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越端/一八】天墉城连网记(5)


百里屠苏从入定中醒来,觉得心潮有点澎湃。曾经他也是个纯洁如白纸的骚年,然而那是因为他对网络的力量一无所知,直到宿命的相遇。

焚寂煞气若是能说话,得幽怨地和正主控诉一句,好端端的天煞孤星,怎么就成了一个宅基腐and网瘾boy。

然而它根本比不过隔壁次元的洪荒之力——人家除了自带挂逼属性之外,还能和妖神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不像它,只能搞破坏,连吱个声都不敢。

百里屠苏才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焚寂煞气已经有了灵识,焚寂煞气也不敢让他知道,它又不是嫌自己命长。

经过信息大爆炸洗礼的百里少侠成功地往芝麻包转型,别人不知道,它心里可是门清。

百里屠苏觉得有点饿了,抖抖衣服就往食堂走。其实他的饭食之前都是陵越负责给他送来的,但等到他莫名变成wifi点后,就坚定地拒绝了大师兄的投喂。

千人憎变成万人迷什么的,不在某人面前炫耀炫耀,岂不是太浪费?

百里屠苏再一次感叹,啊,为什么二师兄没有连网呢!他好想看口是心非的二师兄向他这个邪恶大魔王低头的样子哟。

到了食堂,恰好赶上饭点,百里屠苏看到陵端忍不住扬起的眉毛,把弹幕插件重新加载了起来,开启了版聊模式。

【百里屠苏】:感觉好久没见二师兄了,今天一见,分外欣喜。想来定是我太过思念的缘故,竟觉得已有三秋之久也。

【芙蕖】:屠苏师弟,说人话。

【陵川】:在下先点蜡为敬[蜡烛]x32

【陵正】:我看到大师兄往门后躲了……

【陵清】:卧槽!你们还有心思聊!还不控制二师兄作死啊?

【肇临】:屠苏,二师兄 is watching you。

【百里屠苏】:莫方,本少侠带你飞。对了,你还没交网费,赶明儿交了吧,不然断网没商量。

【芙蕖】: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屠苏!然而我只想说,干的漂亮!还有谁快要欠网费的都赶紧交了啊!

【肇临】:弱弱地问一句,如果是二师兄,屠苏你也要收费吗?

【百里屠苏】:如果是二师兄,我一定免费,还给他设置最高权限。

【陵正】:……屠苏,你太狠了。

【肇临】:噫,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不过屠苏,二师兄之前那么怼你,你都不记仇?

【百里屠苏】:我就是想看他看我不爽又不得不求我的样子ヽ(•̀ω•́ )ゝ

【芙蕖】:不,我拒绝,我只站越端的相爱相杀Σ(・ω・ノ)ノ

【陵清】:你们没发现……我们聊了这么久,二师兄居然都没起来找屠苏的麻烦吗?

【陵川】:我刚才看到二师兄抬头往门口看了一眼,大师兄的袍角被风吹起来了。

【肇临】:怪不得二师兄有种蜜汁沉默=_=

【陵越】:咳咳。

【芙蕖】:好像自从那次被大师兄罚了练剑后,二师兄就开始躲着大师兄了,连带着也躲屠苏。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陵正】:二师兄不是经常被大师兄因为屠苏的缘故被罚吗?他都是变本加厉地从屠苏身上找回来的。

【陵清】:还是说百里屠苏你对二师兄……

【陵川】:……这么一想,屠苏你果然有很大嫌疑!快说,你对二师兄干了什么!

【百里屠苏】:没啥啊,就是上次他怼我的时候,我摸了摸他的小虎牙~

【芙蕖】:你居然摸到了!我都没摸到!虎牙辣么可爱!你犯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jpg

【陵靖】:刚吃完饭,你们聊天的速度太快了,我得一直往前翻_(눈_눈」∠)_

【陵正】:明明是你吃的太投入了,根本无心聊天好不咯。

【陵靖】:天大地大,美食最大……虽然天墉城的食堂饭清淡的让我几乎要去辟谷……对了,我在美食版块上抽到了一个大大的手工蛋糕!估计这几天就能到了!

【肇临】:科科,为了不和我们分享,你居然特地要求做了榴莲蛋糕,真是够拼。

【陵靖】:你们对榴莲有什么不满!榴莲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水果!

【陵清】:你最好不要在我视线范围内吃这个,不然我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

【芙蕖】:屠苏,你干啥去了,怎么潜水这么久?

【百里屠苏】:我刚刚以为自己眼花,翻回去确认了一下……思考.jpg

【芙蕖】:黑人问号脸.jpg

【肇临】:你发现了啥倒是说啊!吞吞吐吐的算什么!!!

【陵越】:屠苏,芙蕖,你们出来一下。

【系统】:您好,您已被请出【天墉八卦群】。

陵端被一叠串的“卧槽”震得耳朵疼,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怒气冲冲:“不吃饭都干啥呢!一个个大白天见了鬼吗?一个个龇牙咧嘴的,像什么样子!”

惹不起大师兄,治不了百里屠苏,我还管不了你们了!陵端又把筷子拿起来,凌厉的目光扫过一圈,独独绕过了百里屠苏和芙蕖,沉声道:“精神头那么好,下午都给我刺一千剑!”

食堂里顿时响起一片哀嚎,百里屠苏和芙蕖对看了一眼,火速地从火山爆发地带离开。

陵端捏紧了筷子,下意识地想摸摸自己的牙,生生忍住了这股冲动。因为被摸了牙落荒而逃的记忆涌上来,被他强制地按了下去。

百里屠苏,你敢戏弄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陵越抱着霄河眺望远方,怀里的霄河对他说:“主人,你看我能干不?一下子就黑进了他们的聊天群,还帮你建了个号!”

陵越不想说话,这世界的画风变换太快,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但是霄河叫了百里屠苏和芙蕖出来,他得勇敢地面对。

霄河继续夸耀:“嘿,还得多谢主人您在打雷的时候还勤奋地练功,叫我和那道雷有了亲密的接触,不然我还不能和主人您用意识交流呢!也不能蹭百里少侠的网到处浪啦!”

“所以……你之前一直都能和他们这般交流了?”

“不不不,我之前是只能看不能发的状态,四方倒是早早地就连了网……但他不怎么在意八卦,和一群名剑们交流心得……好像最近遇上了随展大人外出归来的巨阙……”

他的霄河,有点聒噪啊。陵越听着霄河喋喋不休的话语,转头看向耷拉着头走过来的少年少女,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坦白从宽。”

百里少侠内心的悲伤已逆流成河。

狗日的焚寂煞气,你是不是要上天!明明大师兄是连不了网的!

焚寂煞气:我觉得我已经是股废气了……我他妈还能说什么.jpg

评论(30)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