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苏端】当小清新撞上泥石流[4]

15

谈话完毕,涵素真人咂咂嘴,瞅着这个陵越不顺眼了。

看在这张脸的份上他才勉强接见了一回,不过从旁敲侧击中发现他并不是宠端狂魔,热情就和烟似的,一吹就散。

被赶出来的陵越迷茫,刚刚不是还相谈甚欢吗?怎么突然涵素真人就冷着脸赶人了呢?

“陵越?”

陵越看去,是这边的师尊,仍是那副超然出尘的模样,心里头松了一口气。

然而,他图样图森破,[紫胤真人]开口就问:“你是不是和陵端吵架了?”

刚出关的紫胤真人路过八卦的天墉弟子边,听了几耳朵“大师兄的异常”,忧心,急匆匆找人打算开导开导。

“师尊……我不是这边的陵越。”

[紫胤真人]听了,将他打量了一遍:“我就说怎么怪得很………真是有点怀念陵越还正直的年代啊!”

陵越的心,咯噔一声,暗道,二师弟,绝对不要被同化呀!要继续针对屠苏!

师兄经受不起打击了。

16

百里屠苏被科普了很多,大污师露出迷之微笑:“加油,百里,我看好你,把你的二师兄拿下!”

不能只有他一个尝到白菜被拱的滋味,对不住了,这世界的“我”。

百里屠苏没说话,初学者的矜持让他只是默默地下定决心,多去招惹二师兄。

看二师兄炸毛,挺好玩的。

大污师对他投来了热忱的目光,这是个好苗子,他得细心培养。

远处的陵端差点平地摔,在肇临他们担心的目光中恨恨咬牙:“百里屠苏!”

狗腿子们觉得,百里屠苏这次真是躺枪,不过,既然他们的老大都发声了,他们又怎么能当没听见呢?于是你一言我一语地准备去找麻烦。

陵端正打算这段日子躲着[陵越]和百里屠苏呢,坚定地拒绝了狗腿们的提议,并告诫他们都离[陵越]和百里屠苏远点。

狗腿们面面相觑,二师兄已经霸道到吃他们这帮师弟的醋了吗?

二师兄似乎忘了,他们根本不爱粘着大师兄啊!

17

命运就是爱出其不意——陵端还是没能躲过百里屠苏,前脚刚被罚进书阁抄书,后脚就看见百里屠苏抱着书出来,幽幽的目光黏在他身上。

“我想你是误会了——是我们俩在一张床上睡你……”

百里屠苏被瞪了,但他更关心陵端红透了的耳根,上前:“二师兄,你要找哪本?”

“谁,谁让你叫二师兄!”陵端结巴。

百里屠苏一向把他当不存在似的,今天这么礼貌他还觉得不对劲了。

“大师兄说的,我这才知道,之前二师兄一直在和我闹别扭。是屠苏错了,拒绝了二师兄的好意。”

“什么大师兄啊,我才不承认他是!”

陵端气急败坏,手里的书哗啦啦掉了一地。他连忙弯腰去捡,慌乱中碰到了来帮忙的屠苏的手,像碰到了烫铁一样往后一仰。

屠苏本想拉他一把,但是身体却违背意识压了上去,恍惚中只注意那张不停说话的嘴唇。

肇临偷偷摸摸地带了食盒过来,准备给陵端献贡,啊呸,是给二师兄带温暖。他来的路上听说百里屠苏也在书阁,脚底生风打算过来帮陵端一起怼人,但他现在开始怀疑人生。

他看到,他平日里威风凛凛的二师兄被死对头百里屠苏压在地上搂着亲嘴,而二师兄并没有反抗的动作。

他带着食盒踮着脚退开了,悄悄地去,正如他悄悄地来。

门口守卫的弟子瞅了他一眼,嘀咕:”怎么和看见天塌了似的?”

18

“所以感觉怎么样?”大污师看到百里屠苏脸上顶了个鲜红的掌印回来,心里头敞亮。

“还不赖。”百里屠苏回味了一下,诚实地回答。

“看样子脾气还挺大,带劲儿。你该出手就出手,追人就得厚脸皮。”

[陵越]感叹,万万没想到,这边的白菜这么快就要被拱了,真是后生可畏。

他伸手在储物袋里掏了掏,扔下一套书,拍拍百里屠苏的肩:“纸上得来,不如实际操作。看好你哦!”

百里屠苏瞥了一下,书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什么提示。但看到[陵越]戏谑的表情,他下意识地觉得这套书不是那么正经。

“年轻人,好好学习,你会感谢我的。”[陵越]语重心长,识趣地离开了百里屠苏的屋子。

与此同时,另一端的陵越突然打了个寒颤。

评论(8)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