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吞雪】中元节·贺文(续)

【前文见上篇】

非是梅开时节,这棵据说已有百年高龄的梅树被层层叠叠的绿叶盖满,露出一种不输于幼树的蓬勃生机。

粗壮的树干上,吞佛童子斜靠而坐,口中衔一片嫩叶,偶尔奏几声,却是断断续续不成曲调。但他脸上不见半分苦恼,颇有种怡然自得的意味。

远远传来林鸟婉转清越的啼叫,细听还有翅膀扑动的振空声。

因是日暮时候,归鸟纷纷,自顾自地寻了自己筑的巢,或是哺喂后代,或是梳理羽毛……种种情状,皆是这世间最普通的生灵生活的习惯,日复一日必有的过程。

朱厌盯着一窝分外奇异的鸟看了半天,吞佛童子顺着他的视线寻过去,略有些讶然:“奇妙,这一家子真是让吾越发怀念故友。”

这窝巢中住了三只鸟,两大一小。若说有什么地方能让吞佛童子道出“奇妙”两字的评语,应该就是这三只鸟的配色与纹路正好对应了他,朱厌与剑雪无名。

幼鸟叽叽地叫着,从那只红鸟爪子下觑见逃脱的空隙,连蹦带跳地躲到了绿鸟的背后,探出一个小脑袋查看敌情。

吞佛童子将嫩叶贴着唇,发出短促的一声,那只额中带红纹的绿鸟便飞了过来,停在了他伸出的指上。鸟爪轻轻勾在指面,那点痒意几可忽略不计。

“啾——”

绿鸟抖抖翅膀,低下头用鸟喙啄了啄,等它将羽毛整理好,吞佛童子才点了点它的眉间:“天底下的巧合,的确有让人或者魔慨叹的理由。小小鸟类,竟也学去了吾之印记?”

“啾啾啾……”

那只红鸟焦急地呼唤同伴,身上的羽毛都炸了起来,然而魔的威势虽然内敛,对危险的直觉依旧让它不敢接近。

吞佛童子无意做个坏鸟姻缘的恶魔,轻轻一抬,低声:“去吧。”

朱厌全程保持安静,心中即使吐槽自己主人魅力大到差点使一个非人类家庭破碎,面上仍然是一副沉稳的模样。

不得不说,他能如此淡定,也是托了全村人动不动就给他扣上一个“二十四好大孝子”头衔,并到最后总以谴责狠心老爹做结束语的历练。

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是这样练出来的。

天色昏暗起来,朱厌踩灭火星,将铁盆盖住,免得纸灰飞扬,又将背篓里的物件理好。等他预备要离开的时候,突起的风带着几分入骨阴凉刮过。

“主人?”

极速出现在吞佛童子身边的朱厌心中一沉。面前的魔,瞬间入眠,快得反常。

忽然,他闻到了一股早就散去的味道,还混着另一种他极其熟悉的淡香。

莫不是……朱厌惊疑,下意识地伸手在空气里抓了抓。

“剑雪主人,是你吗?”


冰雪中出现一道人影,血染似的红与飘飞的白雪形成鲜明的对照。

寒风席卷着冰渣呼啸而过,奔向不知名的远方。在这阵风过去后,这个白茫茫的世界就只剩下鞋面踩踏积雪的动静。

“汝要见吾,却又躲避,真是矛盾的心态。”

吞佛童子举目望去,四周皆是一样的景色。没有半点可靠的参照物来判断方向,他却一步一步走得十分从容。

“酒的滋味,如何呢?”

像是自言自语,却带着几分挑衅,夹杂着一点点的戏谑,展现出魔居心不纯。

无人回应,只是风雪愈大。魔笑得越发恶劣,弹指将朝面部飞来的冰块震开。

“剑雪,吾好意请汝饮酒,你要如何回赠吾?”

“吞佛童子,吾不饮酒!”

在魔的屡屡刺激下,这方世界的主人终于现身,恼怒回应。

吞佛童子只笑不语,用目光寸寸描摹眼前熟悉的容颜。一别多年,历经无数事,竟仍有再会之日。自诩冷静如他,也不免得有患得患失之感。

“剑雪,若不是吾故意惹汝生气,汝怕是依旧不肯入梦。”

剑雪无名闻言亦有片刻晃神,待被魔趁机近身,才醒觉再次被魔的心机所骗。

“吞佛童子,汝实在可恶。”

剑雪无名依旧醉意不减,思及这番冲动直接打上门来的行为非是自己往日作风,而始作俑者就在面前,一派胡言,试图将过错推在他的身上,心中一横,反扣对方。

“吞佛童子,吾无需祭礼,好友蝴蝶君……”

“剑雪,蝴蝶君是汝的好友,吾不是么?”

“……吾不知。”

“汝真正不知?死亡仍不能使汝看清自己的内心吗?亦或是汝仍在逃避?”

“吾不会逃避,吾说过,吞佛,封禅,殊途同归。”

察觉对方想要退开的意图,吞佛童子干脆将人抱住,额间相抵。触感虽似活人,冰冷温度却提醒怀中人己然往生。

那一夜,下了一场大雨,仿佛上天也在为既定的无法转圜的命运哀悼。

佛与魔,他只能选择一边。

现在他依然是吞佛童子,却不必再担负异度魔界赋予的使命。

错失的人,压抑的感情,初见有挽回的机会,吞佛童子有的是耐性一一追回。

“汝说过,剑邪的存在,只是为吾。”

“是,吾的存在,是为了阻止……吞佛童子。”

剑雪无名觉得这样的距离对各自的身份来说太过亲密,挣脱的念头刚生出,却被唇上贴过来的热度打碎。

张嘴想要抗议这样的无理举动,反给予对方长驱直入的便利。

瞳中映现自己身影,剑雪无名一时怔然。

惊人的举动,由吞佛童子做来,却是理所当然。在他失而复得的小朋友恼羞成怒之前,善于把握时机的魔及时撤出,十指交错,将心头的回味按下。

“朱厌一直在等汝,可怜他小小年纪,为了病重老父,整日辛劳,中元节还得忍着伤心祭拜汝。”

剑雪无名斜觑他,魔自岿然不动,好似刚才讲的是普普通通的小事。对于他的厚脸皮,剑雪无名又刷新了认知。

“无妨,吾下次再见他就是。”

“汝这一句话,可是透露了不少的讯息呀,剑雪。”

“若是再倒酒,吾绝不再来。”


仙山论坛悄悄多了一个新帖——《万万没想到,师弟又被人拐跑了》,众吃瓜群众表示喜闻乐见。

当事人之一假装不知道某人开贴,另外一个当事人正在发家致富奔小康。

某大手还不知道自己推的西皮又涨股了,直到仙山常客再次回到人间。

END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