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吞雪】Time Story(12)


名战眼疾手快地拉着太瘦生冲到餐车前,一边拿一边说:“前辈,快拿呀,不然等下这帮大佬们抢起来,就没有我们的份了!”

他慌兮兮地往太瘦生手机塞了几分饼干和面包,自己又拿了点巧克力和牛奶,扯开兜链塞了进去,顺走几个盒装蛋糕,不等太瘦生搭话就用肩膀将对方挤到了墙角。

“名战啊,你怎么一副要去打仗的表情?”

太瘦生随着名战在地上坐下,等对方摆好甜点,见那副护食样,有点想笑。

名战将手指搭在嘴边,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然后凑到太瘦生耳边。

“可不是要打起来了!您没瞧见异度那两位大神的表情?惹不起惹不起……还有,我现在要不抓紧时间垫垫肚子,今天可就要挨饿了!毕竟我的队友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做饭的,黑暗料理我是打死都不会吃的!”

“赦生童子的厨艺还是不错的。”太瘦生随口一说,往嘴里塞了点吃的,随即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场中,没在意名战的嘀咕。

“哼,他下手倒是快,可是不是忘了自己的队友是谁?竟然吃独食!”螣邪郎拍拍赦生童子,一脸愤愤。

赦生童子倒不在意,看到雷蒙娜吃得正欢,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平时都是他在给雷蒙娜做吃的,知道它嘴挑得很,可拍摄节目的流程都不固定,他很担心雷蒙娜会挨饿。

吞佛童子脸上露出颇具嘲讽意味的假笑,开口补刀:“在上一环节中,也不知道是谁,非常努力地坑队友,难怪人直接换组合。”

“……”

螣邪郎气噎,抬头见吞佛童子身后的剑雪无名拿起了托盘,连忙将赦生童子推到了餐车边,自己三两步挡在吞佛童子面前堵住路,这才回击。

“本大爷刚才可是亲眼看见某人假公济私,趁人不备占便宜。该说现在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吗?”

面对螣邪郎颇为轻佻的眼神,吞佛童子只是摇头,满眼惋惜,落在螣邪郎眼中,心里分外不爽。

“喂,死心机,你那是什么烂表情?”

“虽然知道你这个人不爱听别人好心的劝告,但作为同事实在不忍,年纪轻轻就眼花,可不能讳疾避医,一定要及时就诊,早日治疗。”

“本大爷看你才应该去脑科瞧瞧,放心,医疗费本大爷会替你出的,力求去除病根!”

两个人你来我往,好一番唇枪舌战,看得剑雪无名都忘了挑选。

“不用担心,他们私底下相处就是这样的。”赦生童子很是和善,“别管他们了,我们来挑吧。你有没有比较偏爱的口味?这里品种比较多,如果难以决定的话,我可以帮你参考一下。”

“嗯,多谢,我想知道哪些比较甜,哪些味道淡。”

赦生童子觉得剑雪无名这个人非常有意思,对待吞佛童子和其他人的态度十分迥异。

玄莲作为熟人首先就被排除在赦生童子的对照组外,以目前具有参考性的名战、太瘦生和自己来看,和他接触的过程中,对方可以说是礼数周全,但这种周全在全场的氛围里显得极为怪异。

虽然身在喧嚣内,但并没有融入这热闹中,好似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隔开。

如果要让赦生童子找一个词形容剑雪无名,他会选择“冷”。

这种冷,并非刻意,划分却非常绝对。

只是不知道,来自吞佛童子的火,是否能破开深厚的心墙?

赦生童子脑中思绪纷飞,行动却不受干扰,将甜品粗粗介绍完毕,挑好自己和螣邪郎的分量,安静地退到了一边,拉走了还想再战的螣邪郎。

吞佛童子接过被递过来的果汁,顺手把剑雪无名拉到一角,看到挑出来的部分,眉眼舒展。

“挑的不错。”

“为什么不喝?”

没能等到剑雪无名对自己向来吝啬讲出的夸奖有所反应,却迎来对方的疑问,刚才还精神奕奕的吞佛童子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失落。

剑雪无名伸出手举起瓶子,想要问得答案。

吃了那么多根pocky,他都有些口干,更可况对方还讲了那么一大堆话,就不觉得渴吗?

“等会儿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果汁会有点腻,影响发挥。”

吞佛童子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扫,终于看到自己助理,盯了一会儿,助理就见缝插针地跑了过来,送过来两瓶矿泉水。

奇、奇怪,为什么突然感觉好冷?

助理哆嗦了一下,这种熟悉的感觉……他鼓起胆子瞄了吞佛童子一眼,见他盯着矿泉水瓶,纳闷:不是大佬您让我去拿的吗?又出什么问题了?

“你很渴吗?”

剑雪无名见跑过来的男人视线一直聚集在矿泉水瓶上,不由询问。

“没……啊,是的,我很渴!”助理突然福至心灵,绽开一个难看的笑容,看向吞佛童子。

吞佛童子面上冷色渐缓,拿过一瓶,挥挥手,“等下就要开拍了,你先离开吧。”

“好,好的!”

助理飞快地跑走,似乎被什么可怕的存在追赶一样。

妈诶!吓死人了!这年头钱可真不好挣啊!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