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苏端]当小清新撞上泥石流[3]

11

张大佛爷摔了一只杯子,把正啃苹果的齐八爷吓了一跳。

“哎哟喂,佛爷,你这是怎么了?”

张大佛爷开口:“妈的,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

齐八爷噎着了,好好的佛爷,怎么就变得一惊一乍的。

张大佛爷伸手在齐八爷背后一拍,把那苹果块从齐八爷的喉咙里拍出来。

齐八爷咳了一阵,问:“该不会是那边吧?”

张大佛爷想起了他生命不能承受的画面,骂了一声“草”,抱着齐八爷就往卧室跑。

张副官刚开门,又关门,抱着文件转身。

12

百里屠苏路过,看见陵端在刻苦练功。

折腰,旋身,点足,凌空。

也许是他的错觉,竟觉得这样的二师兄很吸引人。

于是等陵端不小心用力过度要摔了的时候,他上去搭了把手,揽着他的腰,防止他跌倒。

[陵越]看到这一幕,想起了自家白菜被提前拱了的悲伤,上前把陵端从百里屠苏怀里拽到了自己怀里。

“大师兄?”百里屠苏疑惑,为什么大师兄看他的眼神充满了不善?

“百里师弟看起来很闲啊?”[陵越]眼中带刀。

陵端低头,掩住眼中的疑虑。

你到底是谁?

13

[陵越]回答:“我不是你的大师兄,不过,我却也有个百里师弟的。”

陵端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如此诚实,不打自招。

“除了样子,你一点都不像我的端师弟,我看到你就更想他了。”

陵端眨眨眼,推开[陵越]:“你们很熟?”

百里屠苏也好奇,毕竟百里师弟和端师弟听起来就差了好多。

“熟,非常熟,”[陵越]淡定地说,“天天我们仨睡一块,能不熟吗?”

陵端看向百里屠苏,撇嘴:“我是绝不可能和百里屠苏待一个屋的。”

[陵越]笑眯眯地加了一句:“我想,你是误会了。”

陵端和百里屠苏同步疑惑脸。

“是我们俩在一张床上睡你。”

那天,百里屠苏见识到了陵端红着脸落荒而逃的样子,好可爱。

“百里,我看你很有天分,和我学开车吧。”

百里屠苏没有拒绝。

14

陵越觉得短短几天,他就已经心力憔悴了。

看到这边这个每天浪的飞起的[陵端],他就感到焦躁。

我那纯真的二师弟千万不要被带坏啊!

涵素真人给他倒了一杯茶:“既来之则安之,没什么大不了的。”

陵越摇头:“那是我师弟。”

“陵端这样不是很好嘛?”涵素真人不赞同。

不好,一点都不好。习惯了每天针对百里屠苏的陵端,他实在不能适应动不动就来个法式热吻的两个师弟。

辣眼睛。

评论(19)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