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明卫】狗血的亲嘴梗

【我知道很狗血就脑补着自己乐一乐的】
【谢绝刀片不接受人参啦啦啦】
【真的很狗血!!!】
【另明卫脑洞基本为夫洲衍生(上学超甜)】
【专注拉郎一百年,科科눈_눈】

“大叔!”

眼见盖聂被卫庄打到吐血,荆天明又惊又怒。

赤练毫不费力地制住他,嘲讽道:“别喊了,你就乖乖地看着吧。除了会点花架子,你也就只能动动嘴皮子了。”

“真是没用。”白凤鄙夷地看了荆天明一眼。

“你们!”荆天明十分愤怒。赤练和白凤的话是那么刺耳,让他非常痛恨自己的无用。

“啊——”

瞬间,荆天明犹如恶鬼附身,双瞳似血,将赤练和白凤挣开。二人不曾想到荆天明突然间变得如此厉害,竟是来不急运气,生生被打出一口血来。

卫庄正要提着鲨齿往盖聂走去,却被突然冲过来的荆天明撞飞。

卫庄惊怒,伸手就想拽开荆天明,但荆天明抱得死死的,怎么也拽不开。

冲劲太大,两人在地上滚了几滚,荆天明就把卫庄压在了身下。卫庄下意识地想推开他:“滚……唔……”

却是荆天明猛然间贴近,咬住了卫庄的双唇,趁着他说话的间隙往里抵舌。

此时的荆天明被体内的“乾元玉煞”控制,全无机智,行事全凭本能。他感觉到身下之人挣扎地厉害,便心生不耐,强硬地按住卫庄,卫庄一时动弹不得,脸色阴沉。

尝到嘴中轻微的腥甜,荆天明更是兴奋,不知不觉中捏住卫庄的下巴,舌头搅动地更加用力。

赤练和白凤见此情景,自然是勃然大怒,尤其是赤练,几乎要将一口银牙咬碎。她强撑着起来,飞鞭打向荆天明:“滚开!”

“咳咳……”盖聂吐了一口血,拦住赤练的铁鞭。气血震荡之下,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迅速变得灰白。

“盖聂!”赤练和白凤怒喝,又对盖聂添了几分厌恶。

卫庄反手将鲨齿往天明身上刺去,浓郁的杀气让荆天明迅疾地扣住卫庄的脉门,鲨齿被远远丢开。

见荆天明又要凑过来,卫庄暗道不妙,另一只手扣指成爪,往荆天明脖颈攻去,仍是被挡下。湿热的舌头在颈部游走,时不时的啃咬让卫庄气极,倾力运转内功,终于将荆天明击飞。

“噗——”荆天明喷出一口血,眼中红光退去。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看到卫庄恨不得杀了他的样子,先是有些茫然,接着就想起了刚才的事。

“我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耿直的天明虽然觉得不是自己的错,心里却还是有些心虚。

“走。”卫庄冷着脸挤出一个字,转身匆匆离开,赤练和白凤虽然很想教训荆天明,但只能忍下一口气,跟上卫庄。

盖聂力尽,摇晃着就要倒下,荆天明慌忙去扶,却被盖聂推开:“……我无事。”

“大叔……”荆天明无措地现在一旁,唯唯诺诺:“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别说了。”盖聂咳了一声,以剑撑地,虽知道天明方才的情况不对,并非存心有那轻薄举动,却仍是忍不住迁怒。

小庄……想起卫庄破了的嘴角,和红润的双唇,盖聂的眼神暗了暗。

END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