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一八/启副/副八】三人行(1)

很突然就被一八塞了一嘴狗粮,这两天又被很突然地塞了一口刀子。女主上线,首页一八党哀嚎,玻璃渣简直要命。

然而特立独行的我,产生了类似“修罗场”的脑洞。虽然现实里真的忙成狗,也忍不住摸鱼填了十分【狗血】脑洞。

大概就是他爱他,他爱他,后来他和他在一起,却都爱着他的诡异走向。

短渣文,更新不定,吃不吃随意,拒绝人参攻击,勿上升演员本人。

【PART 1】

张副官难得被张启山放了假,早上醒来左想右想没什么事情可做,无聊像一阵潮水袭来,将他淹没。真是享不了福啊!他自嘲地笑笑。习惯了围在佛爷身边打转,一旦闲下来,反而觉得没什么意思。

尽管来了长沙之后,自己虽说是个亲兵的职位,却经常被大材小用,大半的时间却都在替他们家佛爷请八爷过府。他是不甘心的,明明一直陪在佛爷身边的是他,为什么齐小胆却被佛爷另眼相待?

正是因为对佛爷太过了解,才会在看到他对齐八爷的纵容和重视后,生出了嫉妒。而令他倍感折磨的是,佛爷屡屡要求他去保护齐八爷,却每每让自己陷入险境。从锥心之痛到麻木接受,时间不算太长,却也不算太短。

张副官按按发涨的脑门,觉得屋子里让他闷得慌。抬脚出了门,在街上闲逛一圈,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齐八爷的堂口,恰好遇上收拾齐整,准备出门的齐八爷。

真是冤家路窄。张副官看到齐八爷看到自己瞬间亮起的眼神,明白他以为佛爷又让自己来请他,可是佛爷今日和尹小姐去游园,齐八爷心中的念头可是要落空。

等了片刻还没见张副官说那句听到耳朵差点生了茧的“八爷,佛爷有请”,齐八爷将陡然生出的酸涩压下,不去想佛爷和尹小姐如何,藏在镜片后的眼睛收好不该有的情绪,只余一片平静:“张副官,您这是......”

张副官别的不说,察言观色的本事可是不差,哪里会错过齐八爷的表情。他们......也算是同病相怜?想到这儿,张副官将手往齐八爷身上一搭:“八爷,您这一身衣裳瞅着可眼生的很,穿成这样,是想勾搭哪家的姑娘?”

齐八爷对两人蓦然缩进的距离有点不适。不是他矫情,虽然自己因为佛爷的关系老被张副官针对,但好歹都是无关痛痒的手段,让他说一句实话,张副官是条汉子。但谁让张副官说话的那阵热气直冲他敏感的耳根去了呢?

“嗨,哪家姑娘看得上我这穷算命的。倒是张副官你年轻有为,有钱有地位,本事高,人还长得好,该是多少姑娘们想嫁的对象?”

 齐八爷不动声色地塌了一下肩,避开张副官,脸上满是诚挚。

“八爷一向有神算之称,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帮我算算,我同哪一位姑娘有缘?”张副官习惯性地挤兑齐八爷。

齐八爷被他别有深意的双眼盯着,嘴皮子没了往日的利索:“这个么,真不巧,我今日啊,不宜算卦。若硬是要算,怕是有血光之灾呀。”

“不能算?还是......”张副官逼近齐八爷,久经沙场的铁血气息将齐八爷团团包住。齐八爷皱了皱眉,暗暗嘀咕着:张副官今日可是大大的不对劲啊。

“八爷,八爷!”堂口里的伙计及时地出来解了围。看到张副官,他也不感到害怕,只是奇怪了一下两个人过近的距离,随后憨笑着挠了挠头,把雨伞往张副官手上一塞,转头看向齐八爷:“今儿要下雨,您可别淋着。”

张副官猝不及防就被塞了雨伞,忍住想说“八爷您这伙计还真是不见外”的冲动,对讪讪的齐八爷飞了一个眼刀:“八爷,看来您今天真是不能算卦,没您这伙计,出去一趟,齐八爷可就要变成‘齐落汤’了。”

齐八爷想到昨晚自己临时起意拿石子起的卦,恍然大悟,测出的稀客,看来就是张副官了。不过,张副官又怎么能算稀客呢?自己堂口的门槛都快被他踏平了。

伙计没感受到张副官和齐八爷之间诡异的氛围,对张副官鞠躬:“张副官,麻烦您照看我们八爷了。有您在,那起子不怀好意的小人就害不得我们八爷了。”

齐八爷被自己家伙计噎住了话头,好半晌才接上:“你的活计都干完了?”

张副官看到齐八爷没忍住的郁闷,心里头的不爽一下子都没了,心里头像大热天喝了冰水似的畅快。他扯着齐八爷的胳膊,笑如春风:“走吧,齐八爷,正好我今日轮休,就请您带我在这长沙城转转呗!”

齐八爷“咻”的一下扯回自己的胳膊,微微抬头:“嗬,合着您今儿个是赖上我了?‘无事不思觅娇芳,恐是老来多蹉跎’,张副官,您这样是找不到伴儿的。”

张副官笑眯眯,不为所动,反而把自己往齐八爷身上挂,将齐八爷的头发揉了揉:“嗨,八爷,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的终身大事。不如您包圆了如何?您的人脉可是广的很,一定认识许多姑娘。不像我,圈子里来往的都是儿郎。”

齐八爷侧过头,同张副官的双眸对上。短短一瞬,却将彼此的想法猜了个通透。

他们两个,都曾为那人痴狂,都曾视彼此为对手,如针尖对麦芒。而今,又同样对那人退身以望,心虽有憾,却无后悔。

幸好,对那人,心意不曾说明,从今以后还可以相互扶持;也幸好,心意有机会被知明,不用独自吞下苦恋的滋味。

世人多有求不得,嬉笑或断肠,皆为世情。齐八爷从来都懂这个道理,只是没算到自己也会是其中一员。

折回来的伙计看到这一幕,下意识地把自己藏进转角的阴影里。难得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出去,会有不妙的事情发生。

“不过,八爷站在张副官身边,咋就跟个小媳妇儿似的?”伙计随口抛下一句,却是过耳就忘,摇头晃脑地干活去了。

【待续】

评论(2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