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作伥[3]

不过,去天墉城之前,我得先学会化形。

不然我要是用真身穿过无数的村庄,不知道会吓死多少人,平增杀孽。

陵先生非常赞同我的想法,并对我增加了训练的强度,每每让我差点累成死虎。

“陵先生啊……为什么你懂得这么多呢?你不是都失忆了吗?”

我整只虎都瘫在地上,像一块黄白相间的烧饼,哀哀怨怨地冲着树荫下瘫着的陵先生吐舌头。陵先生现在已经差不多能凝成实体了,如果不是他一直不能离我太远,不然就这么进入人间,我相信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个鬼。

陵先生真的懂得很多,包括这灵鬼修行之术。不过我曾经旁敲侧击地问了他很多,他对那两个修仙的是一点印象也没有,连话本中那种“心突然一痛”的本能都不曾有过,比喝了孟婆汤忘得还要彻底。

“小老虎,你别想偷懒。”陵先生眼皮都不抬,非常残酷非常冷漠地让我继续吸收日华。

“我热,热得快中暑了。”我还是只动物,你怎么舍得这么虐待我?

陵先生扳着指头数数:“一,二,三……”

老虎不发威,他当我是病猫!我雄赳赳气昂昂地朝湖边走,准备去泅水。

但是,等我看到湖中央站着一个白头发的道士后,就后悔和陵先生怄气了。

老道士朝我招了招手,脸上笑眯眯的,让我惊出一身冷汗。

“小老虎,你和陵端关系不错啊。”

卧槽,陵先生救命啊,有个怪老头要诱拐无知的小妖怪啦!

我嗷嗷叫着朝陵先生那边跑,紧张地都顺拐了。我一点儿都不想被做成火锅!

等我前言不搭后语地和陵先生把方才的一切讲述一遍后,陵先生伸手拍了拍我的头,非常淡定地说要去会会那个老道士。

我被撇下在原地来回转了几十圈,就看到陵先生被老道士牵着手拉到了我面前。

敢情您又遇上一个熟人啦?

我转过身用背影对着陵先生,无声地抗议。

“小老虎,乖,快叫爷爷。”

陵先生飘到我前面,一脸高兴。我沉默,沉默,终于爆发。

“谁是你女儿啊!本大王是你的饲主啊混蛋!”

老道士看起来也是一脸我伙呆的表情,让我心里有了一点安慰。

我现在深深地怀疑,陵先生变成伥鬼之后,不到丢了记忆,连脑子也一块丢了。

接着我就听到老道士悲痛地说了一句:“陵端,你连师尊也不认得了吗?”

咦咦咦?我和陵先生保持同步率,非常默契地盯着老道士。

老道士看起来深受打击,我现在好奇他们之前到底交流了啥,那帅气的老道士没发现陵先生的不对劲吗?

然后我听见了陵先生困惑地回答:“原来……你不是我爹?”

他是不是你爹我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让你直接认了我当你闺女的?

评论(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