•́)و✧

———————————【准备好了吗】—————————

提要:天墉城弟子到一定时间后,都要去幻境中磨砺心性。本来陵端之前都安然无事,可这次试炼时,被回溯的本魂拉入了日后的一系列事情,一直到本魂眼睁睁看着涵素真人因本魂之死在修炼时走火入魔,以致尸骨无存,打击太大导致他只继承了本魂的执念,出来后拼命要缠着涵素真人,对肇临也更加在意。至于其他人,则被执念影响,变得疏远。而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百里屠苏,则成为本魂封印记忆的导火索。更因为本魂的怨恨,陵端十分抗拒被启封这段惨痛的记忆。

[1]

所有人都觉得陵端很不对劲,包括一直被他针对的百里屠苏,但是涵素真人苦恼一阵后便将此事暂置一边了。

芙蕖期期艾艾地打探涵素真人的打算,知道她爹并不准备做些什么后,转头去找了陵越商量。百里屠苏在一边旁听,面上仍是少有表情,心里头却是有点纠结。

陵越道:“我原以为按陵端的心性,不该被幻境试炼所控,不知道他在幻境里遭受了什么,竟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芙蕖托腮:“虽然说二师兄没出事以前经常针对屠苏,让我有点生气,可现在他不找屠苏麻烦,我还不习惯……”

百里屠苏忍不住出声:“上次我单独遇见他,他好像根本没看见我一样,急匆匆地捧着什么从我身边过去了。”

芙蕖补充:“不过那些师弟也安分下来了,你也清静了不少。”

百里屠苏哑然,没人找他麻烦的确是好事,可近一个月了,其他弟子连一句话都未曾和他讲过,看见他也不再冷嘲热讽,全当他不存在,他便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年幼时还有陵越和芙蕖常常相伴,年岁渐长,陵越身为天墉城的大师兄,变得越来越忙,而芙蕖也因为他话少人闷减了来探望的次数。更何况,他也知道,每次芙蕖来,真正想见的人是谁。

可以说,他脑子里大半的喧闹记忆,全来自于不停找他麻烦的陵端。可最近,却是死一般的寂静,除了陵越和芙蕖,竟只剩下了日月星辰,山色水光,鸟叫虫鸣。

他之前从没有意识到,没有陵端的存在,单纯修炼的日子竟会如此难熬。

“我爹也真是的,一点儿都不着急。明明从小到大,他都更偏心二师兄的。”芙蕖抱怨。

陵越想到了什么,一敲桌子,百里屠苏开口问:“大师兄,你想到了什么?”

陵越疑惑:“你们有没有觉得,陵端他最近一直粘着涵素真人?”

陵端不知三人在后山研究他的不对劲,捧了自己新做的菜肴给涵素真人:“师尊,你就尝一口嘛!”

涵素真人连连摇头:“陵端,为师早已辟谷,凡间吃食对我已无用。”

陵端不说话,只伸出手掌摊在涵素真人面前,上面十几道大大小小的切伤看得涵素真人心疼:“胡闹,你不练剑,却练起菜刀来了?”

“我可没偷懒,有好好练剑的!可我就是想和师尊呆在一块,所以才做了吃食孝敬您嘛!”

“哦?我怎么听说,你经常做东西给肇临吃呢?”涵素真人故意板着脸吓唬自己的徒弟。

“嗨,师尊您何必吃醋呢?我这手艺总得练起来啊,总不能一开始就端过来给您吃吧?那是投毒,我还不想就因为这个被您嫌弃呢。”陵端解释。

“那不是之前?现在你手艺练好了,也不是经常做饭给他吃?”涵素真人继续板脸。

“那,那不是最开始太可怜了,成天的跑茅房……我只是补偿他而已,我最在意的还是师尊您啦!您看,我都恨不得一整天都在您身边呢!”陵端认真的模样让涵素真人收起了那份玩笑的心思,心中轻叹。

他这徒儿,从试炼的幻境里出来后,就成天围着他转,对陵越和芙蕖的情分竟是一下子淡了许多。更严重的,是完全将百里屠苏的存在从自己的世界里抹去。

这不是陵端突然开了窍,用这种法子折磨百里屠苏,而是被某种力量硬生生的引导他忘记了百里屠苏,现在就是百里屠苏站在陵端面前,他也看不见。

还有,这段日子,陵端同他几乎是形影不离,他虽是不会因此训责,可难免有些头疼。肇临那小子不觉有异,反而四处炫耀陵端待他极好,他却清楚,一步错了,陵端便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这段时间试探下来,他终于摸到了一点门道。陵端的心劫,在于他,在于肇临,并且还同陵越,芙蕖和百里屠苏有关。就是不知道,为何自己和肇临会让陵端变成今天这副患得患失的样子了。

他和肇临一向待陵端亲厚,看来,问题的源头还是出在芙蕖和紫胤的两个徒弟身上。

“师尊,你真的不吃吗?这次我做的好用心的,您好歹吃一口尝尝味,也不算让我白费了这一番心意呀。”

涵素真人执了双筷:“真是拿你没办法。”

陵端往他身侧一坐,抱着涵素真人的左臂,笑意满满:“那是因为,师尊疼我呀!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的。”

涵素真人失笑,若不是有他做靠山,岂能让这不省心的捣蛋鬼在天墉城里横行霸道?

评论(33)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