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AU】史萱·元宵

戮世摩罗烦躁地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哼哼,顺手从雪山银燕的零食盒里摸了支棒棒糖,对俏如来发问:“大哥啊,我们下午要不要出去先聚一顿?”

“可是,二哥,今天元宵节,爹亲肯定在家等我们一起吃饭……”雪山银燕面露踌躇。

俏如来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剧本。想到家里难得没有戏份的父亲,觉得压力有点大。

戮世摩罗“嘁”了一声,拍着银燕的肩说:“银燕,外卖吃多了你不腻吗?你也知道是元宵节哦,家里肯定煮了一大锅汤圆……反正我是拒绝的,你爱吃就包圆吧。”

雪山银燕不说话了,求助的目光投到了俏如来身上。

“emmmm……小空说的有道理,难得有个比较轻松点的节日,是该好好吃一顿。银燕你最近一直在锻炼,消耗大,多补补。”

俏如来掏出手机,边说边开始查询附近的餐店。等到他选好地址,抬头一看,就看到雪山银燕欲言又止的模样。

“银燕,怎么了?”

雪山银燕看到俏如来和善的笑容,脑中忽然“叮”的一下,直觉让他咽回了叫上自家爹亲一起聚餐的提议。

俏如来满意地点点头,对雪山银燕这种规避的能力感到赞许。

戮世摩罗摸了摸雪山银燕的头,赶紧安慰蔫下来的小弟:“好啦,我们就是吃个半饱就回家,不会让他白忙活的。”

雪山银燕这才高兴起来。

俏如来和戮世摩罗对视一眼,嘲笑了一番双方的装模作样。

在家中的史艳文哼着歌在做大扫除,从里到外把房间拾掇完,看看时间,飞快地冲了个战斗澡,穿好昨晚选了挺久的衣服,对着镜子弄好帅气的发型,带好钥匙直往附近的洗车行走。

坐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爱车,史艳文一路开到了花店,接过网订的九十九朵玫瑰,心急火燎地往车站赶。

花店店员转头和同事吐槽:“你看,这人可真是奇怪,一身西装配几乎遮了半个脸的口罩,好像生怕人认出来似的。”

同事嘻嘻哈哈:“也许是太帅了,为了不让女朋友吃醋,只好牺牲帅颜保平安。”

“那你可说错了,人订花是为了送给老婆的……一早就塞狗粮,有对象了不起啊!”

店员故作生气,可羡慕的目光却出卖了她真实的想法。

九点钟的时候,史艳文抱着花到了车站,停好车走向站台,按住想打电话的冲动,焦灼地来回踱步。

列车准时进站,史艳文猛然吐了一口气,掌心已经布汗,待目光中映入朝思暮想的人后,疾步向前,一把将妻子揽入怀里。

“萱姑,你累不累?”

刘萱姑摇摇头,埋怨地瞪了他一眼:“买花做什么,白费钱。”

史艳文笑眼弯弯,摸摸刘萱姑乌黑顺滑的头发:“因为要送给喜欢的人。钱嘛,再挣就是了。”

“说不过你。对了,孩子们呢?”刘萱姑转过头,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羞红的脸庞。

“哦,他们有推不掉的饭局,回来得晚上了。”史艳文脸不红气不喘地说。

刘萱姑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不去揭穿对方的小心思——别人不清楚,她可是太了解史艳文了。

不过么,孩子们大了,还是多陪陪某个相思成疾的人好了。

“萱姑,上车吧,你要是困就睡会儿,家里都弄好了。”史艳文拉起刘萱姑的手,十指交扣,不自然地咳了一声。

“先去附近的菜场买菜,我下厨先给你做点吃的,忙了一上午不饿呀!”刘萱姑嗔道。

“我吃过啦,你一路过来辛苦了,先休息,下午我们再一起去买菜,好吗?”

史艳文替刘萱姑开了车门,系好副驾上的安全带,盖好薄毯,又转身坐到位子上准备开车。

折射的阳光给爱人镀上一层暖色,面对饱含爱意的温柔目光,刘萱姑轻轻地“嗯”了一声,安心地眯上了眼,渐渐睡去。

“叮咚——”

史艳文打开手机,发现忆无心发来了消息,确认三个儿子下午肯定回不来,心情舒爽。

哼,跟他斗,小崽子们都还嫩了点。

完成“通风报信”任务的忆无心捂着嘴掩饰几乎要忍不住的笑容,心疼了一波还不知情的堂哥们,乖巧回应:“嗯嗯,聚餐我会去的,银燕堂哥,麻烦你跑一趟通知啦!”

“无心,你说爹亲要是知道我们聚餐不带他,会不会生气啊……”

雪山银燕犹豫了一会,还是问出了口。

“不会的,你就放心吧。”

不仅不会,他还会觉得美滋滋呢!忆无心暗中吐槽。

下午四点,一行五人在餐店中碰头——天地不容客是硬加进来的,说是怕他们年轻,被店狠宰一笔。

三兄弟没什么异议,几人吃得热火朝天。待桌上的菜被解决地七七八八时,俏如来提议待会去k歌,戮世摩罗觉得无聊,表示反对。

升腾的雾气让雪山银燕的眼前一片模糊,只好摘下眼镜擦了擦,重新戴上时恰好看见身边的忆无心手机上刷过去一张图。

“无心,刚才……”雪山银燕压低声,忆无心被抓包,立马坐好。

“啊知道了,不要老玩手机嘛。”

“不是这个……”

天地不容客见雪山银燕一脸纠结,沉声:“银燕,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不像个男子汉。”

“嗯……刚才我好像看见爹亲和一桌家常菜的合影,还挺丰盛的。”雪山银燕陷入思考。

而俏如来和戮世摩罗则呆滞地看向忆无心。

忆无心禁不住压力,只好把图点出来给他们看。

“银燕,收好东西,我们回家!”俏如来懊恼不己,“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戮世摩罗也是一脸愤愤,雪山银燕还有点迷茫:“大哥,晚上不k歌了吗?”

“k个屁,赶紧回家,妈来了!老头子使诈,耍我们!”戮世摩罗气得跳脚。

“啥!大哥,二哥,等我!”

雪山银燕抓好手机,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俏如来和戮世摩罗。

送走风风火火的三兄弟,天地不容客终于没忍住笑:“哈哈哈哈哈哈!”

史艳文深觉快乐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听到叮叮咚咚响个不停的门铃声,脑壳疼了起来。按住刘萱姑,他去开门,见三个儿子脸色臭得厉害,也有点尴尬。

戮世摩罗首先发难:“行了,别整那些个有的没的,我要进门见妈。”

腿一曲头一矮,他就顺着空隙飞快地进了屋。

史艳文非常浮夸地咳嗽了几声,有多不走心呢?看雪山银燕控诉的目光就明白了。

“爹亲,你真是太过分了!”

雪山银燕气呼呼,也猫着腰进屋去了。

剩下俏如来和史艳文对视。

史艳文被盯得头皮发麻,连忙转身让开路,招呼一声:“精忠,还愣在外面干啥,你妈正念叨你呢。”

俏如来顺手关上门,没应声,低头迅速擦去眼角涌出的泪,压抑心中的激动,冲在沙发上坐着的刘萱姑喊了一声“妈”。

“那什么,我去洗碗,让儿子们陪你。”

史艳文摞好碗碟,装在托盘里,进厨房忙活去了。

戮世摩罗没了平日里的嚣张气焰,乖乖地搂着刘萱姑的胳膊:“妈,你来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好让我们去接你呀。”

雪山银燕占据沙发另一边,抱着另一只胳膊,眼眶红红,因着怕被笑话,愣是忍住眼泪。

“这不是怕打扰你们工作嘛……小空,银燕,先松松手。”

刘萱姑从包里拿出三个厚厚的红封,看向俏如来。

“这是我给你们补上的新年红包,里面还有你们奶奶的份,可一定要收下。精忠,伸手。”

“妈……”

俏如来红着脸喊了一声,到底没敢说个不字,抿抿嘴接过红包。

“哎呀,还是妈心疼我!”戮世摩罗笑眯眯地拿好,“银燕,别愣着,赶紧拿。”

雪山银燕又抱好胳膊,瓮声瓮气地回答:“二哥,你帮我收好就行了。”

刘萱姑捏捏雪山银燕的脸颊,“多大人了,还像小时候那样爱撒娇。”

戮世摩罗看看俏如来满眼的羡慕,自动挪开了位置,用眼神示意他赶紧坐过去。

谢了。俏如来用唇语说了句,窝过去搂胳膊。

“精忠瘦了不少,工作很辛苦吧……”刘萱姑心疼不已。

“没有,妈,只是健身后都变成肌肉了。也不是很辛苦……”

戮世摩罗对着厨房门“嘿嘿”一声。

于是洗了两个小时碗的史艳文感叹,一个儿子叛逆就很难搞了,三个那就是一场灾难。

但其实,他心里是非常欢喜的。

这就是家的温暖啊。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