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作伥[4]


陵先生说:“我成了伥鬼以后,前尘尽忘,方才见到您时,尽是想要好好孝敬您的念头。”

老道士看起来一脸的复杂,又是欣慰又是心疼,又是释然又是难过。

人类的感情真复杂——当然,要不是我聪慧,又怎么能看懂这么多呢?

“师尊,你看,我如今依附这虎儿,她的修为实在太差,还望师尊想想办法。”

陵先生扯着老道士的袍子,满是忧愁。

我有没有说过,我是个穿越的?虽然我除了记得自己是个穿越者,其他都忘的一干二净,只继承了吐槽的本能。

看到这样的陵先生,尽管我是他的颜粉,可他释放天性是不是太彻底了?这演技真是牛逼啊!

老道士从边上折了一根粗壮的树枝,我感觉不妙,撒腿就跑,但是不论我往哪个方向跑,都只在那棵树周围打转。

“小虎儿,加油,好好练。”陵先生对我招招手,笑容灿烂。

“嘤——陵先生,我还只是个孩子啊!”我哀嚎,却不敢停下。毕竟那老道士对陵先生在意的紧,偏偏陵先生不记事,又因我的原因变作了伥鬼,他定是饶不了我的。只是他不敢在陵先生面前杀我,只能出出气。

我被树枝撵着绕着树跑了一圈又一圈,每次路过谈天论地的二人组都狠狠地翻白眼,直到我最后实在是跑不动了,认命地往老道士脚边一躺:“十八年后,老娘又是一条好汉!”

说完秒睡的我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双手举过头顶,伸了伸懒腰。

等等,双手举过头顶?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穿着虎皮连衣裙的小姑娘。

陵先生双手捏着我的脸,左看看右看看。虽然没毛可炸了,我不还能被激发一层的鸡皮疙瘩吗?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少女啊!

“你便叫胡尔吧。”陵先生拍了拍我的头,“随我姓,我是你爹,胡不亦。”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的梗在我脑海里转了一圈——把陵先生拐到了自家户口本上貌似也不错?

“爹爹诶!”我朝他怀里扑,然后狠狠地以狗啃泥的姿势摔在了地上,就在这时我听到了老道士的嘲笑:“我从未见过如此单蠢之虎。”

哦豁,臭道士,别以为你是我爹的师尊就了不起了,我爹还不是得靠着我活?

然而我并没有胆子正面怼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能动手就不要瞎逼逼,打不过就得好好当孙子。

我跑到湖边去看自己的模样,妞儿爱俏,天经地义。我乐滋滋地欣赏了一会儿,然后捧着脸到我爹面前:“爹,你瞅瞅,我是不是和您有点儿像?”

老道士在一旁哼哼:“一点儿都不像!”

我爹拿手指戳了戳我脸上的酒窝,又让我张嘴:“只有这牙齿太尖利,其余的都似我三分。”

我得意地冲老道士吐舌头:“嘻嘻嘻,爷爷,大人怎么可以说谎呢?会!教!坏!小!孩!子的!哟!”

老道士举起了他手里的树枝,阴恻恻地说:“爷爷请你吃大餐怎么样?”

我在逃,老道士在追我,而我的便宜爹,正在装作四处看风景。

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此时有爹不如无。

评论(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