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如微

以我手中笔,书此天下事。

【吞雪】House Live(8)

ps.之前的“李经纪”一角改成剑僧玄莲(。•́ 3•̀。)

玄莲终于搞定繁琐的手续,将手头上其他艺人都转了出去,以后可以专心负责剑雪无名的相关事宜。

不过对方现在在参加《House Live》的直播,他一时半会儿没有其他的事情,也就吊着一颗心关注直播间。

趁还有点空闲,玄莲打开电脑开始浏览吞佛童子相关的资料。

之前阻止剑雪无名和吞佛童子的亲近,是由于这个人身上的神秘性。有关吞佛童子的资料他现阶段已经收集了不少,因为自家师父一莲托生的关系,还得到了更为深入的情报。

吞佛童子是非常突兀地出现在娱乐圈里的,第一部作品就是汇集了不少老戏骨在内的《战神》。刨除掉比重最大的加分点——容貌,让无数人痴迷的是他冰冷的眼神,无情的行事风格。为了窥得一二他也特地去看了片子,即使他已经做了相关的心理准备,真正面对的时候,仍然免不了头皮发麻。

不得不说,放眼娱乐圈,没有谁比吞佛童子更适合战神这一角色了。在他的演绎中,这个角色变得危险又迷人,魅力之大,竟然成为一个横空出世的瞩目所在,而且热度随着时间的流逝只升不降。

谁也没有想到,之前籍籍无名的吞佛童子会是《战神》的主角,所有参与的艺人都沦为了他的陪衬,因为其风头太盛,还被一位老资历的前辈明里暗里地挤兑。

玄莲对这位脑子不清醒的老资历嗤之以鼻——两个人的戏路和面向群体完全不同,根本没有抢夺资源的必要,偏偏上跳下窜,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针对新人一样。不仅引来一群追星党的口诛笔伐,连原本的铁杆粉丝都因为他一个个不明智的昏招纷纷离去。当然,和他竞争的对手就高明多了,在捧新人的同时顺便瓜分了资源。

目光从吞佛童子的休假期扫过,玄莲再次肯定异度对吞佛童子的重视。

单就玄莲知道的,台面上的大公司暗地里基本向吞佛童子递出了橄榄枝,开出的条件十分地优渥,然而无一例外,全部铩羽而归。

从异度对待吞佛童子的态度看,玄莲肯定异度能签下吞佛童子的关键就是给予对方高度的自由。《战神》后,异度推了找上门的广告,在吞佛童子近一年的空窗期内不停地为对方制造热度。当与那位老资历的矛盾爆发时,异度就雷厉风行地采取了相应的对策。

玄莲不是没有见过粉丝掐架的场面,毕竟无论谁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不过就是看到底是哪一部分占上风。

靠黑粉保持热度的就有那么几个,虽然不管参演什么都引来骂声一片,但里面要说没有公司的推动,玄莲是不信的。

这年头,连有人黑你都算是优势了,不然投资商们又不会做打水漂的生意,没有曝光度的艺人想要出头十分困难。璞玉难得,可除了个别人,没有愿意经历这个雕琢的过程。

几乎清一色支持的风向绝无仅有,玄莲翻出之前的事件,仔细查看。黑子和水军的存在虽然不起眼,但也不是无迹可寻,只是真实的引向有待商榷。看似替人打抱不屈,反而引得群情共愤……

“叮咚——”

另一台电脑响起提示声,玄莲暂时放下追寻往事的心思,戴上耳机准备观看直播。

玄莲是圈内有名的经纪人,手里头握着不少人脉,稍稍漏一点都能让人功成名就。之前公司也给他安排了几个有潜力的,最长的带了半年。但说要有几分真心,也唯有玄莲自己清楚。

说实话他不赞同公司让他转移艺人的决定,因为这样初来还没有融入的剑雪无名就多了几个劲敌,虽然不转移也会让剑雪无名面对排挤,但绝对比彻底断人财路要好得多。

对这个久闻其名却相处不久的小师弟,玄莲无疑是非常亲近的。久在圈中摸爬滚打,从看人脸色的助理到金牌经纪人,中间经历了多少酸甜苦辣,不足以为外人道,因此炼就的看人眼光十分精准。

从一莲托生那儿接到信,说是让他带师弟历练起,玄莲就开始发愁。从之前来往的信件来看,他不说自己对剑雪无名了解十分透彻,然而对他凡事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也是知道的——他甚至还买了一套十万个为什么寄到寺中……

正在他的思绪逐渐往如何养好师弟的方向延伸的时候,素还真饱含期待的声音传了出来:“这样吧,刚才看了下弹幕反应,说好歹要给一下心理准备的时间——或者你们有需要道具协助的,也可以提前让工作人员拿过来。那么,时间为一分钟,我重新按表喽!”

玄莲集中精力,观察剑雪无名的表情,只是对方太过淡定,他瞧不出什么端倪,只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师弟抽到的题目难度不会太高。

拍摄现场紧绷的气氛有所缓和,对于素还真是不是故意搞这么一出好看戏,众人持保留态度。时间紧迫,除了吞佛童子和剑雪无名以外的成员纷纷行动了起来。

名战重新抽到的题目是对着某一个成员做鬼脸,在三分钟内要把人逗笑才算过关,几乎是看到题目的一瞬间就选好了对象。他冲太瘦生挤眉弄眼,希望对方能够明白。可惜的是太瘦生虽然看上去在关注现场情况,实际上已经开始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看不见名战的反应。

太瘦生抽到的题目比较刁钻,要求他起码阻挠两个人的任务进程,盘算了一番,感到十分棘手。因为一来不知道对方抽到的任务是什么,二来时间只有三分钟,留给他操作的余地实在太少。

螣邪郎拉过一个工作人员嘀咕了几句,工作人员飞快地去拿了指压板过来铺在地上,并微妙地留了一个同情的眼神给螣邪郎。螣邪郎没注意他,扫视了在场的艺人们,觉得柿子要挑软的捏,目光锁定名战,发出“嘿”的一声冷笑。

赦生童子拍了拍雷蒙娜的头,站远了一点,并计划待会帮着螣邪郎坑一把名战——毕竟他和螣邪郎才是天然的盟友。至于他自己的任务反而简单,不过是选一个成员四目相对说一段表白的话而已,雷蒙娜这么可爱,他当然毫无压力呀。

剑雪无名趁大家不注意,悄咪咪地拆开了一包pocky,装作无意地移动到吞佛童子身边。他牢牢记住玄莲的叮嘱,在节目里怎么放松怎么来。他之前恶补了的综艺节目派上了点用处,让他明白观众追求的是笑果,规则其实就是用来打破的。或者说,挑战规则的过程也是一大看点。他知道自己的小动作会被拍下,于是朝跟拍的乌木言比了个心。

乌木言手抖了一下,被会心一击。忍住内心的尖叫,若无其事地继续拍摄,只是眼里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亏得多年挚友千叮咛万嘱咐深怕自家师弟太拘束,玩不转综艺,就他看来,人这不是玩的挺溜的嘛!

还别说,就连他这个三十几岁的男性被这么好看的后生比心都乐的不行,那些个追直播的姑娘还不得疯了?别的不说,就他女儿,知道是他负责跟拍后,那是一个连环call,生怕自己会少拍了点内容。

因为角度关系,吞佛童子并没有看到剑雪无名贴着裤缝边藏着的pocky,不过剑雪无名的接近也让他方便做待会的任务。

“看起来你的任务和我有关。”

“嗯……或者你也是?”

剑雪无名的观察力不弱,自然将吞佛童子看见自己靠过来时候的那点暗喜看在眼里。吞佛童子点了点头,一时觉得手痒,又摸上剑雪无名的头顶。

他们俩个子有点相差,不过也不是太明显,站在一起也不会显得太违和。

剑雪无名在拍戏的时候就习惯了吞佛童子时不时碰触他的头发,也没在意现在是在直播。他一直关注着全场,自然把其他人的反应都看在了眼里。如果有机会,他还是想帮一把名战的,怎么说都是苦境的,不能输的太惨。

“如果你去帮了,会夺走不少关注度的。”

吞佛童子稍稍低头,压着声说了一句,面对剑雪无名的询问眼神,给他解释:“冲突,是游戏环节的看点。他面对的两位都是名气大于他的,这是件好事,因为他可以借势。你虽然也是新人,但是起点比他高,就算只做自己的任务,关注度也不会低。”

剑雪无名觉得有哪里不对,一时也说不上来,心里琢磨了一会儿,觉得大概是自己初次参加综艺,还不得要领。毕竟看综艺和参与其中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于是他也小声地回了句“谢谢”。

素还真盯着计时器,在倒计十秒的时候开口:“接下来现场估计会混乱,我还是远离是非之地为好。三,二,一,开始!”

评论(7)

热度(23)