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苏端]当小清新撞上泥石流[5]

19

当肇临看到两个师弟绑了阿翔说是要煮了给二师兄吃了消消气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他十分机智地下了个决定,二师兄和百里屠苏的事他还是不要掺和了。他一直以为二师兄是看百里屠苏不顺眼,原来这只不过是他们在打♂情♂骂♂俏♂。

二师兄,你骗得我们好苦啊!

“什么!阿翔被他们抓走了?”百里屠苏看了芙蕖,又看了看[陵越],有点慌张。

“是啊,大师兄,你快去阻止他们吧!屠苏不能离开后山,只能拜托你了。”芙蕖焦急地说。

[陵越]本想安静当个吃瓜群众,但是既然有热闹可凑,他也不介意搅混水。

“我们一起去吧。”

领着芙蕖和百里屠苏来到天墉的厨房,三人就看到陵端正在教训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我不是都说了,别去招惹百里屠苏吗?你们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二师兄,可是,百里屠苏居然那么对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两个单纯的师弟只是控诉百里屠苏对他们敬爱的二师兄爱理不理的态度,但是听在陵端和肇临的耳里,就变了意味。

肇临首先发现了门口堵着的三个人,默默地往角落一站。百里屠苏也就算了,为什么大师兄的笑容也让他瘆得慌?

肇临想,等等,我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陵越]给了百里屠苏一肘子,低声道:“既然他们都说看不惯你那么对二师弟,你就上去好好让他们看清楚呗。”

天赐良机啊!他最爱看无辜群众被闪瞎眼的戏码了。

被绑着不停蹬腿惨叫的阿翔看到百里屠苏,叫得更起劲了,陵端听着心烦,拿着四方一挥,划断了绳子。

芙蕖惊叫一声:“二师兄,小心!”

阿翔得了自由,扑腾着就往陵端面上出爪。陵端听到芙蕖的声音下意识地往后一看,看到迷之微笑的[陵越]和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百里屠苏,愣住了,也就没注意到阿翔的动作。

“阿翔!”百里屠苏略有点斥责,阿翔自小被他养大,自然懂他的意思,委委屈屈地往旁边一飞。

主人,你变了,你以前都很宠爱我的!这次居然为了我们的敌人吼我!你再也不是那个爱我如命的主人了!

陵端把两个师弟往身后一拉,尴尬地看向百里屠苏:“百里......师弟,这是一个误会。”

两个师弟一看,他们的锅怎么能让二师兄背呢?冲上去就想怼百里屠苏,被察觉到他们意图的陵端死死护住,低骂一声:“你们再这样,我就当没你们这两个师弟!”

“二师兄!”两师弟眼泪汪汪,满是要被抛弃的不安。

百里屠苏想到陵越说的,那边的天墉城里,陵端总是各种撩人,后宫庞大,再看看这边这个无意识间撩人而不自知的二师兄,心里有点不开心。

为什么,你从来就没有这样爱护过我呢?明明,我也是你的师弟啊!

“可是,阿翔的确是他们绑了,还想煮了给二师兄你吃的,不是吗?二师兄。”百里屠苏一字一顿地说道。

旁观的肇临嗅嗅鼻子,妈呀,好重的一股醋味。

“那你想怎么样?他们少年心性,你要是生气,冲着我来便是,反正,他们是我的师弟,我这个做师兄的,本该护着他们。”陵端冷冷地和百里屠苏对视。

芙蕖拉拉[陵越]衣袖:“大师兄,你快上去阻止啊!”

[陵越]抽回袖口,对芙蕖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笑道:“稍安勿躁,小师妹,屠苏不会打陵端的......”

芙蕖瞪大了眼看着百里屠苏冲了上去,急得跺脚:“大师兄,你别说胡话了,屠苏他......啊!他他他.....”

“冷静点,小师妹,不就是百里亲了二师弟嘛,干嘛大惊小怪的,要淡定。”[陵越]欣慰一笑,果然是个好苗子,这不,这行动力那真是杠杠的。

不就是个鬼啊!芙蕖觉得自己今天是不是没睡醒,才会遇到这么奇怪的事。

肇临看到两个师弟目瞪口呆的样子,摇摇头,哎,你们现在的样子就是之前的我。

温软的舌头尽管在尽力抗拒入侵,但是没了齿关的拦阻,又如何能防御凶猛的进攻呢?一时间陵端竟不知如何是好,眼中慢慢蒙上一层水光。

百里屠苏,你真是欺人太甚。

他不去细想,为何自己心里只有被当众亲吻的慌张,却没有对百里屠苏孟浪之举的厌恶。

“二师兄......二师兄!”百里屠苏抱着陵端,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他的肩窝里,多年来被陵端针对的委屈漫上心头。眼泪浸透了陵端肩头的那一片布料,灼热地让陵端不由心神恍惚。

“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呢?”百里屠苏闷闷的声音在离耳朵不远的地方传了过来,不断圈紧的双臂让陵端抬手想要推开百里屠苏,可看到对方通红的眼,他停住了。

“我没有......是你先不理我的。”那一刻,他的理智被那双眼中满满的伤感蛊惑,无意吐露心声。

“是我错了,二师兄,我再也不会这样了。”百里屠苏欢喜地用力抱紧陵端,原来那位真的没有欺骗他。

一向看他不顺眼的二师兄只是在用错误的方式引起他的注意力,都怪他太过迟钝,没能看清二师兄真正的心意。

芙蕖觉得自己要疯了,反手掐了自己一把,疼地直咧嘴。肇临凑到她身边:“师姐,别掐了,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陵越]挑眉,看来天墉城沦陷之日,很快就要来临了。

另一个“我”,这份大礼,还请笑纳。

“哈啾——”突然间打了个喷嚏的陵越摸摸鼻子,心里头那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开口问:“师尊,还没找到换回去的办法吗?”

[紫胤真人]摇摇头,劝他:“此乃机缘,你也无须太过执着 ,安心待在这儿便是,短则数日,迟则一月,总是能回去的。之前也不是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无一不是两方安好。”

[百里屠苏]也在一边附和:“对啊,大师兄,你就当我们这儿放假散心嘛,那边有我师兄在呢,别的我不敢说,但是处理天墉事务的能力,他肯定是比你强的。”

是啊,不强的话就没时间和这里的陵端腻在一起了。陵越暗暗吐槽,我宁愿自己多操心一点,也不愿意他在天墉城兴风作浪啊。

“大师兄,你就算现在回去了,又能怎么样呢?那二人积怨已久,凭你是解决不了了。不是我看轻你,只是你这性格,着实不是能调节矛盾的样子。毕竟,你可不是我那只偏宠我的师兄,那人心里有怨,你不知,只一次次护着你那师弟。我想,很多事,你是冤枉了他的,他却不曾反驳,一力替那些师弟担下。”

原本靠着柱子的[陵端]慢慢向陵越走进,眉目间满是冷漠。陵越被他用带了冷意的目光一扫,心里头堵得厉害。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傻,以为这样就可避免师弟们对你有不满,却不知这样更让师弟们疏远你。若我没有机缘,想来也不过是像他一样,满腔赤忱,换来一个无望结局罢了。他是我,却也不像我,没我这般潇洒恣意,没我这么......不在乎你。”

[百里屠苏]伸手,被[陵端]打开,他冲他摇摇头:“屠苏,我心情不好,你这几日莫要在我眼前出现了吧。”

说罢,[陵端]往门外走去,[百里屠苏]只站在原地,望着他离开。

陵越看到他二人这般,不由愧疚,刚想说点什么,[百里屠苏]笑着安抚他:“大师兄,莫要愧疚,端师兄只是找个借口,让我这几天不要爬他的床而已。”

[紫胤真人]在旁边应道:“陵越,他二人感情深厚,偶有口角,亦是情趣,你且不必挂心。”

陵越不言,只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我想回天墉,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了,宁愿看二师弟怼屠苏。

 

评论(16)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