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苏端]当小清新撞上泥石流[2]

为了方便区分,泥石流世界的角色全部用[xx]
警告,极度OOC,慎入!慎入!

7

抓紧时机干完早上那进行到一半的炮,[百里屠苏]抱着腿软的[陵端]往回走,路过装做看风景的陵越身边。

“大师兄,真是好久不见你这么正人君子的样子了,我还挺不习惯。”

陵端揉着腰哼哼,睨他一眼:“别瞎逼逼行不,东西都流到我腿上了。大师兄,这天墉你也熟的,我们就不招待你了。”

“我这不是昨晚没搞够,早上又憋狠了了嘛。多是多了点……”

陵越僵成了一根木头,大白天的你们就开车也是心大,没看见这儿还有个喘气的处男吗?

二师弟,师兄好想你!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

8

“陵端!”

[陵越]虽然对这边不开窍的小处端不感兴趣,但一想到因为互换身体而少了很多福利,就难免想给这边的自己添点麻烦了。

陵端捂住了自己的屁股,磨磨蹭蹭地来到[陵越]面前,小心翼翼:“大师兄,什么事啊?”

啧,这清纯劲儿他看着就别扭。

[陵越]想起自己没堕落前也是差不多德行,就深深地感到自己该干件大事。

“我教你一套剑法,是我自创的。”

虽然这套剑法只有他的陵端才能舞出诱惑来。

不过,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是吗?

9

陵越在食堂外听壁角,越听脸越黑。

“二师兄今天居然能起的了床,难得啊难得。”

“说的好像二师兄长在床上了一样。”

“从他们三个在一起后,二师兄就算没长在床上,那也差不了多少。”

“还好我闪的快,不然每天都要辣眼睛——我可不想被牵连……”

陵越听出来了,这是肇临的声音。

“百里屠苏下手黑我是有心里准备的,但大师兄也……这日子没法过了!明明我是二师兄亲口封的得力小助手啊!”

“吃醋的男人真可怕,眼中满天墉都是他们的情敌。”

“说的好像你们就不喜欢二师兄一样。”

一直耿直地在吐槽的不知名弟子全程冷漠脸。

天墉套路深,他想回京城。

科科,他一个直男,不应该在这基基复基基的地方,明天他就下山继承老爹的青楼事业!

10

“腰再往下塌一点儿,手往上抬!”

[陵越]拿了竹条给陵端纠正动作,看到那十分僵硬的动作,心里很不满。

一看就不是个能尝试各种新花样的硬骨头,他想自家的那位了。

他对青涩的小处男没有任何性趣,人生苦短,怎么能浪费大好时光替别人调教呢?

“算了,练不成就练不成吧。”

他要找找回去的办法,可不能让[百里屠苏]一直霸着人。

陵端咬牙,大师兄好不容易对他亲和点了,怎么能因为自己骨头硬练不好功又把人气走呢?

刚才看[陵越]示范动作的不自在被他抛开,专心地练起了剑法。

虽然他觉得这剑法看起来怪怪的。

11

[百里屠苏]安置好陵端,出来找陵越。

陵越问:“你早上那个‘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之前也有相似的情况?”

“那可不。上次来了个张大佛爷,一看我和二师兄正办事儿呢,一脚过来差点把我给废了。也怪我,那天正煞气上身呢,弄疼二师兄了,那张大佛爷喊着老八,眼都红了。”

陵越聪明地没有问为什么办事的时候总有多的那个人,问起另一个问题:“那他是怎么回去的?”

“嘿,我们也不清楚,不过从张大佛爷对齐八爷的描述看,十有八九是那个算命的把他带回去了。”

陵越一喜,二师弟也喜欢没事儿摆个阵。

然后又愁,要是被那个人骗了怎么办。

[百里屠苏]安慰他:“放心,我师兄不会对你师弟下手的,他现在不爱清淡那款。”

你这么一说,我反而更担心了啊。

陵越扶额。

12

[陵端]很久之前也不是老司机,但谁叫他找百里屠苏麻烦的时候穿越了呢?

被现代社会的污毒脏了心,他就再也回不去白纸的时候了。

而且他穿越回来的时候,还是之前那个时间段。然后他一个激动,扑倒了百里屠苏,兴奋地扭动并亲了百里屠苏,法式热吻的那种,然后百里师弟就对他举枪致敬了。

出于人道主义,他犹豫了一会儿,就抛开顾忌帮助百里屠苏进行了青春期启蒙,虽然第一次就野战实在是太猛烈了。

没什么润滑剂只能干肛的后果就是他在床上整整躺了半个月。

怪他,脑子一抽,好死不死说什么“师弟,操我,你怕什么”,被压迫多年的小可怜就化身禽兽,从下午干到半夜,从草地转移到他那小破床。

哎,往事不堪回首。

评论(17)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