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一八/启副/副八】三人行(2)

【PART 2】

张副官和齐八爷安静地走在喧闹的人群中,目不斜视,那些热闹仿佛和他们俩隔绝了似的。

张副官偏过头打量齐八爷,再次觉得齐八爷这身打扮很是衬他的相貌,斯文里透着独属算子的那份高人范儿。不认识的人见了,只想得到芝兰玉树,端方君子,又怎么想得到齐八爷还有贪生怕死的畏缩样?

他跟着佛爷东征西战,手里头沾上了不少人命,也跟着下过不少斗,经历过数次险境,已练就了一身胆魄,是以对拖佛爷后腿的存在是极为厌恶的。

齐八爷偏偏是个例外。

张副官是个极为正直的人,尽管被感情左右了心思,却不失公允。所以即便是要让他评价身为情敌的齐八爷,他也能客观地说一句,八爷是个有本事的人。

在佛爷声名鹊起之前,齐八爷在长沙城里头就是个极有名望的神算,用一卦千金来形容是丝毫不夸张。有时候光凭有钱还请不得齐八爷开口,非得寻了那等或新奇或珍贵的物事入了齐八爷的眼,才可请动齐八爷。

张副官替初入长沙急待站稳脚跟的张佛爷收集了不少情报,厚厚的暗宗锁了一柜子,其中自然包括了齐八爷在内的,八门的掌权者。

比起其他人家大业大,孤身一人,只凭一张铁嘴行天下的齐八爷很快就被张副官列入可以利用的人选。

一个人的声名若是太盛,那麻烦便不可避免。而怎么样巧妙地利用麻烦去结交齐八爷,不让对方有半点疑心,这个问题让张副官头疼了好几个月。

毕竟张佛爷是不稀得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的,张副官是面慈心狠,该有的底线却绝不触碰,走的是堂堂正正的路子。算计一个未曾结怨的陌生人,实在丢份。

张副官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几个月来不曾断了对齐八爷的关注。也正因为这段时间,他对齐八爷的本事有了直观上的认识。

齐八爷无数次巧而又巧的避开祸事,他人不觉,顶多事后叹一句“真是巧了”,可在张副官眼里,这小弱身板的齐八爷就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张佛爷听了张副官的汇报,不以为意。这长沙城里头的势力中,唯有齐八爷让张佛爷觉得轻松。

“副官,这段日子辛苦你了。我也觉得这齐铁嘴是最好攻克的一环,只是不需用太含蓄的法子。我就是想结识他,他还敢拒绝不成?”

“佛爷说的是,那齐铁嘴一介书生,胆儿不大,心思却通透,他肯定是不会冒险得罪佛爷的。”

于是齐八爷的人生拐了个弯,自此由水波不兴换作一片波澜壮阔。

张副官回想起那天的情景来,一幕幕都像刚刚发生过,连透过窗玻璃折射进来的光线都没有略去里头漂浮的尘粒。当时有多漫不经心,回想起才会心痛如绞。

他怎么会想到,曾在他和佛爷口中被评头论足的算子,后来会硬生生将自己在张佛爷身边的存在感削弱,而他却被张佛爷满心满眼地挂念着。

无数次被佛爷提及的“八爷”,频繁到张副官已经养成了意识上的反射,只要张佛爷张嘴,他都能想到齐八爷。到了后来,他竟然能提前在佛爷开口之前,就觉得该是去请齐八爷来府上的时候了。

张佛爷最是不信命,他只信自己。哪怕齐八爷真有一身本事,他的话,过得了张佛爷的耳,进不了张佛爷的心。但就是这么一个不信命的张佛爷,偏偏要为难一个算命的,几乎是强迫着齐八爷去陪他下斗。

齐八爷纵然有天大的本事,到了地底下,总因武力的弱势折了不少。斗里危机重重,稍有不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经验丰富如佛爷,也不敢不做半分准备。

张副官悻悻然地想到张佛爷唯一的那次冲动,向来做事周全的张佛爷就像被灌了迷魂汤,撇下所有人,赤手空拳地去救被日本人绑走的齐八爷。

以为张佛爷厌了那些老狐狸的奸猾,提前回府的他匆忙赶回,却找不到佛爷身影,差点翻了整个长沙城。听到齐八爷扶着受伤的张佛爷在门口,他光是听到这个消息就气得没了往日的亲和,浑身都是杀意。

却在见到张佛爷的瞬间藏起了心中的狠厉,面上眼中只有满满的自责,逼的张佛爷闭了眼靠在齐八爷身上装晕,差点把同样一身伤的齐八爷压倒。

齐八爷将张佛爷拽的紧,张副官也就默认和他一起把张佛爷安置在床上等医官前来。他站着,看着齐八爷一屁股坐在床沿上,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贴上去。没了眼镜的遮挡,张副官可就把齐八爷那红了的眼睛看得分明,水光铺了一层,还是盖不住那点萌动的欢喜。

张府的名单上,添上了齐八爷。来的次数多了,不管是下人们还是张家军,都把齐八爷当成了一份子。其余七位爷来了,那必定是恭恭敬敬,唯有这齐八爷,一来就是欢声笑语。

张副官眼底沉沉,锐利的视线让齐八爷迈动的脚步顿了顿,背在腰上的手无意识地攥紧。他的唇角泛出苦涩的意味,随即换成了平日里的怂样。

“张副官,你再这么看着我,我就要跑了,怪渗人的。我又不是那斗里的粽子,您说呢?”

张副官从回忆里退出来,伸手按住齐八爷的肩膀,替他掸了掸方才落下的树叶子。

“我又不会吃了八爷,看上两眼也不会让八爷您少几两肉不是?”

齐八爷觉得自己自打遇见了张佛爷,命里头就多出两个克星。一个不消说,非张大佛爷莫属,另一个自然就是张大佛爷的得力属下——张副官。遇见张佛爷,是命中一劫,没得半分法子避开。他虽没有给自己算过命,可也笃定张佛爷绝对是他命中的贵人,贵到不管在什么时候,终有一遇。坏就坏在他对张大佛爷动了心,便让这命中的贵人变了意味。

齐八爷叹了口气,这也怪不得他。叱咤风云的张佛爷单枪匹马地闯入武藤的场子,救下了被日本人打的奄奄一息的自己。看到张佛爷被砍了十几刀,好好的一身名贵衣服被砍的破烂,偏偏让张佛爷多了几分潇洒恣意。说书里头英雄救美的情节就发生在自己身上,来救自己的还是张大佛爷,他齐八爷真是好福气。

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不由自主地锁定张佛爷,看到张佛爷趁着空隙对他投来一个让他安心的笑容,孤零零过了二十多年的齐八爷就被笑乱了一颗不染红尘的心。

他当时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原来佛爷笑起来这般好看,好像还有酒窝。

眨落了眼泪,看着张佛爷手刃武藤,剩下的日本人如惶惶之犬四散奔逃,他终是松了一口气。张佛爷和他对了眼,反手甩出刀子,将绑着他的绳子截断,他下意识地闭上眼来迎接落地时的疼痛,没想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睁开眼就看到张佛爷凑近的面孔,齐八爷被唬的伸出根手指戳在张佛爷笑出的酒窝上。

热度从手指头直冲到他脑子里,他慌忙伸回来,急中生智:“佛爷,别看我平时带着眼镜,我视力可是好得很的!您就不用凑这么近,好心让我看清您啦!”

张佛爷又凑了过来,近得齐八爷都能在张佛爷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他刚想挣扎着离开,就听到张佛爷开了口,一开口就让他红了整张脸。

“我只是觉得你没眼镜挡着,更好看,我得看仔细点。”

【私心加点一八小甜饼(๑òᆺó๑)】

评论(10)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