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作伥

中元节奇怪的脑洞,奇怪的视角写越端,短渣段。

[01]

我今天吃了一个快要饿死的乞丐,虽然看起来穿得破破烂烂,但是意外的干净。

作为一个刚开智不久,又意外有洁癖的虎妖,饿了很久的我对今天的口粮表示非常的满意。

我还是很仁慈的,作为吃荤的妖怪,我愣是等他咽了气才上去,驱赶走秃鹫和野豺,才一口吞了他。毕竟是个修过仙的,血肉都是宝贝,可不能轻易的浪费。

至于为什么我知道乞丐的过去?这乞丐刚踏进林子的时候我就在树上挂着,然后看到两个修仙的和他说话。他们的事情我不管,都不如晒太阳来的重要。

但他都要死了,替我攒点道行也算是积阴德了吧?更何况,我并没有把他的尸体咬的七零八碎的,还好端端地呆在我的腹内。

忘了说了,我不是一般的虎妖,所以脑子里才会有妖兽传承,不然换条老虎上去,这乞丐能有根骨头剩下来就算不错了。

我一点儿也不怕自己惹上麻烦,那两个修仙的,一看就不会有太多时间见乞丐,再说我在现场一点儿血都没留下,根本不担心。

但是第二天我从美梦里醒来的时候,看见我的肚子上躺了昨天的口粮,吓得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夭寿啦,大白天的闹鬼啦!

“你他妈好吵。”昨天的口粮,今天的鬼先生拍了我一掌,一阵阴冷穿透我的肚子。

我撒腿就跑,呼哧呼哧地跑了好久,一回头就看到鬼先生在我后上方飘着。

乱葬岗上飘起绿色的磷火,在他周边聚拢,显得更加阴森。他对我笑笑,我噗通一声瘫在地上:“陵先生,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

别以为妖怪都很凶恶,其中也有热爱和平的存在。我么,虽然是个虎妖,但天生就怂。

“我真是为变成你的伥鬼而感到绝望。”他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狠狠地凌迟我。

“……”我瞪大了一双铜铃大眼,试图撒娇蒙混过关。

“你还吃过谁?”陵先生继续用眼刀对我进行意识上的攻击。

“就陵先生您,其他的都是一群渣渣,吃了反而有碍修行。”我诚实地回答。

陵先生抚摸着我的狗头,呸,虎头,说既然我吃了他,导致他变成伥鬼,就要负责养活他。

我咽下满腔的心酸,从此后决定日夜修炼,用我一身修为来把他供养。

陵先生笑了,露出两了小虎牙,真可爱。

我觉得我沦陷了。虽然还没化身成二八年华的娇俏小娘子,但就算是兽身的状态,也受不了陵先生的一笑。

陵先生,是我的伥,想想都开心哦。而且,看他样子,活着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诶。

这么一说,死了的陵先生生活里只有我啦!

我更加开心了。

【待续】

评论(12)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