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一八/启副/副八】三人行(3)

【PART 3】

齐八爷想到自己和张佛爷或许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才能相逢于乱世,并肩走过飘摇风雨。张佛爷对他的纵容是令人沉迷的毒药,只是有些东西,命里无时莫强求。齐八爷想想张副官,再想想自己,人呐,还是难得糊涂,太过清醒反而寂寞。

长沙城中有个传言,说是齐家人有通鬼神之能,事实上,虽然没有这么玄乎,也是差不离。齐家,信命,信天有注定,人不可妄想变局,否则必遭天谴。是以代代传下家规,三不算,只是遇到张佛爷后,齐铁嘴不知多少次犯了忌。

心之所钟,情之所向,万般也不过是“甘愿”一个词而已。痴男怨女今生要是有缘无分,便要许来生,可来生缥缈,饮过了忘川水,走过了奈何桥,前世的种种便如烟消云散,如何笃定下辈子能和这个人白首偕老?

甜也好,苦也罢,个中滋味,当是自个儿知晓。齐八爷早知自己是个仙人独行的命数,待张佛爷遇上了桃花,知道他日后有如花美眷相伴,子孙满堂绕膝,亦是满足。至于他自己,便用这余生踏遍山河,做回自己的老本行。不出意外,再尽自己身为九门中人的本分。

张副官见齐八爷想的认真,一把把他往边上带,躲开慌慌张张骑着自行车往前冲的青年,丁零零的铃声将齐八爷的思绪都拉了回来。

“八爷,想什么呢?连命都不要了?”张副官踉跄了一下,打趣齐八爷,“我怎么感觉您重了一点儿?”

“吃好睡好无要事,自然长膘。”齐八爷索性整个人瘫在张副官身上,笑嘻嘻地看向后者。

“不过八爷这点分量,多长点肉也不打紧,下次要是在斗里遇到了危险,我还是能抱着八爷逃命的。”

齐八爷“诶嘿”一声,正要从张副官身上起开,就听到身后传来响动,回头看是一个穿着碎花衫裙的少女。

“客人是要来鄙馆照相吗?”罗敏将鬓边碎发用手指顺到耳后去,猫眼似的眼睛水灵灵的,带着几许懵懂的天真。

“是啊,姑娘是馆里的人?”张副官收了那一身的威严气势,若是让熟人见了,必要惊讶,原来杀伐果断的张副官还有这么人畜无害的温和面貌。

“那今日不巧,我爹爹和永叔出去游玩,其他伙计也放了假,五伯伯又不懂那西洋玩意儿。”少女欲言又止。

“哦,那就算了。小姑娘,街上乱,你还是待在馆里,莫要随意出门。”张副官本就是顺着罗敏的话头往下讲,拍照对他讲不过是可有可无,但看到齐八爷踱着步子慢悠悠地进了照相的馆子,他也就跟了进去。

八爷这是特意来这儿?张副官狐疑地想到。

“稀客,稀客呀。”堂中站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张副官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站在了齐八爷的身前,一只手按在了藏着的枪套上。只要对方有一个不对,他就会如猛虎出笼,干净利落地把对方解决,这是无数次在生死之间锻炼出来的面对危险时本能的动作。

老头扫视了张副官一眼,随后就将注意力放在了齐八爷身上,倒显得张副官的举动十分多余。

“多年不见,罗爷日子过得逍遥的很呐。今日冒昧来访,还望罗爷海涵。”齐八爷站在张副官身后冲罗爷抱了抱拳,说的认真,眉目间却尽是调侃。

罗敏乖巧地站到了罗爷的身后,心里念叨:五伯伯真是神机妙算,居然真的有客人上门。

罗爷拍了拍罗敏的头,让她去上茶,自己落座,拿起一盏瓷杯掀了盖子,吹了吹袅袅冒起的热气。

齐八爷拉着张副官在一边的围椅上坐下,托了一下玳瑁眼镜:“想必罗爷也清楚我的来意,不知罗爷想要什么?但凡我齐铁嘴能拿的出手的,必不会含糊。”

罗爷细细地品了几口茶,一直等罗敏给张副官和齐八爷也奉了茶,才抬眼看向二人,唇边多了几分笑意。

“我这一条命都是八爷您救的,当初您只说日后再报恩不迟,可不是就指这次?我还怎么好意思问您要东西呢?”

氤氲的热气漫上了齐八爷的眼镜,让张副官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只是看到那惯常带着笑的面上扯出几分赧然来。

“那就多谢罗爷割爱了,事成之后......”

罗爷将瓷盏往桌上一方,摇摇手:“我早已不碰那些东西了,以后也不想碰,将它交给八爷您,也只是为了还恩。您大可不必再为此费心,若真过意不去,不如给敏儿一个练手的机会。敏儿,你不是一直想单独给客人照相么?”

罗敏揪着衣角,红了两颊:“五伯伯,那个大哥哥我也可以拍吗?”

“当然可以啦,你爱怎么拍就怎么拍,齐叔叔保证他会乖乖配合你的。张副官,你说呢?”

齐八爷话音刚落,就被张副官白了一眼,倒是会送人情。不过看到罗敏抛来的渴望眼神,那个“好”字就吐出了口。不就是拍几张照片么?

罗敏笑得更甜了,朝着里屋伸手:“张叔叔,齐叔叔,这边来吧。”

张副官和齐八爷对视一眼,起身迈步跟了过去。哄小姑娘开心,也是一件乐事。

好不容易摆脱了尹新月的张佛爷一回府就对迎过来的小兵吩咐:“去找张副官,让他请八爷过来。”

小兵愣了一下,张佛爷皱眉。看到张佛爷明显心情不好的样子,小兵立马连珠炮似的回答:“副官和八爷都在屋子里头呢!”

奇了怪了,老八居然会自己来府上?还有休息的副官怎么也来了?疑惑在心头转了转,便被他抛在了脑后,大踏步往会客室里走。

他习惯了枪林弹雨,习惯了令行禁止,一遇上尹新月这种娇养的千金小姐,便觉得相处起来实在太累。语气要是稍稍重了一点儿都能惹得她不快,不说话更是让对方火大,好好的一场游园最后竟是不欢而散。

还是和老八、副官待在一起松快。张佛爷想到这儿,听到会客厅里传出八爷“张副官,你真以为我不敢打你”的喊叫,不由就笑了出来。

老八怎么急眼了?这个热闹,他可不能错过。

【有话说:虽然被剧里强行捅刀,我还是按原来设想的剧情走,不过尽量淡化尹小姐的存在感。漫天刀子雨,吃点糖容易嘛?】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