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作伥[2]


我是一个有追求的虎妖,所以陵先生跟着我绝对不会是人间成语“为虎作伥”说的那样。害人什么的,对修行不利啊!我可是立志要成仙的!

虽然我吃了陵先生……但是!我也是无奈啊!为了接受祖先的传承,我都饿了一个月了……为了以防万一,陵先生的尸体被我用自带的小世界装着,哪天要因为吃人受到天罚了,我就放出被我好好用灵力保鲜的陵先生。

但是陵先生说我修行太慢了,指望我还不如指望他自己吸收日月精华。对于成了鬼依然在阳光下晃荡的陵先生,我是羡慕的。

这种天之骄子怎么会懂我们修行的难处呢?

不过陵先生的嫌弃我是一点儿不放在心上——每天光是看着他我就觉得体内充满了动力。

这大概就是美色的力量吧!

但是陵先生太严格了,我没过两天就受不了了,都觉得自己受了一大圈。

“你这样是不行的……贪口腹之欲,又懒散,你需要有人监督。”

已经有你这个大魔王了,就不要别人了吧?我在地上翻滚,表示抗议。

陵先生对着远方的天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我们去天墉城。”

啥?我一个弹跳蹦到了树上,四爪牢牢地抓住树干,拼命晃头:“我才不去!”

晃到一半,背上多了一股凉气,回头一看是陵先生坐了过来。

“我总觉得,那是个修行的好地方。”

我沉默,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这是有多么深的执念啊,才会在成了伥鬼以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还记得这个地方。

“去不去?”陵先生侧过头,眼中满是期盼。

“使用美男计是犯规的!”我嗷了一声。

“小老虎,心地最善良了。”陵先生又笑出了虎牙。

我发誓,虎牙和酒窝是世界上最不能抗拒的存在。

“但是我去那里干嘛呢?当吉祥物吗?”

“……是去修行啊,笨丫头。”

陵先生飘起来了,我看着他那身紫色的常服,陷入了沉思。我明明记得,我吃他的时候,他穿的很破烂的啊?

还有,叫我大王!笨丫头这称呼根本不符合本女汉的身份!

我突然想到,如果去天墉城,会不会遇上那两个人呢?
陵先生太可恶了,明明是想去见老朋友,还要说是为我好!

我下意识地忽略了陵先生现在是没记忆的阶段,毕竟在抱怨的时候,那些无关紧要的部分我是不在乎的。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