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作伥[5]


我穿越之前一定是个穷逼,不然现在不会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老道士挥霍钱财。

就因为我爹一句话:“不知为什么,变成鬼之后我就特别想花钱。”

然后,他又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我。

我有罪,居然养不起我爹这么一个大美人。

老道士手一挥,伙计就眉开眼笑地把几十套衣服包了起来,然后我们转战玉石店,他手又挥了挥,又是几百两的支出。

我低声问我爹:“我一直以为修仙之人不会有多少积蓄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那种,种种田养养鸡鸭,然后靠除妖挣钱。但是我看爷爷挺有钱的?简直就是移动的小金库啊!”

我爹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老道士:“我师尊就是棒,自己挣大钱养天墉。”

你怎么知道?老道士明明都没说过!你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或许是我的眼神太激动,我爹深沉地说了句:“这是我的直觉告诉我的。”

“端儿,你看还需要点什么?”老道士故意往我和我爹中间一站。

我用灼热的视线凌迟着他的屁股,脑子里幻想打败老道士的情景。

“师尊,胡尔的衣服首饰也该买一点。虽说……但毕竟我认了她做女儿,合该好好抚养。也只有师尊才能帮我,师尊~”

大男人说撒娇就撒娇,成何体统!我捂着眼,从指缝里看我爹摇着老道士的手,像一只温顺的大型犬。

“好好好,买买买。端儿,你可不要太过溺爱她了,小孩子可不能一直顺着她。”

老道士对我发动了眼神攻击,我摊手耸肩,怕你啊!来啊,来互相伤害啊!

“陵端?”

这个声音……我立马扭头看门口,看到那个眼熟的修仙男被一个蓝衣男拽了进来,修仙男的目光从进来就黏在我爹身上没移动过。

我脑中响起了警铃——我还记得那个和他一起的修仙女,本来还打算认个娘,但是以我的直觉看,这个修仙男绝对是我认娘大业上的一个大阻碍。

有一个每天想作了我的老道士我就觉得日子没法过了,再来一个给我爹添堵的情敌,天辣,我就要活在地狱之中了。

我爹对他点点头,十分客气:“道长好。”

然后我就看见修仙男和蓝衣男脸上也出现了十分复杂的表情。

修仙男十分激动地朝我爹逼近,被老道士喝住:“陵越,不得无礼!”

修仙男马上变回了面瘫,朝老道士抱拳:“见过真人,陵越一时激动……”

我爹一副我就是个吃瓜群众的表情,让老板把刚才看中的东西打包,我乐颠颠地上去帮他拿着:“爹,我来!”

虽然我爹天赋异禀,现在看上去和活人没什么两样,但是毕竟是灵体,是没法拿什么东西的。我心里一直骂老道士败家的原因就是他准备把刚买的东西都烧给我爹,我爹拦都拦不住,不过他似乎也没怎么拦。

这时,我回头瞪修仙男。看什么看,我爹有我这个女儿,关你屁事!再瞪我,我爹也不会丢了我!我可是要立志要养活我爹的!

修仙男又看我爹,我爹用灵压按着我,给他行礼:“原来是陵越道长,小女年幼无知,还望道长不要计较她的失礼。”

“陵端?”修仙男感觉有点委屈。

我爹笑了,满是“我和你不熟”,冲修仙男摇头:“道长怕是认错了人,在下胡不亦,并不是道长口中的陵端。”

我朝老道士挤眉弄眼,老道士回我一个白眼。

我用我的节操起誓,看到修仙男吃瘪,老道士心里肯定很爽。

我也挺爽,修仙男想和我抢爹的注意力?想得美!他这种单纯不做作的人绝对比不过我这种妖艳贱货的!

“哎呀,宝宝摔倒了,要爹爹的抱抱才起来。”

我实力假摔,冲我爹伸开两只手。老道士,修仙男,蓝衣男都在瞪我。我爹弯腰,拿手指滑了滑我的鼻子,宠溺笑:“小调皮蛋儿。”

凉气让我狂躁的脑子冷静下来了,我立马爬起来挽尊。我他妈是傻逼吗?怎么会忘了我爹根本碰不到?

还好我爹机智,替我圆了场子。今天的我,也依旧和我爹默契十足。

评论(1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