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吞雪】Time Story(13)

【新年快乐ヽ(•̀ω•́ )ゝ】

———————————————————————
———————————————————————

吞佛童子并不是一个有问题就要刨根问底的人,虽然心里疑惑玄莲居然没有给剑雪无名安排一个临时的助理。

就他收集的资料看,自打剑雪无名成为玄莲唯一负责的艺人后,原本的经纪人就开始兼担起了助理的工作职责。

不过自剑踪剧组杀青以后,剑雪无名就不再出现人前,只有网上热火朝天的讨论。

没有玄莲没有暗中帮忙炒热度,以娱乐圈更新换代速度之快,原本籍籍无名的剑雪无名不可能占据一席之地。

这一点也是让圈中人分外对剑雪无名感兴趣的关键,导致各方并不相信玄莲透露出来的情况,一致认为剑雪无名来头不小。

这些人里可不包括吞佛童子。

也许搜集来的情报会是一种烟雾弹,但那些和剑雪无名一起度过的剧组时光中,吞佛童子可以说是对他十分了解。

这世间虚名,甚至没有易散浮云在他心间逗留的时间来得久一些。

人亦如此。

相比起来,自己也算是对方心里比较特殊的一个对象吧?

吞佛童子微眯,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带着凉意的液体从喉道流入体内,驱散了火烧似的干渴,拉着剑雪无名在铺着的地毯上一坐,顺手把水瓶放在了剑雪无名的右手边。

“时间紧迫,待会吃了东西我再给你讲戏。节目组的套路不得不防,谁知道他们会有多少奇葩的节目。”

剑雪无名难得有点紧张,而这种情绪非常明显地表现在了他的动作上——虽然吃东西的时候不至于用狼吞虎咽来形容,却也相差不远。

抽出餐巾纸把不小心沾到的奶油擦干净,又偷偷看了其他组的表现,剑雪无名像是随意问了一句:“这些甜点的味道尝起来和那次不一样。”

吞佛童子刚将一小块送进嘴中,闻言回答:“毕竟是专门的烘培师,和速卖店里的有区别也是正常的,相对应的价格当然也会不一样。”

“那岂不是要开始提前就准备?”

隐藏在平静下的那点兴奋随着问话被吞佛童子捕捉到,他故作不知,答案里却充满了暗示。

“越是高级的烘培师,要求越是严格,甚至有一些是极端的完美主义者,别人觉得差不多,但是在他们眼里,不合格的作品就没有资格被摆出来。不过想想节目组虽然有钱,但采取一刀不切,如数播出的直播方式就注定了节目组在成本控制上会卡的比较严格——所以这位烘培师应该是中上水准。”

剑雪无名把目光从雷蒙娜的特制餐上收回来,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即使没有雷蒙娜意外的一招,节目组也会加入这个环节。

“这和我看过的综艺节目完全不同,节目组好像并不是很在意气氛的营造?”

吞佛童子“嗯”了一声,微微上扬的尾音传达了让剑雪无名继续说下去的信号。

于是剑雪无名吐了一口气,把自己疑惑的地方说了出来。

“就我所看的节目来说,在类似的竞争环节几乎都是一气呵成的,看着会让人不自觉投入活动中。但是我们的节目却反其道而行,时不时打断本该连续的进程……”

“玄莲有没有给过你相关的资料?”吞佛童子没有立即回答,反而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你是指,场中所有艺人吗?”剑雪无名点头,表示看过。

“有点好奇是怎样评价我的。”

吞佛童子满是兴趣盎然的表情让剑雪无名暂时忘了自己的问题还没有得到回复,转而认真地回忆那份资料。

吞佛童子此人,心思缜密,追求完美,一旦确立计划即全力以赴。常年消隐不知下落,极难接近。

剑雪无名回顾完毕,变得局促起来,不知该不该说出口。

“剑雪,我想知道的是,你认识的我,而不是资料。”吞佛童子分外诚恳,“剑雪,你要知道,有些人不必去在意,有些人却是……”

四目相对,突来的沉默让这一角陷入一种奇怪的状态中。

“抱歉,我……不知道。”

另一处,暗中观察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嘿,你看那边……”螣邪郎捅捅身边的赦生童子,一番挤眉弄眼,和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得很,惹得赦生童子往一边挪动几下,脸上的嫌弃意味十分明显。

螣邪郎对此视而不见,继续朝着吞佛童子和剑雪无名两个人在的方向,用一种别有深意的目光来回扫视,咧嘴笑了起来。

这幅样子落在粉丝眼里,定会说“大爷又开始算计人了”。

赦生童子见他一个人脑补得十分起劲,不由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哥,注意你的形象,把这荡漾的表情收一收。”

螣邪郎不以为意,潇洒地耸了耸肩:“整天端着多没意思啊,再说了,好不容易有一档可以放飞自我的节目,赦生你就放轻松,好好玩嘛。”

“就怕你玩过头,引火上身……需要我再提醒一遍,我们的同事不但脾气坏,心胸也不大吗?你栽在他手上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之前吃的亏你都忘了吗?”

有一个特别爱作死的哥真的让赦生童子感到心累,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和雷蒙娜一起吃吃喝喝,然而实际上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卷进两个人的针锋相对中。

想到过去种种惨痛的教训,螣邪郎“唰”的一下黑了脸:“哼,死心机真的太阴险了,黑心肠九曲十八弯,不过以前赢不过可不代表我现在也不行——他那个新搭档剑雪无名,我可打听清楚了,是个缺乏常识的空降新人,我就不信以我的聪明才智会对付不了他。”

“你开心就好。”

看到螣邪郎跃跃欲试,摩拳擦掌的样子,赦生童子默默叹了一口气。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可还不是只能选择去帮忙?起码有他搅局还能拯救一下螣邪郎,不至于让人输得太难看。

赦生童子开始例行给自己进行心理暗示,不停地开始给雷蒙娜顺毛。

太瘦生的心吊了起来,他觑了身边依旧沉浸在美食中的名战,一边庆幸名战没关注剑雪无名,一边头疼的很。

吞佛童子的异常他都看在眼里,相信玄莲通过直播间也能看到。

他不清楚为什么玄莲会那么忌惮吞佛童子,甚至在节目开始前特地来约自己并拜托他多多照顾剑雪无名,当时玄莲一副分外沉重的表情可真的有点吓到他。

不过就两人短短的接触来看,剑雪无名同样不是一个好接近的人啊。

太瘦生沉思良久,决定走一步看一步。

纵观全场的素还真并不担忧这明松暗紧的局面,老神在在,一副胸有成竹之态,甚至还有心思感叹一下“年轻人真是朝气蓬勃”。

他瞥了眼墙上的挂钟,估算了一下时间,起身溜达到摄制组那边,和各组摄制负责人沟通了一下接下来的拍摄着重部分,尽可能错开,好多捕捉到更多精彩的镜头。

这么一圈转下来,场中艺人也差不多吃完,他便折身回到场中,打了个开始拍摄的手势。

“看来是我们相处还不够,接下来我们有的是时间互相了解。”

吞佛童子出言安慰剑雪无名,等工作人员过来把他们所在的区域收拾干净。

在方才站起时无意识碰倒水瓶的剑雪无名低着头,直愣愣地盯着地毯上那块显眼的水渍。

竟是有些躲避来自吞佛童子的好意。

发现这一点的吞佛童子暗暗觉得有些烦闷。他这次有点冒进了,变得不像原来的自己。

只是他总有种不好的直觉,如果错过这次挑明的时机,剑雪无名很可能会陷在错误的认知中走不出来。

他是吞佛童子,也只能是吞佛童子。

不该,也不会被另一个名字改去他的本质。

“亲爱的观众们,接下来的节目会更加精彩喔……”

素还真的声音打断剑雪无名的迷茫,他抬头撞进吞佛童子毫不避让的目光中。

眼中倒映出他的模样,几乎占据了所有的空间。

落在头顶的的熟悉触感,令他耳边泛痒。

“剑雪……”

轻若无声的一声叹息,却如千斤重石压在剑雪无名的心头。

他不安地抓住吞佛童子抽回的手,微微用力,“对不住,我……”

仿佛一个世纪那样久,剑雪无名才继续讲出未尽的话语。

“再给我一点时间。”

“现在我们的任务是关于演技的考验,可惜刚刚没能讲到相关的方面。”吞佛童子让自己的表情尽量显得放松,反握住对方。

交握的双手向各自的主人传递掌心的温度,无形中的交流让紧绷的神经渐渐松缓。

“我相信你。”

吞佛童子忽而真心实意地觉得偶尔示弱的感觉不坏,自内心涌现的欢喜令他嘴角轻扬。

“剑雪,其实输赢不重要,别太紧张,有我。”

剑雪无名被他的情绪感染,渐渐也没了方才的沉重,惊觉其他人都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突然成为焦点,他一时无措,下意识地望向身边人。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