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吞雪】House Live(9)


素还真边说边退,话音刚落,原本的平静瞬间被打破。他唇角带笑,心中略有感叹。

本来难得的假期因为谈无欲的直播节目告吹,要说没有一点抱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谈无欲的要求,他还真没法拒绝。

那年谈无欲突然宣布息影,引起一片风波,本人却像是从世上蒸发了一样,半点踪迹都找不见。

素还真没想到谈无欲能够如此任性,尽管困难重重,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只是兜兜转转好几年,一直查无所获。

直到前年“六丑废人”异军突起,一书封神,更因为《一莲托生品》受众极广,影响力大,不少公司纷纷投递橄榄枝,想要改编这部大IP作品。

苦境自然也派了高层前去接洽,并向素还真传递了消息,让他去看《一莲托生品》,因为里面有个角色特别适合他。因此,素还真才能凭借对谈无欲的深度了解,试探六丑废人,终于揪出了对方。

不过,知道对方还没有回归影坛的打算,素还真也就隐瞒了消息,只是表面上与六丑废人的来往更加密切。

拍摄好的《剑踪》上半部已在前段时间播放完毕,好评如潮,热度直到现在还没消。素还真在拍摄期间被折腾了一番,好不容易腾出空,又被拉来做直播,只能连叹这是师兄之责。

从谈无欲手中拿到嘉宾名单的时候,素还真看到吞佛童子赫然在列,吃惊不已。

虽然吞佛童子深居简出,以神秘在圈中著称,不过凭借素还真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自然能得到更多的消息。只是他一直秉持互不相犯的态度,除了一起拍摄《剑踪》外并没有什么交集。在拍摄期间,因为负责的戏份关系,碰面的机会也不多。

还有另外一个让素还真惊诧的人便是剑雪无名,同样来历神秘,唯一所知是他与玄莲分外亲厚。天降剧组,不是没引起过议论,然而他却凭借完美饰演封雪剑客一炮而红。后期的宣传虽然被玄莲推了不少节目和广告,各大交流平台上,也颇有存在感。

值得一提的是,谈无欲居然给他发去了邀请。

在节目开始前,素还真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风采铃,让她独自去英国探访在那儿留学的素续缘,回过头就杀向了谈无欲的小别墅,打破对方原本悠闲的生活。

因为素还真非常好奇,为什么谈无欲会邀请吞佛童子作为节目的常驻嘉宾。毕竟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这个人的存在都是极其危险的。还有,他也想知道谈无欲暗中照拂剑雪无名的原因。

首肯一位不知底细的新人来饰演颇具重要的隐男主之一,其中要说没有什么猫腻,素还真绝不相信。

收回思绪,素还真看向混乱的现场,目光不断在嘉宾身上游移。

名战在计时器刚按下的时候就迈开腿想往太瘦生身边跑,可早有准备的赦生童子对雷蒙娜说了几句,雷蒙娜就牢牢地守住了名战的去路,一直脱不开身。

螣邪郎朝赦生童子比了个“ok”的手势,提着指压板三两下就移动到名战身后。太瘦生见状,也朝名战跑了过去。

一旁的赦生童子当机立断,迅速上前拦人。太瘦生不由头皮发麻,搜集过对方资料得他自然知道这个人有多难缠。

眼见螣邪郎就要扑上去控制住还傻乎乎站在原地的名战,太瘦生飞快地猫腰从赦生童子身侧翻滚出去,在他愣神的片刻冲到名战面前:“你任务?”

“我做鬼脸逗你笑!”名战刚说完就被螣邪郎一把扯倒,下意识地抓住太瘦生。太瘦生猝不及防之下趔趄了一下,结果三个人摔在了一起。

螣邪郎制住名战,痛得呲牙咧嘴,喊了一声:“赦生,帮我脱他鞋!”

赦生童子因为刚才的失误也冒了点火气,三两步上前帮螣邪郎扣住名战和太瘦生,然而两个人挣扎得太厉害,差点就控制不住。

于是赦生童子呼哨一声,原本躺在地上冲着镜头卖萌的雷蒙娜一跃而起,咬着名战的衣服就往外拖。

螣邪郎顺手推开名战,使了个眼神给赦生童子,后者非常默契地按住了想要帮忙的太瘦生。

力气真大!太瘦生心里吐槽了一句,后腰一使劲,蹬着腿让自己换了个方向,伸出脚绊倒螣邪郎。

“嘿,你还不老实!”螣邪郎决定改换目标,拉过指压板,使劲拔下太瘦生的鞋子,冲赦生童子扬头:“把他拉起来!”

赦生童子的额上都是汗水,咬牙把太瘦生从地上拉了起来,对跑过来给他抹汗的螣邪郎翻了个白眼:“你可真是我亲哥,还不赶紧完成任务!”

乌木言专心控制摄像机,只用眼角余光稍微注意了一下隔壁混战的四人一狼。只是他拍着拍着,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心里直犯嘀咕。

“得罪了。”

吞佛童子轻轻一声,原本按在剑雪无名肩膀上的右手顺着脊背滑落,几乎将他整个腰身圈住,微微俯低,另一只手迅速地搁到腿弯处。

将人迅速抬起,吞佛童子掂量了一下,觉得怀中人的分量有点轻了。

“你……”双脚离开地面,剑雪无名下意识地有点慌乱,抬起胳膊勾着对方的颈部防止自己掉下去 。几秒后,他冷静下来:“开始?”

“接下来我会转十圈,大概会很快……你的任务是什么?”吞佛童子将人往上掂了一下,调整好角度,开始转圈,速度倒是不快。

看到对方抽出来的一根pocky,眨眨眼:“小朋友是嘴馋?”

“任务要求两个人吃完这盒,我刚才数了数,有十条,你一半我一半,待会我递给你,两个任务可以同时进行。”

剑雪无名飞快说完,耳边响起笑声,不由疑惑,用眼神询问突然发笑的吞佛童子。

“剑雪,你以为节目组会这么出这么容易的考验?”

“……”剑雪无名被他看得有点慌,抬手揪住了吞佛童子的衣领。吞佛童子认真的表情让他不由开口:“你教我。”

“无论怎么为难都会执行吗?你知道,我是非常尊重你意见的。”

“是,没关系,有你。抓紧时间吧!”

吞佛童子张嘴:“这是pocky,一般都是男女间嘴对嘴吃同一根……别这么惊讶,只是游戏而已。当然,有一些嘛,是借机会宣示心意。比的就是谁最快吃完一根,有时候会有好几个人吃同一根。”

剑雪无名咬住一根,环住吞佛童子,凑近脑袋将另一端送到对方唇边,感受着若有若无的鼻息,微微垂眼凝视不断缩短的pocky,不由想,之前拍戏的时候,怎么没觉得吞佛童子的唇形特别好看。

悬空让他更加用力地抱紧对方,余光中不停旋转的景物只余色彩,盯久了有点晕眩。他收回目光,将注意力集中在陌生又熟悉的面庞上。

一根根pocky被解决,剑雪无名隐约觉得内心深处似乎有点失落,没等他想清,别样的温度一触即逝,呼吸顿时变得紊乱。

“剑雪,专心。”

低声话语传入,剑雪无名抑住心中异样的感觉,将最后一根塞进嘴里。他的饮食一向清淡,不喜欢这样甜腻的味道,吃到觉得嘴巴有点干,啃咬的速度就慢了下来。

“剑雪……”

映入眼中的是对方带笑的模样,充满平和,与剧中冷厉的杀手相去甚远。剑雪无名恍惚了一会儿,被放下来后还有点怔怔的。

“时间到——”

素还真掐表,面向已经上演全武行的两组,招呼:“哎呀,你们还没结束啊?不着急,慢慢来,我们迟一点吃饭无所谓的。”

语气中是满满的期待,好像看他们争斗才是第一要务。

随着雷蒙娜的离开,已经瘫倒在地上的名战终于获得了休息的机会,背靠着太瘦生坐在地上擦汗。

“嗷嗷——”雷蒙娜乖巧地蹭着赦生童子的腿,换来一阵温柔的安抚动作。

螣邪郎“嘁”了一声,双手环胸,挑衅吞佛童子:“啧啧啧,某人真是面忠心奸,在下佩服佩服!”

吞佛童子不为所动,朝混在摄制组里的助理打了个手势,然后看向素还真:“看来第一名毫无悬念了,只是,我们的食材呢?”

“耶,你们不必着急,等三关都结束,结果出来之后,会统一出现的。我在这只能透露,完成任务的用时越短,完成度越高,所对应的物品就越好哟。现在,我要收签,以此来判断。”

素还真上前,从众人手中收回任务签,摆在小桌子上,让摄制员给了几秒特写。

吞佛童子咳了一声,转眼去看剑雪无名。

“以后不要随便和人玩吃pocky的游戏,知道吗?”

剑雪无名没有回应,只是眼中若有所思。

吞佛……他有点怪?

“如果,你想安静,而不是绯闻缠身,听我的没错。有问题,可以寻我。”

“好。”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